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5、第二十九章 猛虎出柙2 ...

  •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这段时间没更新,原因实在不是因为我懒(虽然我懒是经常的),而是我之前一直抱怨的登陆问题。
    连续十来天都登陆不上,无奈之下只好求助晋江客服,后来有技术小哥帮助,折腾了几天,今天才能登陆。
    小哥说现在是暂时登陆,不一定会稳定,后面还要继续再测试。
    望天,移动宽带跟JJ是有仇啊……
  •   纪州,华韵城。
      姬无道推门而出。
      此时天还未亮,整个妙华庵都还在如墨的夜色中。凌晨的气息透骨的冷,她微吁了口气,轻悄悄地走出院落,脚尖一点,便如飞鸟展翅般,潇潇飞上高墙,一纵身跃入了茫茫黑暗中。
      ……
      烈州,无恩谷。
      郝灵灵拿一条丝巾捂着脸,慢腾腾地爬上一座沙丘。她体质本就不好,在沙地里行走更加费劲,才爬到一半,就已经气喘吁吁了。站着稍稍休息了一会儿,才又继续往上走。
      一直爬到顶部,犹带着热气的风从沙丘顶部向下吹去,沿途撩起细细的沙粒,在如绢画般的柔软沙地上刷出浅浅的印记。
      沙漠的气候着实异常,白日里热的火烧火燎的,一到夜里,气温骤降,又冷若寒冬。这时夕阳方落下,倒还好些,既不太冷,也不太热,因此她才敢溜出来。
      从上向下张望,便见一片小巧的绿洲静静卧在沙丘的阴影下。满眼的土黄中突然有了点绿色,扎眼的很。那绿洲是环绕一个小泉而生,水草都沿着岸边漫开。这小泉十分奇特,远远看去,泉水自然分为两半,左边是冰蓝色,右边却是浓绿色。中间一条分水岭,两种颜色泾渭分明,像是水火不相容般,无恩谷的人称它为“冰火泉”。
      郝灵灵双手拢在嘴巴前,高声叫道:“穆大哥!”
      风声将她的声音送出去,却很快就被周围的沙丘吞噬了。见下方没有动静,她摇摇头,跌跌撞撞地往下冲去。
      好不容易走到绿洲处,四下看了看,却不见穆寒萧的人影。她觉着奇怪,这几日他一直都守在这,不应该找不到人啊……
      又叫了几声,还是无人应答。正发愁呢,眼前的泉水忽地泛起涟漪,紧接着,一个脑袋猛地钻了出来。
      “啊!”她吓得后退两步,定定神才看清,这人正是她遍寻不见的穆寒萧,连忙跑过去,“穆大哥,你怎么跳进水里去了?”
      穆寒萧钻出的地方是冰泉的位置,只见他面容青白,脑袋上都冒着寒气,牙齿咔咔打颤,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似乎已经没有体力了,刚浮出水面,便又往下沉去。
      郝灵灵吓了一跳,赶紧冲进水中。一入水,寒气临身,她便生生打了个寒噤。她心知自己身体太差,只怕在冰泉中待不了多久,因此咬紧牙关,快速向他游去。
      好在穆寒萧离岸边并不远,她很快就拖着他游上了岸。见他整个人冻得浑身颤抖,她顾不得满身刺寒,小跑到火泉那一侧,扑通一声跳进去,用衣服兜了热水跑回来,冲他淋了下去。这么来回几趟,穆寒萧身上的寒意终于褪去,脸色也恢复正常了。
      “呼……呼……”穆寒萧瘫在地上不停喘息着,一睁眼看到郝灵灵浑身湿透的样子,忙挣扎着坐起来,从身上摸出个药瓶,“快,吃点活血丹!”
      他们俩相伴从百里庄过来,对于郝灵灵的身体状况,他清楚得很。要是害她犯病了,郝云栖还不得杀了他?
      这么折腾了一会儿,穆寒萧才皱眉问她:“你来做什么?”
      “幸好我来了,要不然穆大哥你可就出事了。”郝灵灵想想就后怕,“你到水里干什么?颜姐姐不是特地嘱咐过么,独自一人时绝不能下水。”
      穆寒萧拢了拢湿淋淋的头发,没有说话。
      郝灵灵冰雪聪明,观他神色就约莫知道了:“你是想看极火寒冰髓是不是长好了?”
      穆寒萧点点头,眉间攀上焦躁之色:“从离开百里庄至今,已经十余天了。若是再耽搁下去,恐怕……”
      郝灵灵知道他的担忧,她自己也急得不行,忙问道:“那你看到了吗?长得如何了?”
