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井里的女人 ...

  •   带着四头小猪仔,陆清酒和尹寻坐着陈伯的小货车又回到了水府村。
      
      到家后,陆清酒先把猪仔送进了猪圈里,猪圈他已经提前打扫干净,地上还铺上了干净的稻草。按照尹寻的说法,猪其实挺爱干净的,住的地方舒服了,才容易长肉。
      
      陆清酒把几只小猪拎起来,放进了猪圈里,还在食槽里放了干净的猪草和水。那两只小白猪一进去就扭着肥噜噜的小屁股开心的吃了起来,但两头小黑猪却犹犹豫豫的站在猪圈门口没动。
      
      “怎么了?”陆清酒见他们不肯动,疑惑道,“这猪圈哪里不合你们的意吗?”
      
      听到陆清酒的问话,大的黑猪仔居然点了点头,伸出自己小小的猪蹄子指了指那两只正在欢快吃东西的小白猪。
      
      陆清酒:“你是不想和他们住在一起?”
      
      黑猪仔哼唧了声。
      
      陆清酒狐疑的看着猪仔:“你真的是猪?你别不是人变的吧?”
      
      黑猪仔满脸无辜的看着陆清酒,仿佛不明白陆清酒在说什么似的,陆清酒严重怀疑它是在故意装无辜。不过这黑猪仔应该不会是人变的,毕竟如果是人发现有人愿意和自己交流肯定马上就表现出来了,不至于像它这样故意装傻。
      
      陆清酒想了想,便从旁边去拿了块木板过来,把两只黑猪仔和白猪仔从中间隔开了,这样一来两只小猪仔才垫着脚尖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猪圈里,打量一番后,趴在了干净的稻草上开始休息。
      
      陆清酒见状也没有再管他们,转身回了屋子。
      
      尹寻在厨房里忙上忙下,把陆清酒买的东西一一摆放好。陆清酒进来问他晚上想吃点什么。
      
      “什么都可以啊。”尹寻挺随便的,“我去地里摘点菜咱们吃个火锅?”
      
      “行啊。”陆清酒道,“我先熬锅汤……对了,这猪草哪里弄啊,还是只用喂饲料就行了?”
      
      “猪草啊,可以让村里的小孩儿帮你采。”尹寻道,“五毛一箩筐,他们赚点零花钱你也不用往山上跑了,饲料你就看着喂,里面加点猪需要的维生素什么的,猪吃多了肉就没那么香了,不过也不容易生病。”
      
      陆清酒闻言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我去摘菜了,你先熬汤吧。”尹寻去自家地里去了。
      
      陆清酒则把今天从集市里买来的骨头放进了锅里,点火开始煮,又切了一些买来的肉。老屋是有冰箱的,只是长期没有使用,制冷效果不是很好,陆清酒把剩下的食材塞进冰箱里,拿起蔬菜走到院子里正准备清洗一下,却听到了噗通一声巨响,听起来像是重物落水的声音。
      
      这声音是从后院里传来的,陆清酒闻声微愣,随即想到了什么,放下手里的菜便急匆匆的跑到了后院。
      
      后院还没怎么清理,四周都是枯萎的树木和凌乱的杂草,墙壁上还挂着白色的蜘蛛网,眼前这口黑色的井在其中显得格外突兀。
      
      陆清酒刚刚清楚地听到了东西落入水中的声音,他害怕是村里的小孩儿不小心掉入了井里,所以赶紧走到了井口边上,朝里面张望。
      
      井口黑洞洞的,看不到尽头,陆清酒喊了几声,却都没有听到里面传来任何求救的动静。
      
      “有人吗?是不是有人掉进去了?”陆清酒继续喊道,“有人就叫一声——”
      
      井内静悄悄,唯有一片死寂。
      
      陆清酒又唤了几句,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他正在想着不是人掉进去了那是什么东西掉进去了,身边便传来尹寻的叫声:“酒儿?酒儿?你人呢?”
      
      “我在后院呢。”陆清酒应了声。
      
      “你在后院干嘛?”尹寻道,“我摘了菜回来了,这黄瓜真甜……”
      
      陆清酒看了眼井口:“我刚刚听到有东西落入的声音,就过来看看。”
      
      “哦,那有东西吗?”尹寻站在后院门口,手里抓着啃了半截的黄瓜,远远的看着陆清酒。
      
      “没有。”陆清酒道。
      
      “那别管了。”尹寻说,“可能是谁家小孩儿在墙外面乱扔的石头不小心滚进井口里了吧。”
      
      陆清酒想了想,觉得落进井里的不是人就行,便没有再管,离开后院走到了尹寻身边,一起朝着前院走去。尹寻看着陆清酒,又咬了口黄瓜,嘎吱嘎吱嚼碎了,含糊道:“你背上是什么东西啊?”
      
