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小猪猪 ...

  •   在警察严肃的注视下,陆清酒从屋子里搬来了几张凳子,还拿了点零食让他们一边坐着休息一边等待着警局派专业的人和设备过来。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这里的?”小警察坐下了,老警察却没有动,看向陆清酒的神情依旧带着几分怀疑。
      
      “我是前几天才回来的。”陆清酒道,“以前在A城上班。”
      
      “你回这里做什么?”老警察上下打量着陆清酒。
      
      “这里是我老家。”陆清酒道,“上班上累了,想干脆回老家种田算了。”
      
      老警察又询问了白月狐和尹寻的身份,得到回答之后便没有再说话,而是将注意力放到了那口井里,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表情越来越严肃。
      
      尹寻看的胆战心惊,对着陆清酒道:“这警察是想起了什么事儿啊,这副表情怎么那么吓人……”
      
      陆清酒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邻居李叔也听到了警笛声,还过来关心的问出什么事了,陆清酒告诉他是自家井里好像落了什么东西,所以报了警,让邻居李叔别担心。
      
      “哦,你家这口井啊。”那李叔说,“很邪门啊。”
      
      “怎么说?”旁边的小警察听到了李叔的话。
      
      “以前清酒不在家的时候,就经常有东西落入的声音,起初我们以为是人,还进来查看了一下,但却发现井里面里面什么都没有……日子久了,我们也就没再管。”李叔似乎是觉得警察表情不对劲,小声道了句,“难道你们在里面发现了什么东西?”
      
      “还不确定。”小警察摆摆手,示意李叔别来凑热闹了,“赶紧回去吧。”
      
      “没事儿李叔,你先回去吧。”陆清酒也道。
      
      李叔这才转身回去。
      
      陆清酒则和小警察对视了一眼,毫不意外的,他在小警察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惊恐,显然这小年轻没当太久的警察,遇到这种事情还不够淡定。
      
      老警察就沉稳多了,全程都表现的十分冷静,直到局里派来支援的人来了,他才从井边离开。
      
      此时已经接近凌晨十二点,整个村庄都陷入了沉睡,只余下草丛里聒噪的虫鸣声。
      
      新来的警察带来了专业的设备和人员,接着便准备下井打捞。
      
      尹寻本来还在昏昏沉沉的打瞌睡,结果下井的人一句“有尸体”便让他整个人打了个哆嗦,人也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的妈呀!”尹寻惊恐看向井口的方向,“真的有尸体?!”他以为最多是什么死掉的动物之类的。
      
      众人间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井上的人用力拖动绳索,终于将井里的尸体拉了起来。因为在水里泡的时间太久,尸体上的肉几乎都已经完全腐烂,只余下白色的骨头,上面还附着浓密的水草,乍一看去就像是黑压压的头发。
      
      尹寻和陆清酒都是第一次看见尸体,两人都捂住口鼻后退了几步,倒是白月狐没什么变化,神情冷淡的继续磕着自己的瓜子,和其他人紧张的情绪比起来简直是格格不入。
      
      “是女尸。”在场的警察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尸体的状况,开口道,“至少死了有一年了,具体情况还得带回去详细检查。”
      
      “你还记得去年那事儿吗?”之前来的那老警察突然转头问了旁边的同事一个问题。
      
      “您是说?”那人道,“不会吧,尸体怎么扔到这里来了?”
      
      “有可能。”老警察扭头看向陆清酒,“你多久没回来了?”
      
      “好几年。”陆清酒老老实实的回答,“两三年了吧,这屋子一直荒废着。”
      
      老警察点点头:“行吧,你们先去睡吧,我们还要勘察一下现场,明天你来警局做个笔录。”
      
      陆清酒点点头。
      
      对于这具尸体,警察似乎已经有了头绪,把陆清酒从第一嫌疑人里排除了出去,毕竟从尸体腐烂的情况上看,这人死了至少有一年了,而这一年间按照陆清酒的说法是他从来没有回来过。当然,这些事情都还要进一步的查证,目前最重要的是查出尸体的身份信息。
      
      虽然警察让他们回去睡觉,但尹寻却表示自己不想回去,坚持要和陆清酒凑合一晚上。
      
      陆清酒狐疑的看着他:“你不会是怕鬼吧?”
      
