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回家卖红薯 ...

  •   陆清酒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他提着沉重的行李本想去打个出租,可谁知出租车司机一听他想去的地方都纷纷拒绝了。
      
      “水府那地儿太偏了,不去。”出租车司机上下打量着陆清酒,眼神里多了点警惕的意味。
      
      陆清酒被打量的莫名其妙,他道:“师傅,加钱也不去吗?”
      
      司机犹豫片刻:“你是从外地回来的?”
      
      陆清酒点点头:“对啊,A城回来的。”他说着指了指自己旁边的行李箱。
      
      司机看见了陆清酒的行李箱,咬牙道:“你加多少钱?”
      
      陆清酒算了算路程,道:“两百行吗?”
      
      司机这才松了口:“行吧,你上来。”
      
      陆清酒心里一松,赶紧把行李放进了后备箱,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这会儿时间已至凌晨,街道上空空荡荡,只见偶尔开过几辆匆匆忙忙的出租,刚刚入春的天气还有些凉,穿着短袖的陆清酒搓了搓自己有些发凉的手臂。
      
      这里离A城很远,属于本省远郊,经济发展远没有A城好,周围大多都是比较低矮的建筑,透出一股子陈旧的味道。
      
      司机往前开着车,嘴里问着些有的没的,陆清酒一答一回,这才知道了司机不愿意去水府的原因。
      
      水府是个比较偏远的村落,离他们的县城还有段距离,前段时间那儿死了两个出租车司机,凶手至今都还没被找到。后来又有些谣言说那两个司机根本不是人杀的,是因为冲撞了脏东西,所以这一片的出租车司机都不爱去那儿了,特别是这黑漆漆的大晚上……
      
      要不是陆清酒加的这两百块钱,他今天还真得在县城住上一晚上。
      
      “从A城回来做什么呢?”司机看着前面,和陆清酒聊天,“老家在这儿吗?”
      
      陆清酒道:“是啊,在外面不顺,干脆辞了职,想着家里不还有几块田么。”
      
      司机道:“这穷乡僻壤哪有那么好玩,年轻人,我看你在这儿待不下去。”
      
      陆清酒闻言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应声。这次回来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非一时的意气之举。
      
      车一路往前,驶过窄小的乡间小路,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偏僻,到最后周围一点亮光也看不到,只余下无尽的夜色。
      
      陆清酒坐了一天的火车,和司机聊了一会儿便有些困了,眼睛一搭一搭马上就要睡着的时候,司机却是突然来了个急刹车。
      
      陆清酒猛地惊醒,疑惑的问了句:“怎么了?”
      
      “你……你看得到前面那东西吗……”此时司机的脸色难看的要命,眼睛瞪的溜圆,浑身上下还在微微颤抖,一副随时可能会晕过去的模样。
      
      “什么?”陆清酒一愣,朝着前方看去,当他看清楚了车辆前面的东西时,也和司机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只见狭窄的山路上飘着一个白色的东西,因为距离有些远,看不太清楚,但依稀可以看见应该是个人……
      
      “这是什么玩意儿?”司机的语气简直像是要哭出来了,要不是这里实在是太窄没法倒车,他估计会马上掉头就跑。
      
      陆清酒:“……”
      
      “啊啊啊啊,那玩意儿飘过来了!”司机吓的一把抓住了陆清酒的手臂。
      
      陆清酒:“你冷静一点,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他刚说完这话,身边的司机又惨叫了起来,道:“那东西在朝我们靠近!!”
      
      陆清酒朝前看去,发现那白色的人影居然真的在朝着他们靠近,身侧的司机叫的跟杀猪似得,这么一搞还真颇有点恐怖片里的气氛。
      
      “那好像是个人啊!”不过白影靠近了,陆清酒却是看清了那白衣的的确确是个人,虽然长相看的不太清楚,但应该不是什么怪力乱神的东西。
      
      “是个人。”陆清酒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快被司机抓断了,嘴里嘶嘶道,“师傅,您别抓我了,那真是个人。”
      
      “人?”司机似乎冷静一些。
      
      人影缓缓的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借着车灯,陆清酒终于看清了白影的模样,这竟是个穿着一身白衣的男人,模样十分俊美,脸上没什么表情,脚步停在了出租车副驾驶的位置旁。
      
      “先生?”确定这是人而不是什么奇怪的脏东西,陆清酒心下微松,他将车窗摇下,露出半张脸,开口道:“这么晚了这地方又这么偏,你有什么事情吗?”
      