      “我背上?”陆清酒扭头看自己身后,“什么东西?”
      
      尹寻手一伸,从陆清酒后背上掏下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这……”
      
      陆清酒看清楚了尹寻手里的东西,那居然是一团黑乎乎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黏在了他的后背上。
      
      “这是头发?卧槽!”尹寻看清楚了自己手里的东西是头发后赶紧扔到了旁边,“什么玩意儿,好恶心。”
      
      陆清酒:“……”他沉默着看了眼自己后院的井,心里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别怕别怕,没事的。”尹寻道,“农村嘛,地方偏,总有点奇奇怪怪的事……”
      
      陆清酒惊了:“奇奇怪怪的事?比如?”
      
      尹寻沉默片刻,小声的和陆清酒说:“去年夏天的时候,刘家小的那个娃被淹死了。”
      
      “淹死?”陆清酒说,“在村里的小溪里?那小溪不是很浅吗?”他们这地方河流不多,以他的了解,村子附近有水的地方就是一条没过膝盖的小溪,那小溪流水不急也没有水草,就算在里面跌倒了也很容易站起来。
      
      “不。”尹寻道,“如果是在那儿也不算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他是在……林子里被淹死的。”
      
      陆清酒一时间没明白,疑惑的重复了一句:“林子里?”
      
      “对啊。”尹寻小声道:“就是林子里,周围一点水都没有,当时刘家就报警了,结果尸检之后警察说是淹死的。”
      
      陆清酒道:“……那最后怎么样了?”
      
      “最后还能怎么样。”尹寻说,“就这么算了呗,其实这种奇怪的事情其他村子也有,不过不多,几年有个一两件吧。”
      
      陆清酒无话可说,他以前在城里上班的时候其实也遇到过这种事,却没想到换个地方还是有这样的奇奇怪怪的事。
      
      “所以以后遇到了就当做没看到吧。”尹寻说,“眼不见,心不烦。”
      
      陆清酒心想眼不见心不烦是这么用的嘛……
      
      尹寻递给陆清酒一根黄瓜,两人便蹲在前院里开始继续洗菜。
      
      黄瓜的味道果然不错,清脆甘甜,一点苦味也没有,水分又很充足,和水果吃起来差不多,陆清酒吃了黄瓜,感觉心里好受了点,道:“那你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
      
      尹寻咧嘴乐了,那一枚可爱的虎牙又露了出来:“可能遇到过吧,我没注意。”
      
      陆清酒心想神经粗可真好。
      
      尹寻摘了不少菜,洗好之后陆清酒就把炖好的骨头汤锅底加入了从城里带来的火锅底料,烧涨之后端到了院子里,两人开了几瓶啤酒,美滋滋的开始一边吃火锅一边喝啤酒。
      
      火锅的味道很简单,好在食材新鲜,所以味道倒也不赖,骨头汤浓郁的香气灌满了整个园子,尹寻小酌几杯,脸颊上浮起两团红晕,看起来是有点醉了。
      
      陆清酒也生出了浓郁的醉意,他已经很久没有醉过了,平日里加班加的意识模糊,哪有时间停下来和朋友一起喝两杯。
      
      还是老家让人舒服,也不用想着明天还要去打卡上班,正在这么想着,陆清酒看见坐在他面前的尹寻突然伸出手,指着他身后,含糊道:“好……好黑啊。”
      
      “什么?”陆清酒道,“不是开了灯吗?”
      
      尹寻歪着头,表情十分的困惑:“可是还是很黑。”
      
      陆清酒以为尹寻是彻底的醉了,直到他也扭过头,看向自己身后,他才明白了尹寻话中的含义,只见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立着一个黑色的人影,那人像是一个吸光的黑洞,光线到了那个位置,便全被吸收了进去。陆清酒重重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才彻底看清楚那个黑影竟是一团人形的头发。
      
      “你知道我最害怕什么吗?”耳边响起的,是女人的轻声询问。
      
      或许是酒精麻痹了神经,陆清酒居然没有太多的恐惧,他看着那团头发,听见女人又问了一遍。
      
      “你知道我最害怕什么吗?”黑色的头发,离他们近了些。
      
      陆清酒嘴唇微微动了动:“你最害怕……”
      
      “什么?”
      
