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当年小花儿 ...

  •   看到这双眼睛,陆清酒的呼吸一窒,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那双眼睛似乎透过缝隙看到了屋内的陆清酒,里面流露出浓郁的贪婪之色。
      
      陆清酒愕然道:“我是在做噩梦吗……”
      
      他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回答,头顶上那双可怕的眼睛便不见了踪影。然而陆清酒还未缓过来,便看见一条细长的粉色舌头,顺着那小洞从屋内钻了进来。
      
      那舌头极长,上面还附着透明的粘液,朝着陆清酒所在的位置便弹射了过来,好在陆清酒反应迅速,朝着床下一扑,躲过了舌头的攻击。他踉跄着推开门,跑向了屋外,才看清楚了自己屋顶上的东西后,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只见一只巨大的爬行类动物附着在老屋的屋顶上,那动物皮肤是灰黑色,眼球突出,四肢轻易的固定在湿滑的砖瓦上——分明就是一只巨大的壁虎!
      
      那壁虎也察觉了陆清酒的动静,慢慢的扭过了脑袋,朝着陆清酒看了过来,陆清酒见状不妙,转身欲逃,可下一刻却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破空之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朝着他刺了过来!
      
      陆清酒还未反应过来,便感到腰上一紧,整个人的视线都倒转了过来,他啊了一声,便被那巨大的壁虎用舌头给卷了起来。
      
      壁虎吃东西,向来都是如此,只要用舌头卷住了活物,便要将那活物吃进口中。陆清酒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那巨大的壁虎越来越近,就在他即将被那东西含进口中的瞬间,壁虎却突然僵住了动作,巨大的眼瞳里透出骇然的恐惧。
      
      陆清酒也因此停留在了半空中,光怪陆离的一切让他一时间无法完全消化,但求生的本能还是让他做出了正确的抉择。趁着壁虎愣神的刹那功夫,他掏出了放在自己裤子口袋里的钥匙串,对着缠住他的舌头狠狠的划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吃痛还是因为别的原因,那壁虎竟是真的放下了陆清酒,陆清酒从半空中跌落在地上,看见自己头顶上不知何时浮起了一团浓郁的黑暗。
      
      黑暗之中仿佛隐藏着什么东西,只是陆清酒却看不清楚。
      
      壁虎似乎怕极了那团黑暗,转身跳下屋顶便欲逃窜,但那黑暗却迅速的蔓延过去,将壁虎笼罩住了。
      
      接着,陆清酒听到了如同咀嚼肉类般的声音。被黑暗盖住的壁虎只露出了一小段尾巴在外面,陆清酒便眼睁睁的看着那尾巴不断的扭动挣扎,然后动作越来越小,最后没了动静。
      
      肉类咀嚼的声音也渐渐小了,取而代之的是咬碎骨头的嘎吱声,陆清酒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打算趁着这个功夫离开这里,但刚往前走两步,便感到头脑一阵眩晕,整个人都软在了地上。就在他彻底晕过去之前,他似乎隐约间看见了一只橙黄色的大眼睛……
      
      第二天,陆清酒被敲门声迷迷糊糊的吵醒,他从床上爬起来,呆了一会儿才摇摇晃晃的去开了门。
      
      “怎么啦,清酒?脸色这么难看!”尹寻看见了开门的陆清酒,被他的脸色惊到了,“你昨天半夜抓鬼去了?!”
      
      一提到鬼这个字,陆清酒的脸色更难看了,他道,“我昨天晚上好像做了个很恐怖的梦。”他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屋顶,并没有在上面看到任何被损坏的痕迹。
      
      “恐怖的梦?”尹寻道,“你是不是太累了……”
      
      陆清酒神情恍惚:“有……有可能吧。”
      
      “那今天镇上的集市你还去吗?”尹寻问,“不然在家里休息一天?”
      
      “去吧。”陆清酒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了一点,“我还要买点生活用品。”
      
      “那行,咱们直接走吧,去镇上吃早饭。”尹寻看了眼自己的表,“陈伯他们的车正好要去镇上。”
      
      水府村离镇上挺远的,走路得走一整天,坐车也得花上两个多小时。他们村里就两台小货车,平时村民们想要去镇里了,可以等到车主进货的那天去蹭蹭车,给点车费钱就行。被尹寻叫做陈伯的就是其中之一,他家的田地比较多,这次去镇里是打算买些肥料回来。
      
      两人走到村口,和陈伯打了个招呼就坐进了驾驶室里。
      
      陆清酒给了车钱后尹寻又笑眯眯的递了根烟,陈伯接过来点上,闲聊着问陆清酒想买点什么东西。
      
      “我想养头猪崽子。”陆清酒说,“再买点种子。”
      