      那男人看了眼陆清酒,又看了眼陆清酒旁边瑟瑟发抖的出租车司机,微微笑了笑,道:“没事,我晚上睡不着,出来找点东西吃。”
      
      陆清酒心想这么晚了你在这荒郊野岭能找到什么吃的,不过哪里都有怪人,他也不好对人家的爱好置喙,于是便礼貌的笑了笑:“是么,那你注意安全。”
      
      男人闻言,却是忽的伸出手在出租车门上拍了一下,随后便转身离开,身影渐渐隐没在了黑暗的夜色里。
      
      直到他消失,陆清酒左边的司机才再次打起了火,继续朝着目的地开去。只是他大约是被吓狠了,后面半程路几乎都没怎么说话。
      
      陆清酒倒是没把这个插曲放在心上,他下车后给司机道了谢,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块钱递给了司机。
      
      司机接过钱一句话也没说,开着车就走了,一副被鬼追的样子,看起来应该是很久也不会再接到水府村的单子了。
      
      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模样,陆清酒哑然失笑。
      
      这天正是最黑的时候,周围的建筑隐匿在黑暗之中,只听得到静谧的虫鸣声,陆清酒拖着行李,凭借着记忆,朝着自家老屋的位置走了过去。他已经三年没有回来了,最近的一次还是参加姥姥的葬礼。之后老屋就荒废了下来,也不知道此时变成了什么模样。
      
      周围的建筑略微有些变化,但大致方向还是对的,走了二十多分钟,陆清酒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老屋果然如他所料的那般一片荒芜,红色的大门上,挂着锈蚀的锁,陆清酒掏出钥匙,插进去扭了好几下才把锁打开,伸手一推门,便有大片大片的灰尘落下,让他情不自禁的咳嗽了几声。
      
      “好久没回来了。”低低的念叨了一句,陆清酒打开了一层小楼的门,看见了屋子里的摆设。
      
      因为提前说要回来让邻居帮忙交了电费,所以还是有电可以用的,陆清酒打开了电灯,看清楚了屋内的摆设。
      
      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和他记忆中的几乎别无二致,只是所有的家具上面都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灰,陆清酒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床铺,便想着先在这里凑合一晚上。他躺在硬硬的木床上,看着头顶上挂满了蛛网的天花板,想着明天得多花点时间把屋子打扫一下……
      
      鼻腔里充斥着陈旧的气味,陆清酒睡了过去。
      
      第二天,陆清酒睡到九点多才自然醒。灿烂的阳光透过窗户投射在他的身上,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了充斥在光线中的无数微小尘埃,他坐起,揉了揉眼睛,甩掉了朦胧的睡意。
      
      陆清酒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开始整理屋子。
      
      几年没有住,屋子需要彻底的打扫一遍,早些年水府村连自来水都没有,还得村民们去山上挑,好在前两年政府出资帮这里通了水,省了不少麻烦。
      
      陆清酒在屋子的角落里找到了已经挂满蜘蛛网的扫帚,正打算撸起袖子清理一下,却感到手臂上一阵刺痛,他有些疑惑,撸起了自己左手的袖子,在看清了自己左手疼痛的部位后,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他的左手手臂上,出现了五个紫红色的圆印,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显得格外醒目,他用手轻轻碰了一下,便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在哪儿碰了?”陆清酒嘟囔了句,“还是被虫给爬了?”他有些迷惑,仔细思考后,脑子里冒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好像昨天晚上碰过他手臂的……就只有那个出租车司机,难道是那司机太过害怕,所以把自己的手臂上抓出了这么个印子?
      
      陆清酒干笑一声,觉得自己的设想有点扯。
      
      不过这几个印子似乎除了疼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影响,陆清酒看了一会儿,便放下袖子开始继续打扫房间,他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咚咚咚。”大约十点左右,正在低着头扫地的陆清酒听到了敲门声,他走到门边,拉开一看,却是在门后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小酒儿,回来啦,昨天晚上到的吗?”和陆清酒打招呼的是个比陆清酒略微有些矮的青年,他一笑,露出一枚俏皮的虎牙,“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陆清酒看见青年,也跟着笑了起来:“小寻,好久不见。”
      
      眼前这人名为尹寻,正是陆清酒幼年时的玩伴,但自从陆清酒离开水府村后,两人就已许久未曾见面。
      
      “昨天晚上到的太晚了,就没和你说。”陆清酒扬了扬手里的扫帚。
      
      “哦。”尹寻点了点头,“你在打扫卫生?我来帮你!”
      