      “呵呵,我怎么可能怕鬼。”尹寻说,“我尹寻长这么大,就没怕过什么!”
      
      陆清酒:“……你既然不怕能不能把被子让给我一点啊。”
      
      尹寻:“我不!我后背发冷!”
      
      陆清酒:“……”
      
      最后他还是放弃了和尹寻抢被子,默默的又去拿了床干净的。
      
      这一夜陆清酒没有睡的太踏实,他总是想起尸体的模样,导致第二天起来也无精打采,和警察一起去警局做了个笔录回来后还一直打哈欠。
      
      后院被警察围起来了,说是要保护现场,虽然从时间上来看这现场已经没有太大价值,毕竟时间已经过了太久,大部分证据都应该被销毁掉了。
      
      几天之后,警察撤去现场保护,陆清酒也找了个空闲去警局做了个笔录。
      
      从警局回来后,陆清酒去了邻居家让李小鱼给家里的猪打点猪草去,李小鱼高高兴兴的去了,他爸则好奇的问起了陆家后院的情况。
      
      “真的有尸体啊?”李叔本来在抽烟,听到这话烟都差点吓掉了,“那我们那段时间听到的声音……”
      
      陆清酒干笑两声,心想有的事情还是不要细究为好,反正越想越是细思恐极。
      
      李婶也道:“那你以后可要注意,要是还有什么的话记得请个神婆来一趟,哎哟,真是造孽。”
      
      陆清酒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他从警局回来的时候,从旁边的市场里买了几块新鲜的牛肉和香料,准备卤起来平时可以下面吃。至于午饭只能简单凑合一下,陆清酒切了点牛肉丁,切碎之后炒香,又在里面加入胡萝卜洋葱豌豆玉米,大火过了一遍后将材料盖在了剩米饭上,然后直接上锅蒸,蒸好之后的饭直接就能当菜吃。
      
      他做饭时,白月狐就在旁边看着偶尔搭把手。
      
      饭蒸好后,陆清酒把锅端出来直接分成了三份,然后淋上酱油搅拌均匀,便能直接开吃了。
      
      菜肉饭均匀的融合在一起,吃在嘴里满口生香,又简单又管饱,三人都吃的很愉快。
      
      “清酒待会儿你别忘了给地里的菜浇水。”尹寻嘴里含糊不清,“这种子刚刚种下去,水缺不得。”
      
      “我去吧。”白月狐却说了一句。
      
      “不用了吧。”陆清酒想要推辞。
      
      “我去吧。”谁知道白月狐的态度却十分的坚决,“你在家里卤牛肉就行了。”
      
      陆清酒本来觉得这样的粗活让白月狐来做不太好意思,但仔细想想白月狐本来就不是人,或许有自己的法子干活儿会更轻松一些,便没有再说什么,点头同意了他的要求。
      
      简单的午睡之后,陆清酒又给电信公司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把网线和电视信号给续上,电信公司说明天就派人过来。
      
      刚打完电话,出去打猪草的李小鱼就回来了,陆清酒和他一起去喂了小黑和小花,小花看见陆清酒,还高兴的哼唧了两声像是在表示感谢。李小鱼则在猪圈旁边和小花碎碎念着什么,时不时伸手摸摸小黑身上短短的绒毛,这绒毛以后会变得扎手,好在现在还毛茸茸的,像个可爱的猕猴桃。
      
      小花骄傲的不肯给李小鱼摸,它妹妹小黑倒是完全不矜持,被李小鱼摸的把粉嫩嫩的肚皮都给露出来了,陆清酒见李小鱼玩的高兴,便决定先去做自己的事儿,他还有很多活儿要做呢。
      