      “最……最害怕秃顶?”喝醉了的陆清酒说的很认真,还觉得自己的逻辑很完美并没有什么不对,不然那女鬼长那么多头发干什么……他说这话,还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有点悲伤的感叹,“还好我辞职的早,不然我也逃不掉……”
      
      黑影抖动了两下,也不知是不是被陆清酒的答案震撼了,毕竟这么多年,她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答案,眼前的男人好清纯好不做作,和其他的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
      
      眼前的黑影似乎还想说话,院子周围却忽的出现了一团黑色的浓雾,女鬼感觉到了什么,下一刻便消失在了陆清酒的眼前,只在地面上留下一片黯淡的水渍。
      
      陆清酒觉得自己是真的喝醉了,不然那东西怎么会就这么不见了呢,他对面尹寻咋咋呼呼的又开了一瓶,给他满上一杯。
      
      “喝……”尹寻大舌头道,“继续喝……”
      
      陆清酒拿起杯子一口干掉了,道:“喝!”
      
      之后发生的事,他就有些记不清楚了,再次有记忆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他和尹寻躺在院子里躺了一晚上,起来之后腰酸背痛,人都快散架了。特别是脑袋,宿醉之后疼的简直快要爆炸了,陆清酒呆呆从地上爬起来,推了推在旁边睡的眼歪嘴斜的尹寻。
      
      “哎……哎哟……”尹寻睁开眼就叫了起来,“我全身都好疼啊,酒儿,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趁我喝醉了揍我啦?”
      
      陆清酒:“……我也很疼好吗?”
      
      尹寻道:“不行了不行了,全身都疼的厉害,特别是屁股。”他揉揉自己的屁股,狐疑的看向陆清酒,:“你真没对我做什么啊?”
      
      陆清酒:“镜子在屋子里,你去照照自己的脸清醒一点。”
      
      尹寻:“我长的这么好看。”
      
      陆清酒:“好看个屁,你都要肿成猪头了。”
      
      尹寻面露疑惑,踉跄着进屋找到了挂在厕所里的镜子,接着陆清酒就听到一声来自他的惨叫:“陆清酒——你他妈昨天晚上绝对趁着我睡觉打我了!”
      
      陆清酒:“我没有!”
      
      尹寻:“那为什么我肿了你没肿啊!”
      
      陆清酒:“可能是因为我长得好看吧。”
      
      尹寻:“……”你是真的不要脸。
      
      玩笑归玩笑,这脸突然肿了还是得去看看,于是两个人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去了村里的卫生所。认识的村民看到两人这么惨的样子都乐了,开玩笑说怎么着是昨天半夜去偷包谷被人抓住了打了一顿吗?
      
      尹寻哭丧着脸道:“婶儿你就别开我的玩笑了。”
      
      到了卫生所,医生检查之后说是尹寻是对什么东西过敏了,不是被人揍的,陆清酒这才洗脱嫌疑。
      
      “对什么过敏啊?”尹寻没想明白,“我吃的不都是平日吃的么?”
      
      陆清酒想了一会儿,不确定道:“难道你是对我带来的火锅料过敏?”
      
      尹寻目瞪口呆:“……不能吧!还有对火锅底料过敏的?!”
      
      “有可能。”陆清酒仔细分析了一下,“那火锅料里有不少香料,有可能会过敏……当然也只是有可能,你还是我第一个见过的对火锅料过敏的。”
      
      尹寻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医生见尹寻症状不是特别严重,开了点药让他回去吃,说不碰过敏源过两天就好了。
      
      然后两个残障人士又搀扶着回了家。
      
      陆清酒回家之后在床上躺了半天才感觉好了一些,起床收拾前院的东西时,他看了眼后院的位置,似乎隐约想起了什么,但一时间又理不出头绪。最后实在想不起来,他也懒得想了,反正不是什么大事。
      
      把家里收拾好,随便吃了点东西,陆清酒把种子用温水泡了起来,打算下午先种一部分,温水泡种子能让种子更容易发芽,还是尹寻告诉他的。把种子泡好之后他去了隔壁邻居家,正好看见邻居家的小孩坐在院子里编草绳,邻居家见过小时候的陆清酒,和他姥姥关系也不错,陆清酒来的第二天就给他送了一筐子红薯过来,陆清酒诚恳的道了谢。
      
      “小陆这是有什么事?”邻居李叔问道。
      
      “我想问下小鱼有事儿没有?”陆清酒说,“我家里需要打点猪草。”
      
      小鱼是邻居家小孩的名字,全名叫李小鱼,他听到这话,赶紧点点头,把手里的麻绳给扔了,道:“我没事儿呢,你要几框啊?”
      
      “几框都行。”陆清酒觉得李小鱼这年龄应该已经上小学了,“打猪草的地方危不危险,小孩子去得么?”
      