      “它已经移到冰泉处了,按施颜所说,应该就这两三日,就能出水了。”就是为了确定这一点,他才不顾危险地潜入泉中。  
      “那真是太好了!青姐姐这下有救了!”郝灵灵欣喜道,忽地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他的袖子,“穆大哥,我们快回谷里去。”
      “怎么了?”
      “颜姐姐说有人送了信给你。”
      穆寒萧一愣,立刻跳起来往无恩谷冲去。知道他在这的人,只有木怀彦和况风华。这送信给他的人,除了他们两人外不作他人想。难道,出了什么变故?
      “灵灵,我先回去,你慢慢走!”
      他心中着急,也顾不上郝灵灵,飞快地翻过沙丘,往下方狭长的谷地奔去。
      无恩谷是天然形成的山谷,赖造化之功,两旁高大的沙石被风沙削得凹凸不平,宛如蜂巢。中间凹陷的谷地被两侧山峰遮挡,风沙不入,倒成了这沙漠中独有的一块天地。
      从外头一直往山谷深处走,便见绿草花卉愈来愈茂盛。待走到山谷开阔处,赫然是百花盛开、姹紫嫣红,煞是好看。
      穆寒萧却丝毫不敢放松,他自己就是用毒高手,一眼就能看出,这些花草多是有名的毒物,就像百里庄中的百花甸般。要是贸贸然踩进去,只怕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毒倒了。
      往日他为了表示对无恩谷的尊重,都是在这鸣铃,等谷中人来带他进去。但现在他可没有心思枯等,便拿出一粒避毒丹含在口中,径自穿过花丛,走了进去。
      看到他忽然推门进来,正在洒扫的仆人吃了一惊:“穆神医,你——”
      “你家小姐现在何处?”穆寒萧打断他。
      “小姐正在大厅中会客。”
      穆寒萧道了声谢,迈步走进大厅。
      只见主位上坐着个身着浅蓝布衣的女子,虽是做未婚女子打扮,但看起来已有二十多岁。她装饰素净,脸上脂粉未施,一眼看去连清秀都算不上,只能说是寻常姿容。但她嘴角带笑,神情悠然从容,眼神温柔中又显悲悯,常叫人忽略了她的容貌,倾心于她的言谈举止之中。
      “施颜。”穆寒萧大步上前,“我听灵灵说,有给我的信?”
      见他出现,施颜并不讶异,只略笑道:“那丫头还真是心急,就这么偷跑出去,回头又要挨骂了。”边说着,她边站起身,朝左侧客座上俊朗青年指了指,“这位是南宫,是他带了信来。”
      穆寒萧方才进来时就注意到这人,这时凝目望去,只觉对方面貌竟有几分熟悉,不由诧异:“你是、南宫无错?”
      青年朗声笑道:“穆神医竟然还记得在下,真是荣幸之至。”他略一拱手,转头看向施颜笑道:“说起来,我们会相识,跟穆神医还有点渊源。”几年前他母亲病重,曾请穆寒萧救治。穆寒萧开了个药方,里面有一味药是要到西北才能寻到。南宫无错救母心切,不惜亲自长途跋涉寻药。之后意外遇见施颜,倒是缘分奇妙。
      施颜听说还有这一段缘由,也是惊奇。转眼瞥见穆寒萧神情急切,便笑道:“南宫,可别忙着叙旧了,快把信给穆神医吧。”
      南宫无错微窘,忙从袖中取出一封信,交给穆寒萧。
      穆寒萧接过,抽出来一看,只有薄薄一页纸,上面不过几句话:
      “取药可还顺利?我担心她提早发作,除极火寒冰髓外,可有其他续命之法?盼回复,急!”
      署名是况风华。
      穆寒萧眉头紧皱,沉默良久,忽地抬头看向南宫无错:“南宫,我有封回信,你能帮我传回去吗?”
      “当然。”南宫无错一口答应,“你将信给我,我今日便让人飞信传回,两日左右便能到中鸿城。”
      中鸿城?况风华怎会在那?
      心中虽有疑惑,但他此时无心计较这些,便跟施颜要了纸笔,快速写下几句话。再用蜜蜡封好,转手交给南宫无错。
      南宫无错也是个爽快人,当下便起身向他们告辞:“我先把这事办了,改日再来叨扰。”
      施颜点点头:“南宫,你过两日再来,带上几匹快马,穆神医到时候要用。”
      南宫无错应下,转身离开。
      穆寒萧这才反应过来,惊喜道:“极火寒冰髓后天就能出水?”