      回到屋子里,陆清酒把早晨买的牛肉切成大块洗干净,然后冷水下锅用大火把牛肉的血水滤掉,再把焯好的牛肉和用纱布包在一起的香料一起放进高压锅里,就算做好了。这样的做法比较简单,但味道却也不赖,陆清酒还顺手放了点鸡脚蹄筋之类的一起进去煮着,等到晚上闲着没事儿了,这些卤味就能代替瓜子作为零食了。
      
      回到老家好几天了,陆清酒已经习惯了这里缓慢的生活节奏。什么事都不用着急,反正总会做完的。
      
      白月狐给地里的菜浇完水回来,身上也带了些泥土,陆清酒让他把衣服脱下来自己一起洗了,白月狐闻言却有些犹豫。
      
      “或者你有什么法术可以洗衣服?”陆清酒有点期待的看着白月狐,“有吗有吗?”
      
      白月狐:“……有倒是有。”
      
      陆清酒道:“真的?!”
      
      面对陆清酒满是星星的眼睛,白月狐略作犹豫,道:“但是有个后遗症。”
      
      “什么后遗症?”陆清酒问。
      
      “用完法术容易饿。”白月狐道,“麻烦。”
      
      陆清酒:“唔……那还是我洗吧。”他本来想说饿就吃饭呗,却不知怎么想起了那天晚上白月狐吞掉那只巨大的壁虎的画面,登时觉得自己还是别指望几顿饭就把白月狐喂饱了。
      
      陆清酒把白月狐赶去洗了个澡,自己把他的脏衣服拿到前院开始洗。他一边洗一边计划着过几天还是得去镇上买台洗衣机,不然洗衣服总归有点浪费时间。
      
      白月狐洗完澡换了身衣服出来,又静静的坐在边上看着陆清酒做事。他似乎不太爱动,整天都是懒洋洋的样子,如果不是必须,连多余的话都懒得说,此时半闭眼睛,看起来像是要睡着了。
      
      屋子里卤的牛肉熟了,散发出诱人的香气,白月狐鼻子动了动,朝着屋子里看了眼。
      
      陆清酒觉得他像个馋肉的小孩儿似的,笑了起来,道:“是卤牛肉,还没好呢,晚上才能吃,尹寻带来的瓜子还没吃完,你要不要去拿点来解解馋?”
      
      白月狐道:“不想去。”
      
      陆清酒道:“怎么?”
      
      白月狐:“懒得走……”
      
      他把懒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倒是让陆清酒哑然失笑,他道:“行吧,那你坐会儿,后天就赶集了,我再买点别的零食,再买几只小鸡仔吧……这院子空荡荡的。”
      
      白月狐道:“你做主。”他躺在椅子上,又半闭了眼睛,温暖的阳光投射在他的脸颊上,从陆清酒的角度看去,却是看见他的眼眸呈现出一种极为漂亮的金色,等到陆清酒想仔细看的时候,白月狐却已经阖上了眼眸。
      
      陆清酒把衣服晾好,又忽的想起了什么,转身去了猪圈,却竟是看见李小鱼这小家伙居然和两只猪崽子一起睡着了,他从栅栏里爬了进去,左手抱着小花右手搂着小黑,一人两猪睡的美滋滋的。
      
      陆清酒看了眼小花小黑,又看了看旁边的小白猪,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仔细研究后,发现小花小猪的猪圈格外干净,稻草似乎都是新换过的,也没啥异味,不过即便是这样也不能睡在猪圈里吧。
      
      陆清酒叫道:“李小鱼,李小鱼!”
      