      陆清酒道:“你家农活做完了?”
      
      尹寻说:“差不多了,昨天刚把秧子插下去,下个月才上肥。”
      
      陆清酒笑道:“行啊,那就麻烦你了。”
      
      尹寻挽起袖子,拿起一块旧抹布开始帮陆清酒清理家具,一边做事一边和陆清酒聊天。
      
      两人虽是幼年玩伴,但也许久未曾见面,倒有说不完的话题,尹寻还是有些奇怪陆清酒为什么要从大城市辞职回到这里。
      
      陆清酒诚恳道:“我老板和我说,工作如果不刻苦,不如回家卖红薯,我想了想觉得好像回家卖红薯也挺好的,就回来了。”
      
      尹寻:“……真的假的。”
      
      陆清酒瞪着他那双眼皮的大眼睛:“真的。”
      
      尹寻:“……”他假装信了。
      
      两人搞了一上午的卫生,屋子大致被清理干净,尹寻见时间差不多了,便招呼着陆清酒一起去村里的小饭店吃午饭,陆清酒欣然应允。
      
      水府村是个很小的村庄,村头吵架村尾都能听见声儿,这村里也没什么商业,就开了两家小餐馆,一家卖家常菜,一家卖各种口味的米粉。
      
      “你才回来,想吃什么?我请客!”尹寻大咧咧道。
      
      “吃米粉吧。”陆清酒小时候也吃过那家的米粉,味道很好,现在想起来颇有些怀念的感觉。
      
      “行啊,走着。”尹寻带着陆清酒朝着米粉店去了。
      
      那米粉店老板看见尹寻打了声招呼,又看到了站在他旁边的陆清酒,上下打量一番后,才有些不确信的问了句:“这是陆家的那个小孙孙?都长这么大啦!”
      
      陆清酒笑着点了点头。
      
      “佘叔,要两个牛肉粉,多放辣子。”尹寻说,“再给我加一把韭菜,清酒你要吗?”
      
      “行啊。”陆清酒也吃韭菜。
      
      老板哎了声,便转身进屋煮米粉去了。
      
      陆清酒则观察起了这间小店,这店不大,桌子都是摆在外面地上的,摆设虽然陈旧,但打理的非常干净,看着并不让人觉得脏乱。陆清酒收回目光时,却看到桌子底下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这东西速度极快,陆清酒只能勉强认出外皮是红色的,似乎是什么昆虫。
      
      “在看什么呢?”尹寻问道。
      
      “好像有只虫子。”陆清酒回道。
      
      “虫子?”尹寻说,“是啊,这春天到了,虫子越来越多,待会儿我去家里拿点草药给你,你拿回家点上吧……你昨天晚上就睡在那儿居然没被咬啊?”
      
      陆清酒摇摇头:“没有啊。”
      
      尹寻闻言眨眨眼睛,顺手把自己的裤腿撸了起来,只见他腿上三五个红色的包十分醒目,尹寻道:“哝,昨天晚上我就在外面走了一会儿,就被叮了一腿的包。”
      
      陆清酒想了想:“可能是我运气好?”
      
      尹寻咧开嘴笑了起来,唇边那颗俏皮的虎牙格外可爱:“可能吧。”
      
      两人正聊着天,老板把煮好的米粉端了上来,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陆清酒拿起筷子,尝了第一口便感叹道:“还是小时候的味道啊。”这米粉没加食用胶,吃起来软糯弹牙,吸附了骨头高汤的味道,味道浓郁鲜美,里面的调料很简单,上面还撒了一把炒的焦香的辣子和绿油油的韭菜。韭菜被高汤烫熟之后十分清香,正好抵消了骨头汤的油腻感。
      
      两人本就有些饿了,食物一上来就不再说话,只剩下吃米粉的声音,等到陆清酒把一碗米粉全吃完了还喝了几口汤,才满足的长叹一口气。
      
      “好饱啊。”尹寻打了个嗝,满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好吃。”陆清酒也挺满足的,他擦了擦嘴,随口道:“对了,昨天我到这边的时候打了个出租,听出租车司机说这边死了两个出租车司机了?”
      