      陈伯道:“行啊,镇上有卖猪仔的,到时候我帮你一起挑挑,别被人坑了。”
      
      陆清酒笑着道谢。
      
      接着陈伯又问了陆清酒的近况,得知他准备在这里长期待下去后,又叮嘱了他些需要注意的地方,比如地得马上耕了,这样才好下种,农耕就讲究个时令,浪费时间错过了春天,就得等到下个季度了。
      
      陆清酒听着,时不时点头称是。这远亲不如近邻,水府村本来就小,大家有个什么事儿都能互相帮衬着。
      
      小货车驶过山路,到达了镇上的集市。和夜晚的寂静不同,白日的小镇热闹非凡,道路两边都是卖各种各样玩意儿的小商贩,有吃的有用的,还有许多种子和家畜。
      
      陈伯说自己要先去备货,让尹寻和陆清酒先把自己要买的东西买了,然后三人再在卖猪仔的地方集合。
      
      陆清酒点头称好,和尹寻一起进入了集市里。
      
      “你想吃什么?”尹寻道,“那家小笼包味道挺好的。”
      
      陆清酒说:“那尝尝?”
      
      尹寻道:“哎,走着。”
      
      陆清酒跟着尹寻到了集市旁的一个小店,点了两笼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又要了两碗豆浆和两根油条。
      
      陆清酒夹起小笼包,咬了一半便嗯了声:“好吃。”这小笼包是酱肉馅的,皮薄馅大,咬开就是充盈的肉汁,里面还放了切碎的藕丁,冲淡了肉的油腻感,味道很是不赖。
      
      “好吃吧!”尹寻道,“每次我来他家都能吃个几笼,这个蘸料你试试?”
      
      陆清酒闻言便又沾了沾蘸料,蘸料里面有辣子有醋还撒了葱花,沾上之后又是完全不同的味道,香辣可口肉香浓郁,让人根本停不下来。
      
      陆清酒满足的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你一个人能吃多少啊?”
      
      “我?”尹寻道,“三四笼没问题……就是吃多了不好吃午饭。”
      
      “噢。”陆清酒又夹了一个,正准备往嘴里塞,却感觉到了一股目光停留在了自己的后背上,他疑惑的扭头,竟是看见一个白衣男人站在他的身后,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那男人的长相陆清酒再熟悉不过,正是那天他坐出租时在山路上遇到的那个男人。
      
      “你……你好。”被这样的眼神盯着,陆清酒默默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你……”他想要说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头。
      
      谁知就在他犹豫的时候,男人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
      
      尹寻小声道:“这谁啊?”这男人长相俊美,眼角微微下垂,一副慵懒的模样,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弧线,所有的注意力似乎都在陆清酒身上……不,不是在陆清酒身上,尹寻反复确认后,才发现男人似乎在盯着陆清酒面前的小笼包看。
      
      陆清酒:“……”他也发现了男人的目标,于是犹豫片刻后,客气的问了句,“吃吗?”
      
      男人看了眼陆清酒,果断的点点头。
      
      陆清酒便赶紧又叫了两笼小笼包,男人也不用筷子,伸手拿起一个便往嘴里送去,陆清酒本来还想提醒他小笼包有些烫,但看他这模样,似乎完全没有被影响到,一个接一个,动作不见片刻停留。
      
      陆清酒在旁小声的问了句:“好吃吗?”
      
      男人动作一顿,点点头。
      
      陆清酒:“还要吗?”
      
      男人又点点头。
      
      陆清酒便又叫了两笼,他虽然不知道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但是那天晚上他隐约感觉就是眼前的人救了他一命。
      
      一笼,两笼,三笼……面前的蒸笼叠的越来越高,尹寻的眼睛也瞪的越来越大。
      
      “卧槽,他都吃了二十笼了。”尹寻毛骨悚然道。
      
      陆清酒强作镇定:“没事,他应该不会撑坏的。”
      
      尹寻:“这是撑坏的问题吗……”
      
      陆清酒:“那是什么问题?”
      
      尹寻:“你身上带够了钱没有……”
      
      陆清酒:“带够了……吧?”
      
      这里小笼包一笼八个十二块,白衣男人吃了快二十笼了,陆清酒怀疑他再来个二十笼也没什么问题,于是他只能摸着自己的钱包安慰自己四百多块买条命还是很值了。
      
      男人吃的太多,连带着周围的人都朝这里投来了诧异的目光,陆清酒和尹寻已经看着面前高高的蒸笼哑口无言,最后就在陆清酒让老板再上五笼的时候,男人才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了。
      
      “饱了?”陆清酒道,“你不用担心,这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吃饱了再走啊。”
      
      “吃饱?”男人闻言,忽的扭头认真的盯住了陆清酒,“我好久都没有吃饱了。”
      
      陆清酒:“……”
      
      男人道:“你能让我吃饱吗?”
      