      小孩儿被陆清酒叫醒,迷迷糊糊睁开眼后,还揉了揉自己怀里的小花脑袋,道:“陆哥……”
      
      小花被李小鱼揉的哼唧了一声,把脸埋进了小孩儿的胳膊里。
      
      “你怎么在里面睡着了!”陆清酒道,“这是猪圈……”
      
      “哦,我给小花小黑讲故事呢,不小心就睡着了。”李小鱼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坐起来,想要爬出猪圈,小花小黑因为这也醒了,嘴里哼哼唧唧的对陆清酒表示不满。
      
      陆清酒道:“想睡觉了也不能在这儿睡,乖,快出来。”
      
      他跨进猪圈,把李小鱼抱了出来,拍干净他身上的稻草屑,“咱回家睡啊。”
      
      李小鱼把下巴靠在陆清酒的肩膀上没说话,却悄悄的朝着那两只小猪猪眨了眨眼睛。
      
      陆清酒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把李小鱼送回家后,陆清酒撸起袖子回到自家猪圈里,对着小黑小花道:“不要天天带着人家小孩乱玩,人家作业还没做完呢,你们都不是两三个天的猪了,怎么一点都不懂事,做点正事行不行?”
      
      小花:“……”
      
      小黑:“……”
      
      “你们别给我装听不懂啊。”陆清酒知道自家猪聪明,见他们瞪着小圆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怒道,“怎么就把小孩拐进猪圈了?下次再让我看见,我就——”
      
      小花:“哼唧。”你就什么?
      
      家长做派的陆清酒义正辞严:“我就不让他给你们打猪草了。”
      
      这话一出,空气瞬间沉默,小黑委委屈屈的抽泣起来,小花气的把屁股对着陆清酒,陆清酒:“……”他是知道自家猪聪明,可是这种自己在欺负幼儿园小朋友的诡异错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清酒又叮嘱了他家猪好几句,大意就是不要天天带着小孩傻玩,要做点有教育意义的正事,至于什么是有教育意义的正事……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他就随口说说罢了。
      
      教育完了自家的猪,陆清酒这才回了屋子,白月狐还坐在院子里睡大觉,尹寻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坐在前院树荫下,旁边放着一袋子绿油油的李子。他见到陆清酒过来,抓起一个随手抛给了陆清酒,陆清酒接住,擦了擦啃了口:“你家里种的?”
      
      “不是,邻居家的熟了,送了我好多,我也给你带来一袋子。”尹寻说,“还成吧?”
      
      “嗯,你家种什么水果了?”陆清酒问。
      
      “樱桃。”尹寻道,“但是没怎么打理,酸的要命,我都不乐意吃。”
      
      “拿去卖呗。”陆清酒道。
      
      “懒得去,又没多少。”尹寻说。
      
      他们这儿樱桃价格挺贵的,但是有价无市,因为实在是太贵了,买的人不多,况且他家樱桃又很酸,就更没人买了,所以他也懒得去费那个功夫。
      
      “你摘下来,我来做樱桃酱。”陆清酒道,“到时候夏天可以泡水喝。”
      
      尹寻笑了起来:“那可太好了。”别看樱桃酸,但做成酱之后别有风味,特别是夏天用来冲水后再加以冰镇,夏日炎炎里喝上一杯,别提有多美了。
      
      陆清酒让尹寻去把李子洗了,自己去看看卤牛肉,尹寻点了点头。
      
      牛肉已经卤的差不多了,陆清酒尝了尝确定里面完全入了味道,他打算晚上弄个牛肉面来吃。
      
      正在弄着牛肉,陆清酒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他看着屏幕上的陌生号码,还是按下了接通键。
      
      “喂,是陆清酒吗?”电话那头的人问道。
      
      陆清酒听出了这人的声音,就是那天晚上来这里出警的警察。
      
      “是我,有什么事吗?”陆清酒问。
      
      “告诉你一声,尸体的身份查出来了,叫付紫莹,你认不认识这个人?”警察问。
      
      “不认识。”陆清酒说,“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好吧。”警察似乎有些失望。
      
      “凶手有线索吗?”陆清酒有点疑惑的问。
      
      警察犹豫片刻:“你仔细想想还有没有什么事情遗漏了,这事情本来不该和你说的……”
      
      陆清酒安静的听着。
      
      “其实半年前吧,就有人一直给警局打电话报案,说水府村出了人命。”警察说,“一直打了一个星期,当时我们以为是恶作剧,因为没有找到尸体。”
      
      陆清酒有点懵:“那报案人会不会和凶手有关系?”
      
