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这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既决定正式给双方家人介绍彼此,那就意味着一段感情上升到责任层面,并且是下阶段计划的开始了。
      
      只不过江伽有件事也得提前摆上台面跟她妈妈说道说道。
      
      她妈妈平时性格大方爽利,做事从不犹豫不决,遇到大事也是当机立断。
      
      当年拆迁的时候,很多人聚一块准备拖一些时日,好多拿点赔偿。她妈妈就不,时机挑的一个准,最后反倒那段时间签字的户主得的实惠最大。
      
      之后买房买店做生意哪一样不是在别人还处于观望的时候先下手为强?她们如今日子好过了肯定有不少运气成分在里面。
      
      可她妈妈的理论就是,机会和风险同时摆在眼前的时候,想想最坏的状况,如果能够承担,那就立马出手,一刻都别耽搁,升斗之民的机遇就是一个快字。
      
      先到先得,没听说一股脑随大流往上涌的人能喝着汤的,唯一的用处就是大家都摔下来左右看看周围都鼻青脸肿,互取安慰而已。
      
      江伽的个性和她妈妈简直一脉相承,都带着一种略带偏激的决断力,这种性格是好是坏先不论,反正江伽是无法理解她妈妈唯独在这件事上面小心翼翼的样子。
      
      她也明白这是她妈妈将她的立场和感受摆在最前面,所以开始举棋不定。
      
      但江伽却不想放任妈妈带着这种纠结继续接下来的事,她想让她用理所当然毫无顾虑的坦荡去看待这一次的婚姻。
      
      所以江伽走过去,认真的坐在她妈妈身边道“我就不说我这里没关系,不用替我考虑太多的话了。因为就算我这么说,你该操心的一样操心。”
      
      “那咱们就来捋捋,以后要是两家人变成一家,有哪些是你顾虑事。”江伽见她妈要开口,忙强调到“相处问题就不用说了,你知道我不会被人欺负。”
      
      江妈嗔了她一眼“你倒是调/教起你妈来了。”
      
      不过鉴于女儿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江妈很多事也愿意跟孩子商量,并不是一味让孩子万事不愁的家长。
      
      虽然让孩子操心这种事有种立场颠覆的尴尬,但江妈想了想,觉得涉及到女儿的切身利益还是让她心里有数的好。
      
      “你也知道你陆叔叔家里孩子多对吧?”
      
      “知道,说是有四个儿子呢。”江伽回答“只不过年龄应该和我相差不大吧?快要成年的子女你担心什么?就算性格不合处不好,也不用处多长时间。”
      
      “我哪里担心这个,你叔叔的条件你也知道,他成天的蹭着老板的车上下班看着体面,可四个孩子要养呢,能轻松到哪里去?”
      
      “加上你就是五个孩子了,不是你妈自私,让我养孩子我也愿意的,你陆叔也不是指着娶老婆伺候一家子的无赖,既然决定当一家人就不能计较太多。”
      
      “可你们几个孩子都这一两年的功夫上大学,要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你的那份不管怎么说妈已经给你存好了。”
      
      “可要是你叔那边不够,我能眼睁睁看着?有句话叫不患寡患不均,妈倒是不怕累点,你陆叔也是个肯忙碌的,两个人一起使力总有办法把你们几个孩子供出来。”
      
      “就是这时机不对,你还小不知道一个家庭分配资源的时候容易起龌龊,这还是原生家庭呢,咱们这样的,妈真怕到时候结个婚反倒坏了情分。”
      
      最后她叹了口气“也是穷,要是有钱,孩子们人人不用操心前途,也不至于这样。”
      
      江伽知道她妈所顾虑的都是现实,她们受过穷困的欺侮,所以知道这玩意无孔不入的威力。
      
      妈妈和陆叔这一两年只是谈恋爱,没有任何经济牵扯,一切当然岁月静好。
      
      可两人都经历过岁月的纷争,肯定不会像年轻人一样对婚姻现实抱着不切实际的侥幸。
      
      其实以他们的人生阅历来说,江伽根本就没有插话的资格,毕竟她的所有观念还建立在未经考验的想当然上。
      
      可她仍然道“你看前几天不是还有新闻说那什么赌王子女的财产纷争吗?也有家里几个子女为每个月那几百块的赡养费打官司的。”
      
      “真要打心里不明白的,有钱没钱都有事,咱们这样的不挺好的?”江伽看着她妈妈“关键得看陆叔叔自己是不是明白人。”
      
      “说白了我的希望是你们俩好好的,叔家里的那几个,包括我,谁能陪你们走一辈子?都是这么大的人了,要真有那种不着调的,你管他去死?”
      