      “哈哈,我努力一下?”不知为何,被男人那双黑色的眼睛盯着,陆清酒后背上居然起了一层白毛汗,他也不敢直接推脱,于是只能比较委婉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哦。”男人道,“那挺好。”
      
      陆清酒松了口气,但这口气还没完全松下去,男人就来了句:“我叫白月狐,我会来找你的。”他伸出手将一个小小的布袋扔在了桌子上,“这是订金。”
      
      陆清酒愣住,然而就在他愣住的片刻功夫里,男人已经站起来,就这样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这是什么?”尹寻有些好奇的摸过了桌子上的口袋,“这是什么,不会是钱吧?”
      
      陆清酒把口袋打开,一看到里面的东西表情就僵住了,半晌没吭声。
      
      尹寻看见陆清酒的表情很是奇怪,支了个脑袋凑过去也看见了黑色布袋里的东西,呆了呆:“这是什么?虫子?”
      
      陆清酒摇摇头,但也没有再解释布袋里的到底是什么,而是顺手把袋子给封上了。或许其他人认不出来这东西,但陆清酒可是清楚的很——那是一根壁虎的尾巴,还在微微跳动,似乎是刚从壁虎身上截下来的。他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一切果然不是梦。
      
      尹寻在旁小声的嘟囔:“那男的说要来找你,是在开玩笑吧?”
      
      陆清酒瞅了尹寻一眼:“是……吧。”
      
      两人说完这话对视一眼,却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某种担忧的意味,他们两个都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男人走后,陆清酒拿着自己的钱包镇定的去结了账,然后跟着尹寻决定去挑点家里需要种的种子。
      
      陆清酒家里一共有八亩田地,全都租给别人了,今年有两亩租期到了,陆清酒便准备先种些菜供自己食用。
      
      “那你种什么呢?”尹寻问。
      
      “什么都种点吧。”陆清酒对种田没啥心得,想着今年就先拿两亩地练练手,“玉米番茄黄瓜什么平时吃的多的。”
      
      “行啊。”尹寻一边问一边给陆清酒挑种子,“你刚开始啥都不懂,先练练手也行,反正两亩地不算多。”
      
      陆清酒点点头,两人便各种种子都选了一些,让老板包起来装进了背包里。
      
      选好种子后,陆清酒又去买了些生活用品,比如厨房里的锅啊还有调料什么的,尹寻又叫他去买点纱窗把窗户糊上,这夜里的蚊子可毒了。
      
      陆清酒则表示自己完全没有被蚊子咬。
      
      尹寻还是不信,之前可以说是巧合,但这都几天了陆清酒还好好的,那可真是邪门了。谁知道找遍了陆清酒的手臂,他都没有发现一个蚊子叮出来的包,于是只能含恨表示这些蚊子可真是山猪不会吃细糠,皮肤光滑的陆清酒不咬,要来咬他……
      
      陆清酒站在旁边却是想起了自家屋顶上那只巨大无比的壁虎。嗯,好像壁虎的主食,就是蚊子吧。
      
      把该选的东西选好了,差不多也到了去找陈伯的时间。
      
      陆清酒和尹寻提着东西去了集市旁边卖猪仔的地方,这地方是个小型的牲畜交易市场,陆清酒一进去就看见一家卖小牛犊的。
      
      尹寻道:“走这边,你准备买几头?”
      
      “两头吧。”陆清酒道,“一头太孤单了。”
      
      尹寻闻言脚步停顿片刻,看向陆清酒,认真道:“我有个事情提醒你,你买猪回去可千万别给它起名字。”
      
      “这我知道。”陆清酒说,“取了名字就有感情了,你小时候不就给你家猪取了个名字叫小花吗。”
      
      “是啊。”尹寻陷入回忆,感慨道,“我那时候可喜欢小花了,每天都给它打最嫩的猪草。”
      
      陆清酒:“是啊,最后小花被你爸宰了你还哭了一下午,对了,他们是怎么哄好你的?”
      
      尹寻:“给我做了一碗红烧肉。”
      
      陆清酒:“……”
      
      尹寻:“真香。”
      
      陆清酒:“……”这他妈也行。
      
      两人说着话到了买猪仔的地方,看见陈伯已经在和卖猪仔的老板聊天了,陈伯看见陆清酒他们来了便招招手,唤道:“这里来!我给你挑了两只!”
      