      警察说:“……问题就是出在这里。”
      
      陆清酒道:“什么问题?”
      
      警察说:“报案的人自称付紫莹……”
      
      陆清酒听到这话,手臂上起了层鸡皮疙瘩:“不会吧?”
      
      “当时我们也看不到报案的电话号码,但是录音还在的,我们拿录音询问了付紫莹的家里人,确认就是她的声音。”警察低低的说,“但是法医非常肯定这尸体已经死了一年了。”
      
      陆清酒:“……会不会,不是付紫莹的尸体?”
      
      “不,DNA也对上了。”警察道。
      
      陆清酒毛骨悚然:“所以死掉的付紫莹……自己报案了?”
      
      电话那头一片寂静,显然警察也有点受不了这种灵异事件。
      
      “不对啊,那她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报案呢。”陆清酒缓过来之后,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要在半年前……?”
      
      “电话录音里,还有个非常重要的线索。”警察说,“当时她说,死的是个男人,所以我们怀疑……”
      
      说到男人,陆清酒立马想起了那天下午他见到的画面,井口面前,的确出现了一个背对着他的男人,在用石头砸一个女人的脸,他道:“能问一下,付紫莹是怎么死的吗?是不是被石头砸了脸?”
      
      警察奇道:“你怎么知道?”
      
      陆清酒干笑:“我这段时间老是做奇怪的噩梦……”
      
      说实话,要不是发生了死者报案这么灵异的事,警察估计都要怀疑陆清酒有作案动机了,他道:“那你还梦到了什么?”
      
      陆清酒道:“我梦到一个男人被头发包裹了起来,一起被拖进了井里。”
      
      说完这话,陆清酒和警察都沉默了下来,片刻后,陆清酒苦笑道:“喂,我说不会井里还有一具男人的尸体吧……”
      
      警察:“……你等着,我们再过来看看。”
      

