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一章 惊梦 ...

  •   “她仿佛陷入黑暗的泥沼中,粘腻冰冷的气息包裹全身。像是那长久以来都无法摆脱的噩梦般,她几乎是习惯性地带着惊恐被拖入恐怖的深渊。
      “这只是个梦……”
      她在意识中自言自语着,麻木地感受那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的窒息感。
      “只是梦……只是梦而已……”
      无尽的黑暗,不绝的寒意。皮肤被冻得像是不存在般,任由她的血肉暴露在冰天雪地的寒冷中。她在泥沼中越陷越深,那种灭顶之灾的恐惧让她害怕得全身颤抖,抑制不住地挣扎起来。这梦境这般清晰,她可以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急促而慌乱。
      “会死的,会死的,会——”
      神智清明的瞬间,她几乎分不清梦境现实。
      身体轻微的移动,便觉一阵湿凉冰冷的液体紧贴着她的皮肤轻轻晃动。她冷得几乎喘不过气,只想缩成一团把自己抱紧。可她连动弹也不行,无数章鱼触角般的细带松松紧紧地缠住她,连头部也不放过。她的鼻腔像是漏气的风箱般,无论怎样努力也吸不进足够的空气。潮湿的水汽乘隙钻入,寒冷如冰剑,直冲大脑。她头痛欲裂,胸中憋闷,恨不能劈开头颅剖开胸腔。
      “好难受……”
      胸中的窒息感越来越强烈,她拼命地呼吸着,但每一次吸进的气体都混着那不明液体,直冲而入,简直像要把她的脑袋从中胀开。
      这般的痛苦简直难以忍受,她禁不住剧烈挣扎起来。身体扭动中,那束缚住她全身的带子竟有些松动,她的右手腕脱了出来,一下浸入冰寒的液体中。身体已经冷到麻木,她扭转着手腕拼命扯动身上的带子。一下、两下……终于整个手肘都可以活动了,她欣喜若狂,靠着一只手勉力撑起上半身,让头部保持在水面之上,几近爆炸的肺部这才得到解放。
      她贪婪地喘息着,冲入胸肺的空气带着狂烈的喜悦,粗重的呼吸声在耳边回响。她还不及放松,手臂猛地一软,便重又摔入水中。原来她的双腿都被紧紧绑住,单手手臂的力量不够,自然撑不过几秒钟。
      她勉强仰起头,背部却狠狠磕在坚硬的地板上,那尖锐的疼痛让她暗抽一口气。她咬牙屏住呼吸,用可以自由活动的右手使劲扒拉着左手的缚带。左手刚脱出来,她猛地撑身做坐起。这一下她却起得太猛,狠狠撞上头顶的石板,登时脑袋一阵昏茫。
      “啊……”
      她捂住头,手指小心地拉开头上的缚带,刚睁眼,眼前却是一花。只见亮晃晃一片,那光芒太过明亮,让人眼睛酸涩地只想流泪。她挡住双眼适应了一会儿,再抬头时,才看清这光芒是从离她头顶不过一寸高的石板上发出的——那上面嵌着一颗鸟卵般大小光彩萦绕的珠子——把她身周的黑暗通通逼退。
      夜明珠!
      她打个寒战,这才发现她整个人竟然浸在一层尺来深的液体中,全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
      那夜明珠的光芒把这狭小的空间照得清晰无比,却又透着另人骨冷的诡异。
      这是一个巨大的盒子,通体由某种石材制成,在夜明珠雪白的光芒照射下,各处壁脚反射着辉芒,映照在液面上,盈盈然如白日临水。
      许多不知名的花草漂浮在水面上,她随意捞起一枝,看了半晌仍是认不出是何种植物。那花朵不知泡在水中多久了,但奇异的是,她略微抖开水珠,竟见片片花瓣娇嫩如新,微含的花蕊将放未放,欲开不舍。她好奇地置于鼻前轻嗅,只觉一阵如雪梅般的清香丝丝缕缕,飘渺如雾。
      她暂且放下那花朵,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只见上身散开的白色丝带落在一旁,露出身上样式古怪的单薄衣裳。目光下移,雪白的丝带缠满她的脚部,密密麻麻地把她裹成个蛹。
      蛹……
      她浑身一僵,再没有细细探究的闲情,身上那些带子仿佛是吐信的毒蛇,她一阵反胃。她几乎是神经质地撕扯开那些丝带,但丝带下显露出的东西却更叫她崩溃。
      她没有看身上的白衣长裙,只用力扯开脚上的丝带,目光一动,她的动作凝在当场。
      她的脚上,穿着一双颜色艳丽的鞋子——那是一双红缎描金绣花鞋——她在博物馆展出的古尸身上看到过类似的还原绣花鞋。
      密闭的石盒,飘荡的花草,古旧的绣花鞋……当她是死人么?居然把她放在棺材里?!
      自醒来便压抑着的情绪潜移、游动、翻滚、沸腾,终至汹涌而出——
      “混蛋……混蛋!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这是在做梦,做梦!听到没有,叶曼青,你是在做梦!快给我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我是在做梦……做梦……谁都好,救救——”
      那最后一个即将脱口而出的“我”字忽然卡住,硬生生吞咽回去。她像是错愕间吞下一只苍蝇,干张着嘴想吐,却只是一阵阵恶心翻不上来。
      没有人会来救她。
      她的愚蠢哭嚎毫无意义。
      撑在身侧的手臂酸涩到麻木,她一手紧紧攥着衣服呆坐许久,才缓缓移动身体,倚靠在棺壁上。脑中一片空白,所有的感觉都要是迟滞了的时钟一般,后知后觉。
      这个石棺简直和冰柜没两样,身下不停冒出的寒气让她止不住地颤抖。冷到极致,她却莫名地笑起来。这个样子,倒真同现代的停尸间差不了多少。
      说起来,她受到的待遇也算是国宾级了。之前没有细看,现在一摸才知道,光她躺的这个棺材的材质就不是寻常人用的起的。那种莹润的触感,分明是玉石。
      空气中的隐隐清香更让她忍不住扯扯嘴角,玉石为棺,明珠为灯,奇花异草浮游四周——这简直就是一具待开发的上佳古尸啊!微微那女人要是知道这些,指不定怎么羡慕呢……
      微微……
      她的神智渐渐昏沉,冷意一阵强过一阵,几乎透到她的心底去……头顶的光芒明亮温暖如阳光,她心头一动,便伸手去碰触——
      “嗑嗒!”