      “哦,你说这个啊。”尹寻说,“是啊,是没个两个了,不过不是司机是乘客啊。”
      
      陆清酒:“……”
      
      尹寻没注意到陆清酒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只当聊八卦似得道:“不过也不一定是死了,尸体还没找到了,只找到了他们的行李。”
      
      “不是水府村的人么?”陆清酒问。
      
      “不是。”尹寻说,“是别的村的,只是要路过水府村……你问这个做什么?”
      
      陆清酒道:“哦,只是听别人说了一点。”
      
      尹寻不以为意:“咱们水府村的治安还是挺好的,连个小偷小摸都没有,比其他地方强多了。”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回到了屋子,清洁才做了一半,还得继续呢。
      
      这一天下来,老宅总算是有了个人能住的样子,只是院子还需要再多花点时间打理一下。
      
      老宅其实挺大,加上后院几乎是栋小别墅了,只是因为常年没有居住,所以能住人的房间比较少,不少屋顶和墙壁都需要重新加固一下。
      
      老宅的后院还有一口井,傍晚的时候的陆清酒去井口看了看,发现井里还有水,似乎还能继续使用,只是上面打水的绳索已经老化,得换一根。
      
      “我还记得小时候经常用这水冰西瓜呢。”尹寻坐在井口边上,支着脑袋往里面看,“你这次回来准备干点什么啊?种地吗?”
      
      “养点动物种点田吧。”陆清酒道,“我还有点积蓄,到时候把旁边的牲畜棚修一下……”
      
      这村里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养点动物,鸡什么的是常备,条件好的还会多养几头猪或者牛。
      
      “行啊。”尹寻道,“我明儿和木匠说一声,让他来你家把棚子给修好,你要买什么?过几天镇上赶集,咱两可以一起去瞅瞅。”
      
      “好,谢谢你了。”陆清酒感激道。
      
      “客气。”尹寻摆摆手,有些无所谓的说,“咱两这关系,还说这个干嘛,天不早,我就先回去了。”
      
      “好。”陆清酒道,“注意安全。”
      
      尹寻转身出了院子门,陆清酒看见他走远了才重新回到了自家老屋里。
      
      老屋虽然有电视机,但还没开信号,陆清酒只好拿出手机爬上了床,点开APP看起了新闻。
      
      他看了一会儿,却是忽的想起了什么,手指点开了搜索栏,在搜索栏里输入了几个字:水府村出租车乘客失踪。片刻后,搜索结果便跳转了出来,陆清酒把新闻大致的浏览了一遍,发现这新闻和尹寻说的差不多,只是细节要更详细一些。大致就是一些人突然失踪,家属报警,最后在水府村附近找到了他们丢失的行李,接着经过警方的调查,发现这些人都是上了一辆出租车……
      
      看到这里,陆清酒放下了手机,挽起自己左臂的袖子,被袖子遮掩住的肌肤上,五个紫色的圆点清晰可见。
      
      陆清酒伸手碰了一下,嘴里轻轻的嘶了一声,这红点还是疼的厉害。他此时已经意识到昨天晚上那个出租车司机似乎有些不对劲,但幸运的是他安全的离开了出租车,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陆清酒想着想着,睡意便涌上了心头,白天忙了一天,他也有些累了,闭上眼睛几乎是片刻的功夫便睡了过去。
      
      这种睡眠质量他上班的时候想都不敢想,毕竟他们公司可是要求员工二十四小时开机,特别是他这种做企划的,项目有问题随时都得被叫去公司,虽然工资够高,但人也被搞得心力憔悴。
      
      陆清酒本以为自己会一觉睡到天亮,但是到了凌晨左右,他却听到了一种十分微妙的响动。
      
      这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头顶上的瓦片上扒拉,弄的陆清酒头顶咔嚓咔嚓直响。
      
      陆清酒被这响动从睡梦中吵醒,睁开朦胧的睡眼看见了自己头顶上一道微弱的光,这光让陆清酒愣住了,脑子一时间没转过来,等到过了一会儿,他才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眼睛瞬间瞪圆——屋子顶上的瓦片竟是被什么东西给掀开了,皎洁的月光从头顶上洒落在被单上,像是一块滚烫的印记。
      
      “咔擦,咔擦。”头顶上的声音再次响起,陆清酒第一个反应是野猫之类的生物跑到楼顶上去了,可就在他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一个圆形的东西却出现在了屋顶的漏洞处,陆清酒看清了那个圆形东西的模样,那是一只红色的眼睛,瞳孔大张,白色的瞬膜滑过眼球,在上面留下湿润的液体,陆清酒认出,这是一只属于爬行类动物的眼睛。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啦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