  • 作者有话要说:  挠头,现在一般是十一点存稿箱自动更新,但是晋江有延迟,所以十一点十分新章节目录应该就出来了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宇宙超级无敌美少女葵 的深水鱼雷x1,谢谢大家的支持!!
    感谢 啪Σ叽 的地雷x2,手榴弹x2
    感谢 咕咕咕 的手榴弹x2,地雷x1感谢 西子今天更新了吗 的地雷x1,火箭炮x1感谢 阮南烛烛烛 的地雷x1,手榴弹x2
    感谢 苏啾啾 的火箭炮x1,地雷x1感谢 小禾子 的火箭炮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火箭炮x1感谢 色盲夜盲文盲 的手榴弹x2
    感谢 yuuuuuu 的地雷x7
    感谢 小烟花 的手榴弹x1感谢 小书不书 的手榴弹x1感谢 十二 的手榴弹x1
    感谢 27706749 的手榴弹x1感谢 温阿喵 的手榴弹x1感谢 堇颜 的手榴弹x1感谢 布若 的手榴弹x1
    感谢 叶叶叶如故 的手榴弹x1感谢 无名小卒 的手榴弹x1
    感谢 濯泱 的地雷x4感谢 橙子8600 的地雷x2感谢 道?+泱 的地雷x2
    感谢 橋 的地雷x2感谢 江枫渔火对愁眠 的地雷x2感谢 □□永远站着 的地雷x2感谢 沐言 的地雷x2
    感谢 KyLin意温浅_知心大考 的地雷x2感谢 大白兔奶糖真好吃 的地雷x2
    感谢 回望灯如花 的地雷x2感谢 Aiko 的地雷x2感谢 啊!一古啊 的地雷x2
    感谢 jio 的地雷x2
    感谢 漫漫 的地雷x1感谢 叶修的千机伞 的地雷x1
    感谢 皮皮夏 的地雷x1感谢 小月落 的地雷x1
    感谢 一把栗子 的地雷x1感谢 一只绝里里 的地雷x1感谢 苏井夏 的地雷x1感谢 郁缉熙 的地雷x1
    感谢 伶仃 的地雷x1感谢 南笙 的地雷x1感谢 春泥护发有限公司 的地雷x1感谢 29932049 的地雷x1
    感谢 草二雨林 的地雷x1感谢 小透明 的地雷x1感谢 乐凇凇凇 的地雷x1感谢 墨潼 的地雷x1
    感谢 三日月 的地雷x1感谢 蓝木接清尘 的地雷x1
    感谢 死亡西子绪?(??)? 的地雷x1感谢 洒酒 的地雷x1
    感谢 林杉 的地雷x1感谢 顾玩生 的地雷x1感谢 木兮离离 的地雷x1
    感谢 和西子相爱多年的美少 的地雷x1感谢 心忧 的地雷x1
    感谢 {蓝莓芝士} 的地雷x1
    感谢 慕清碧 的地雷x1感谢 喝一杯嘤料 的地雷x1
    感谢 不列颠小泽玛格丽特斯 的地雷x1感谢 。Xulon 的地雷x1
    感谢 想当西子养的小鸡 的地雷x1感谢 灼烟 的地雷x1感谢 黏黏糊糊 的地雷x1
    感谢 那个酒拾儿 的地雷x1
    感谢 宴夜二 的地雷x1感谢 小可爱 的地雷x1感谢 澄空空空 的地雷x1
    感谢 九把菜刀 的地雷x1感谢 北欧是我们的死亡终站 的地雷x1
    感谢 灵异众人 的地雷x1感谢 小鱼一米八 的地雷x1
    感谢 光明顶 的地雷x1感谢 花栀 的地雷x1
    感谢 噎死程炸炸 的地雷x1
    感谢 桃花妖 的地雷x1感谢 蓝小芫 的地雷x1
    感谢 醉渔唱晚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喵呜 的地雷x1感谢 我不会魔法 的地雷x1感谢 kkkkkkxi 的地雷x1
    感谢 黑BLACK 的地雷x1感谢 暮笑x 的地雷x1
    感谢 夏日荷包蛋 的地雷x1感谢 我很安静 的地雷x1
    感谢 苏浮生 的地雷x1感谢 18667293 的地雷x1感谢 何处无花 的地雷x1
    感谢 雅风 的地雷x1感谢 我叉会儿腰 的地雷x1
    感谢 小吖嘛小二郎 的地雷x1感谢 Paranoia 的地雷x1
    感谢 从来不看小黄文 的地雷x1感谢 朱一龙圈外女友 的地雷x1感谢 蔺青 的地雷x1
    感谢 妮子诶*罒▽罒* 的地雷x1感谢 阳春百川 的地雷x1
    感谢 饭团团 的地雷x1感谢 陆必行发梢的小星星 的地雷x1
    感谢 小黄鸡 的地雷x1感谢 芙蓉锦叽图 的地雷x1
    感谢 隺 的地雷x1感谢 云篁 的地雷x1感谢 狮 的地雷x1
    感谢 Lucky卷耳 的地雷x1感谢 天然卷与多串君 的地雷x1
    感谢 仙女桑 的地雷x1感谢 雅川er 的地雷x1
    感谢 商陆叽叽叽 的地雷x1感谢 无多皆我 的地雷x1
    感谢 琮琮读作cc 的地雷x1感谢 未有来生 的地雷x1
    感谢 苏茶 的地雷x1
    感谢 Sabire 的地雷x1感谢 清山 的地雷x1
    感谢 akatuki 的地雷x1感谢 静静说名字长长才有人 的地雷x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