      极火寒冰髓据说正是从冰火泉中长出来的,需要分别吸收冰泉和火泉的灵气,才能有神奇的功效。为了保持它的灵性,无恩谷每年都要将它放入冰火泉中“种”上一段时间,直到它吸够了灵气,才会出水。
      穆寒萧和郝灵灵赶到无恩谷时,正碰上极火寒冰髓的“种植”时间。好在上天保佑,离它出水没几天了。穆寒萧便守在冰火泉边,每日观察它的情况,就盼着它早日出来。
      “按时间推算,明晚子时就该出水了。你带上几匹快马,轮流换乘,最多七八日,便能赶回百里庄。”施颜微笑道,“那位叶姑娘真是有福之人,身中寒汀、雪魄两种剧毒,还能存活至今,更有这么多友人倾力相助。我听灵灵说了她的事,愈发好奇。若是有缘,真希望能见上一见。”
      “会有机会的。”此时有了好消息,穆寒萧一直紧绷的神情也放松下来,“待她毒解了,我便让怀彦带她来此。救命之恩,还是得当面酬谢。”
      施颜率性地挥挥手:“不必不必,只消让我替她诊诊脉、扎点血便足够。”这么个神奇的“药人”,对行医者来说可是宝贝。
      穆寒萧笑着摇摇头。
      ***
      叶曼青伸了个懒腰,从山洞中走出,毫不意外地看到叶辞早早在溪边打坐调息的身影。她漫步走过去,掬了水洗漱一番,转头看他,只见他低垂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打瞌睡呢?”
      她笑着探头过去,却听“呱”的一声蛙叫,一道青绿色的影子冷不防迎面冲她撞来。
      “啊!”
      她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条件反射地向后跌去。叶辞一下被惊醒,探手抓住那只青蛙,另一手飞快地扶住她:“没事吧?”
      叶曼青惊魂未定,三番两次被只青蛙吓到,真是丢脸又不爽:“我说你也真够奇怪的,养什么不好,居然养只青蛙带在身上。”
      叶辞忍笑道:“这可不是普通青蛙,是苍山独有的冷蟾。我跟你说过吧,它叫小青。”说着他还点点头,“小青,小青,我这名字取的真好!”
      这混蛋,又变着法儿的取笑她……叶曼青白了他一眼,拍拍衣服,站起身来。
      叶辞跟在她身后,似有些踌躇,想要说什么,几次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叶曼青微微叹了口气,忽地停下脚步,转身面向他:“今天就走么?你的伤势没问题吗?”
      叶辞一下愣住:“你……你怎么知道……”
      “天还没亮的时候,我就听到了蛙叫,还有嗡嗡的蜂鸣。”叶曼青指了指高踞在他肩头的冷蟾,“你到百里庄时,便是这只冷蟾给你带的路吧?我一直在想,我们躲在这个山谷里,你又要如何跟杨旭联络?后来想起来月萱跟我提过的追魂蜂,就恍然大悟了。杨旭送了什么指示来?”
      听她侃侃而谈,叶辞只是静静望着她。许是知道今日要出行,她换上了那套水蓝色的衣裙。像水波般轻柔迤逦的纱裙愈发衬得她肤白胜雪,轻灵如梦。那双清澈的眼眸中映出他的身影,让他的心一瞬间变得柔软起来。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伸出了手,轻轻抚着她的脸颊,“别担心,有我呢。”
      叶曼青的声音一下卡在了喉咙里,她呆了呆,惊吓似的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挣开了他的手。
      叶辞轻咳了一声,掩饰住淡淡的失意和尴尬,继续道:“杨旭他也没什么指示,不过是叫我们跟着追魂蜂走罢了。我去收拾下东西,稍后便出发。”说着他便匆匆走进山洞中。
      叶曼青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只觉得这境况古怪烦人,完全不知该如何处理才好。也许早日离开这里更好,再独处下去,恐怕会让他陷得更深……她皱了皱眉,在她心里,并不是真的相信叶辞对自己动了心。只不过是这种封闭的环境,又是孤男寡女日夜相对,才会让他迷惑。等到了外头,大千世界,见多了不同的姑娘,他也就正常了。
      这般想着,她便转身走到凌一卿葬身的山洞中,伏下身子拜了三拜,便掏出匕首,在地上挖掘起来。这次一走,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来。凌一卿教导辛眉一场,她至少得让他入土为安。
      银匕削铁如泥,挖起来倒不怎么费力。正挖着,身后传来脚步声,叶辞迈步走了进来。他看了眼地上挖出的小坑,也不多话,直接拔出紫虹剑,一声不吭地跟着挖起来。
      两个人合力之下,不多时,一个六尺长两尺宽的浅坑便挖好了。
      叶曼青刚要去抱那具白骨,叶辞就跳了起来:“我来。”
      他双手伸到白骨下一托,便将它完整地抬起,小心翼翼地放入坑中。
      叶曼青将一蓬泥土洒在白骨上,低声道:“安息吧。”
      泥土慢慢将凌一卿的骨骸覆盖,到最后,只变成一个微微隆起的小土包。现在,除了洞壁上绘着的图谱,没有任何人知道,在这无名的山谷中成发生过什么。血和泪,都在时光中消散无踪。
      叶曼青退出山洞,沉默地看着叶辞再次将洞口封上,一时间也有几分沧桑萧瑟之感。
      处理完这些事,叶辞一回头,见她怔忡的样子,不由一笑:“舍不得离开?”