      沉闷的声响跳出,夜明珠忽地自她指尖退开。她稍愣,蓦地一丛水幕直泻而入,淋了她满头满脸。她还没反应过来,更多的水挤了进来,那“嗑嗒”声越来越响。
      她猛地缓过来,这是玉棺开启的声音!
      求生的本能在这一刻发挥到极致,原本虚软的手臂不知哪里有了力气,她撑着棺盖,死命地用力推着。水已经没到她的胸部,但棺盖只开了个一尺不到的口子。巨大的水压压在棺顶,无论她怎么用力却还是纹丝不动。
      不够不够!还不够!
      冰冷的水淹到下巴,她昂起头,伸长了手臂去按那个夜明珠……刚才,她就是碰到这个珠子才让玉棺开启的,上天保佑——
      她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了手指上,那圆润的珠子似是承受不了这般力量,猛地一松便向棺盖中陷去。只听“轰然”一声,棺盖整个翻开到一侧。铺天盖地的水瞬间压下,棺中的花草猛地冲出,散在周围,被夜明珠柔和的光芒穿透水幕照亮,殉祭般诡异神圣。
      她的双手死死攀着棺沿,屏着呼吸忍受那种仿佛要把全身骨头都压碎的力量。玉棺已全被水充满,身下的浮力一起,她咬牙猛地一蹬棺底,缩腿弹身向上游去。
      这水底仿佛深若千尺,她只觉手脚越发酸软,胸中的气息更是越来越紧,仿佛要爆炸般的难受。可是,已经到了这个这一步,她又怎么能放弃?!
      她无力地挥动手臂,徒劳地蹬着水。肺部紧滞,她死咬的牙关不知何时松动了,冰冷的水毫不留情地钻入。她呛咳一声,却吸进更多水。她只觉自己的身体突然轻了起来,似乎要同这水域融为一体般,轻飘飘的,没有一丝挣扎的力气。脑中渐渐空了起来,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虚幻飘渺……
      “哗啦!”
      仿佛冲破了生死的屏障,她刚一探头便又落入水中。只一瞬,她便挣扎着浮起,迷乱中碰到湿冷的石壁。她微微清醒,探手抓住石壁上突起的石头,靠在凹凸不平的石壁上,急剧地喘息着。
      四周一片黑暗,她微顺了下呼吸,便硬撑着僵硬麻木的手臂,一点点爬上去。
      一上岸她便瘫倒在地,全身疲惫地连手指也动不了。她好累,只想好好睡一觉。
      可是再这样躺下去,她肯定会被冻死……没被淹死反而被冻死,她不想死得那么窝囊!更何况,微微那女人要是知道了,绝对会把她鄙视到十八层地狱里!
      叶曼青,站起来!
      就这么一遍遍地自我催眠着,她的力气仿佛真的回来了般。她艰难地坐起身,摸索着把黏在身上的衣服扒下来扔在一旁,勉强抬动手臂揉搓全身皮肤。被水泡到胀肿手指早就没了感觉,她有种“手指随时就会掉下来”的荒谬感。酸麻的手臂仿佛不是她的般,一遍又一遍,按揉许久。黑暗中她低低数着“一二三四”,僵冷的皮肤渐渐有了感觉。等到体内终于有了些微暖意,她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活过来了!活过来了……她还活着……真好……真好!
      “真好!哈哈哈!真好!”
      她大声叫着,听着自己的声音一遍遍回荡,畅快地大笑起来。
      休息了一会儿后,身体有了感觉反而更觉寒冷。她赤身裸体地在地上蹦跳着,却还是挡不住游荡身周的寒意入侵。从刚才的回声看,她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山洞,洞内阴寒,必须要尽快出去。不然,以她现在的状况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但这样伸手不见五指黑通通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更不要说找到出去的路了。如果有光就好了……
      光!
      叶曼青的脑筋一下转到玉棺里的那颗夜明珠上,一想到那水的冰冷,她禁不住打个寒噤。可是有了那个珠子,她就能出去了。况且,那么亮的一个夜明珠,怎么样也能值不少钱啊……尽管她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确切处境,但性格中未雨绸缪的特性,还是让她做了最坏的打算。
      确信自己的身体已经做好准备后,她刚要跳入水中,忽然踩到一团柔软的东西。这是……她蹲下身一摸,原来是她之前扒下来的湿衣服。可是……刚才还湿淋淋的衣服,现在怎么干了大半?
      心头虽有疑惑,她此时却也顾不上这些,便快手快脚胡乱把那身衣服套上,再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进那潭深水中。依照之前的路线向下游了一会儿,她便看到一团柔和的光芒穿透水波的黑暗而来。游到棺边,只见那颗珠子深深地嵌在棺盖上,她使劲抠了几下却一点成效也没有。
      好在她早有准备……叶曼青眼一沉,翻手抓着带下来的石头就向珠子砸去。砸了几下便觉气闷,她心知氧气不够,便浮上水面换气。
      再来!她就不信连个珠子都弄不下来,大不了砸碎了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2 1 0 -1 -2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