      “没事儿。”李叔一听是这事儿就笑了,无所谓道,“他们从小就在那儿野惯了,还不谢谢你陆哥哥。”
      
      “谢谢陆哥。”李小鱼高兴的站起来,看得出这小孩很乐意得这些零花钱,家里人也不反对。
      
      “你不上学吗?”陆清酒问了句。
      
      “就上半天。”李叔无所谓道,“反正以后也是回家种田的,上那学有啥用呢。又不是人人能和你一样成大学生。”
      
      陆清酒给了李小鱼两块钱,看见他背着竹筐和镰刀高高兴兴的出门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陆清酒闻言欲言又止,还是没说什么,说到底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他也不好去掺和。
      
      之后陆清酒拿着用温水泡好的种子种进了田里,这次他没有种太多,种的大多都是些黄瓜番茄之类平日里吃的多的蔬菜种子,当然也没忘记种点蔬菜,还顺便埋了一些土豆的块茎进去。
      
      反正也是第一次试手,陆清酒不是很讲究,种的很是随便。按照尹寻的说法是如果他不讲究产量不拿去卖其实也差不多了,没必要太费心费力的去伺候。
      
      陆清酒弄了不到半亩田,天就已经差不多黑了,他出了不少汗,衣服几乎都湿透,感叹只有亲自动手种田才能明白什么叫做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
      
      陆清酒见天色不早,便回了家,洗澡换了身衣服,然后把昨天买来的包子放在蒸锅里蒸了蒸打算当晚饭吃。
      
      就在包子蒸的差不多的时候,前门被人敲响,陆清酒过去开门一看,才发现是去后山打猪草的李小鱼回来了,他手里提着一大筐用绳索捆好的猪草,满脸笑容:“陆哥,草给你割好了,反正我也没事,帮你把猪也喂了吧。”
      
      陆清酒刚想拒绝,便看见这小孩一路飞奔朝着猪圈就去了,拦也拦不住。
      
      无奈之下,陆清酒只好转身回了屋子,把刚蒸好的包子给小孩儿包了几个,想了想,又从自己的行李箱摸出了一条巧克力。
      
      陆清酒拿着东西去了猪圈,还没到便听见李小鱼咋咋呼呼的叫着:“陆哥,你家这猪长得好可爱呀!”
      
      陆清酒走过去一看,看见被李小鱼夸奖的小黑猪仔此时正骄傲的挺起胸膛,一副小孩儿你很有眼光的表情。
      
      陆清酒:“……”他为什么在猪的脸上看出了表情。
      
      “我可以给它取个名字吗?”李小鱼扭头看向陆清酒。
      
      陆清酒:“……”他想到了尹寻的惨剧,但是面对李小鱼渴望的眼神,他只能想着要是有个万一他一定要把红烧肉做的好吃点,“行吧。”
      
      “你叫小花好了。”李小鱼指着大的那只猪如此说道。
      
      陆清酒:“……”这是命运的抉择?他委婉道,“为什么要叫它小花呢?叫其他的名字不好吗?”
      
      李小鱼道:“可是它的背上是花的呀。”这猪后背上是一层软软的绒毛,花纹像松鼠似的,黑棕相间。
      
      陆清酒:“……”他居然无法反驳。
      
      李小鱼道:“你叫小黑。”他又给小的那只取了名字,“你们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猪!”
      
      陆清酒想,也可能会是最好吃的……
      
      李小鱼看着小花小黑吃饱了,小小的肚子鼓了起来,这才满意的和陆清酒告别,并且不好意思的询问下次打猪草能不能也让他去,陆清酒点头同意,还把手里的包子和巧克力给了李小鱼。
      
      看着小孩儿一蹦一跳的离开,陆清酒瞅了眼正在给小黑舔毛的小花,道:“小黑,小花,要好好长大啊。”
      
      小花:“……”你叫谁呢?谁他妈叫小花?!他作为一头优秀的雄性怎么可能承认这样的名字!
      
      小黑:“……”啥啥啥?她哥在说啥?嗯……猪草真好吃,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小花:你他妈的还吃,吃胖了第一个把你杀了吃肉!
      
      小黑委屈极了:哥,你好凶……而且刚才你明明也吃的很开心嘛。
      
      小花:闭嘴!不准说话!
      
      站在猪圈旁边的陆清酒自然听不懂这两只小黑猪的对话,只能听到他们一阵哼唧,权当做这是他们吃开心了的表现。他转身回老屋时,想着有时间还是去买点小鸡回来养着吧,这样院子里也热闹点……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猪猪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猪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