      “我有什么舍不得?”叶曼青哼道,转身往水潭处行去。
      叶辞笑了笑,低声道:“那当然,舍不得的人是我。”
      “你说什么?”叶曼青回头。
      “没什么。”他摇摇头,最后看了眼这暂居了十来天的山谷,轻轻呼出一口气,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出了山谷,站在悬崖边,叶曼青迎着山风呆站了一会儿,觉得这些天简直像是一场梦。叶辞似乎也沉浸在某种心绪中,两人沉默地沿着山路向下走去。
      因着之前在燕嘴坳那糟了突袭,叶辞这次十分小心,特地带她从无人的树林中穿行。
      “出了这片林子,就能见到我的马了,你再坚持一会儿。”见她走得有些气喘,叶辞几次想要扶她,都被她摆手拒绝,只好出声安慰道。
      叶曼青点点头,正想说什么,却见叶辞忽地身体一僵,冷声喝问:“谁?”
      她的心突地一跳,以为是木怀彦他们追了来。那日在山洞中,她答应了叶辞,再不强求他带自己去找木怀彦。但若是木怀彦自己找到了他们,那她可就顾不上叶辞了……
      目光紧随着叶辞的视线看去,只见一丛树影微微晃动,一道雪青色的身影缓步走了出来。
      “是我。”身着雪青色法袍的女子神色从容如常,只是扣着浮尘的手指微微紧绷,“我没有恶意。”
      “姬无道?”叶辞眯起眼睛,“你不守着那位公主,来这做什么?”
      “我来是找叶姑娘的。”姬无道这时才看向叶曼青,微笑着颔首,“久违了,叶姑娘。”
      “找她?”叶辞一伸手,将叶曼青拉到身后,冷笑道,“姬无道,就凭你一个人,也想从我手中抢人?”说着,他警惕地看向四周。
      姬无道摇摇头:“你误会了,我来这,只是有些事想要当面告诉叶姑娘。”她上前一步,“若是你不信,可以先禁了我的功力。”
      叶曼青这时越发觉得奇怪了,姬无道跟她不过一面之缘,怎么会特地找到这来?看她的样子,似乎还是很重要的事。
      见叶辞还在迟疑,姬无道叹道:“叶辞,看在当年一同修炼的份上,你就一点都信不过我?”
      “姬姑娘,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叶曼青从叶辞身后走出,刚要上前,却被他拉住。只见他朝姬无道点了点下巴,“你自己先把功力禁了再说。”
      姬无道毫不迟疑,手指快速地在身上点了几下,看向叶辞:“我想跟叶姑娘单独谈谈。”
      “不行!”叶辞一口拒绝,“有什么事就在我跟前说。”他绝不会让叶曼青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见他们两人僵持不下,叶曼青只好笑道:“姬姑娘,你直说便是,叶辞不会泄露出去的。”
      姬无道凝眉思索几息,便下定了决心,走上前来,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玉瓶,递给叶曼青。
      “只消见到瓶中之物,叶姑娘便会明白。”
      叶曼青愣了愣,伸手接过,拔开瓶塞,咕噜噜倒出个晶莹剔透的珠子。
      “这是……”
      她看向珠子,忽地顿住,眼睛微微瞪大——
      透明的珠子中间,悬着一片小巧的碎羽,上头用黑色签字笔写下的字迹清晰无比:叶微微。
      “这是哪来的?”她一下握紧了珠子,呼吸急促,“微微……你们见到她了?”她深深地吸着气,最初的震惊之后,理智渐渐回归,“你……你知道我的来历,是不是?”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她想过无数遍,到底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到这来?现实的世界如何了?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回去?
      没有人能解答她的疑问,直到此时。
      叶辞站在她身旁,微微皱起眉头。
      “我知道。”姬无道似乎觉得难以启齿,“我不仅知道你是从哪来的,也知道你为什么会来。”
      叶曼青屏住呼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整件事情,要从杨家的命星说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