      陆清酒走过去,看见陈伯身边已经捆了两只粉嫩嫩的小猪仔,小猪仔刚出生不久还挺干净,粉粉嫩嫩的躺在地上正哼哼唧唧,看起来倒是很是可爱。
      
      尹寻在旁边看着猪仔来了句:“真嫩啊……”
      
      陆清酒:“……你想起了小花吗?”
      
      尹寻:“伤心往事莫再提。”
      
      陆清酒心想你吃红烧肉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这批猪仔质量不错。”陈伯说,“自家养的猪数量少,也不用讲究那么多,你是自己吃还是拿来卖肉啊?”
      
      “自己吃。”陆清酒道。
      
      “哦,那行。”陈伯点点头。
      
      现在养猪的规格严了,超过一定的数量就得办养殖证,不过像他们在水府村那么偏远的地方倒是没有那么严苛的规定,特别是陆清酒这样养来自己家吃的就更是了。
      
      对陈伯挑的猪很满意,陆清酒掏出钱包准备付款走人时,却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凄厉的猪叫,这叫声十分凄厉刺耳,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
      
      “那是什么?”陈伯疑惑道,“老板你搞了野猪仔啊?”
      
      卖猪的老板摇头道:“哪里是我去搞的,就是前两天在马路边无意中捡到的,好像是被车撞晕了,喂它东西也不吃,看着活不了多久了,就想着拉来卖了算了。”
      
      “野猪啊?”陆清酒来了兴趣,道,“能看看吗?”他还没见过真的野猪呢。
      
      老板挥挥手示意陆清酒自便。
      
      几人便朝着猪叫的地方走了几步,看见围栏的角落里缩着两团黑乎乎的小肉球,稍微大点的那团肉球此时正发出凄惨的叫声,陆清酒和它的目光对上,竟是发现那双不大的眼睛里含满了悲伤的泪水。
      
      “它这是在哭啊?”陆清酒没想到猪也这么有灵性。
      
      “是吧。”尹寻道,“不过这东西是野猪吗?怎么这么小就有獠牙了。”正常情况獠牙是慢慢发育出来的,不可能在一出生的时候就有。
      
      “是啊,这猪长的有点奇怪,可能是变异了吧。”老板在旁边没把这当回事儿,“而且是一公一母呢,母的也有獠牙。”
      
      那两只肉团子本来缩在角落里,此时却好似听懂了他们的对话似得,都开始朝着这边张望,嘴里的叫声也小了点,也不知是不是陆清酒的错觉,他竟是听出了一点讨好的味道。
      
      “老板,这两只猪你打算怎么处理啊。”陆清酒问。
      
      老板说:“他们不肯吃东西,实在是卖不出去就杀了吃肉呗。”
      
      陆清酒道:“这么小能有多少肉啊。”
      
      老板道:“怎么,你想买?”
      
      陆清酒道:“看着两只可怜,我问问能不能我加点钱,你把这两只一起卖我算了。”
      
      老板有些犹豫。
      
      陈伯在旁边搭腔道:“老徐,这猪本来就没几个肉,看着还病恹恹的,吃着也不放心,还不如便宜卖了看能不能养活呢。”
      
      被老顾客这么一劝,老板松了口,答应把两只黑猪仔搭在一起便宜点卖给陆清酒。陆清酒付了钱,把黑猪仔从圈里提出来,和其他两只猪仔一起放进了陈伯的货车里。
      
      那两只黑色的肉团子似乎还对另外两只猪仔十分的嫌弃,根本不愿意靠近自己的同类。陆清酒坐在旁边看着这两只的小动作,无奈的伸手轻轻揪了一下小的那只的耳朵,道:“都是同类还嫌弃什么?”
      
      小的那只哼哼两声,居然流下了泪水,表情委屈的不得了。
      
      大的那只见状对着陆清酒凶巴巴的哼唧了起来,只是此时它的小身板再凶也就那样,陆清酒伸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道:“你还凶我?可是我把你们两个从那里救出来的,我可是你们的救命恩人,你们就这么对你们的救命恩人?”
      
      尹寻见状哈哈大笑:“酒儿,你和猪说什么道理,它们难道还能听懂了?”
      
      结果话音未落,便看见那只大的小黑猪仔弯下前脚对着陆清酒拜了一拜。
      
      尹寻笑容僵住:“卧槽,这猪成精了??”
      
      陆清酒:“……好像是。”
      
      尹寻:“那……这猪精……”
      
      陆清酒:“?”
      
      尹寻:“好吃吗?”
      
      陆清酒:“……”说实话,当年小花真是死的不冤。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大酬宾,前100后50随机,一人一个小红包~谢谢大家的支持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