      江伽的想法在别人看来恐怕幼稚且想当然,家族亲人有几个做得到毫不拖泥带水的?
      
      可她能,她早在很年幼的时候就明白了血脉亲缘的纽带连接的恶意,这也是她性格中尖锐且无所顾忌方面的成因。
      
      江妈最是了解自己女儿,当然知道她怎么想的。
      
      这番谈话明显不可能就此打消江妈的顾虑,不过女儿的态度已经摆出来了,那自己这边想太多也是无益。
      
      毕竟两边还没正式见面呢,谁都没办法下定论。
      
      江伽问他们到时候在哪儿见面,妈妈说了一个酒店名字——
      
      “去那里?那里不是贵得要命吗?”江伽立马上网查了查,就最普通的人均消费都高的吓人“陆叔这也太——”慎重了吧?
      
      “我也说过他,不过他说可以签单,估计他们公司有这块的福利吧。”江妈挥了挥手“放心,他不是没分寸的人。”
      
      这种会面算是比较讲究的正式场合,慎重对待也算是双方互相尊重。
      
      可那样的地方显然超出了她们的预期,江伽想着是不是最好买条新裙子?
      
      回到房间后江伽准备刷会儿微博然后睡觉,就看到微信里有好几条消息提示,其中一个还是红包。
      
      江伽收了红包,往下一翻,前几条是打招呼的,江伽没看手机也没人理,不过对方倒是挺自来熟。
      
      明明没有回复,下面却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话题了。
      
      他发了几张连衣裙的照片过来,问她哪一张好看。
      
      江伽点开大图一看,她虽然平时一般穿的都是淘宝X十九块九包邮的爆款,但是这年头只要一机在手,就算不刻意关注也会知道今年哪些品牌又出了什么让人惊艳的款吧。
      
      更何况女孩子就是翻到明星的图片,如果衣服好看也会多瞟两眼。
      
      这些图片有几条看起来还挺眼熟的,反正就是一条顶她们家整个家当系列。
      
      江伽心说贫穷真是限制了她的想象力,那家伙该不会是给她发红包的时候正好在把妹,然后就顺道问她吧?
      
      这把妹成本在她看来可真无法想象。
      
      她翻了翻照片,把一张浅粉色面料璀璨,表面覆了一层薄纱的连衣裙回传回去——
      
      【这条好看!】
      
      一瞬间,催眠自己消费了一条顶级品牌高定的快感陡然升起,不知道哪个小姐姐被她包养了。
      
      江伽傻乐了两秒,就看到那边居然又回复了——
      
      【鞋子呢?】
      
      接着又发了一些鞋子的图片,色系和款式和刚刚那条裙子都挺合适。
      
      江伽心想这家伙品位不错啊,很多男孩子对于高跟鞋的审美真说起来都辣眼睛。
      
      不过她不怎么穿高跟鞋,而且鞋子这玩意儿不比衣服,旁人的参考价值真的没什么用。
      
      可既然刚刚的事都回复了,这会儿也不好矫情,她便选了一双最顺眼的传了回去。
      
      本来以为这事就算完了,谁知几秒之后对方的又回复了——
      
      【行,三围和鞋码告诉我。】
      
      江伽看了这句话整整十秒钟,眼睛一眯——
      
      【你说谁?】
      
      【当然是你,难不成这玩意儿我能穿?】
      
      江伽差点被气笑了,果然她是脑子抽了才在微信上搭茬——
      
      【你该庆幸我不会钻网线,有多远滚多远!】
      
      打完这行字江伽就把人拉了黑,顺便删了聊天记录。
      
      白天看起来还是个正常人,果然一到网上男人的面目就不能看,晦气死了。
      
      陆辰希正拿着平板翻配饰的图片,回过头就看到老三佑希死死的盯着手机,表情是被挑衅后的恼怒还有不得要领的茫然。
      
      他踹了踹弟弟“你傻在这里干嘛?尺寸问出来没有?”
      
      坏脾气,也就是陆佑希不可置信到“她骂我!”
      
      “她凭什么骂我?”说着声音就变大了“谁特么稀罕一样,我乐意的吗?还不是你说一个人找款式又发信息手忙脚乱我才帮忙的。”
      
      陆辰希忙把手机拿回来,就看到已经被拉黑了,然后看着最后两句对话,面无表情的看着弟弟。
      
      桃花眼中满是‘一起生活这么久,你居然还能刷新我对你智障程度的认知’的鄙夷——
      
      “话是这么问的?要不是隔着网线人家抽你一巴掌都是轻的。”陆辰希头痛到“啧!我都不敢轻易对女孩子说这种话,你可真能干。”
      
      陆佑希恼羞成怒到“你居然有资格说我啊?下午谁对别人头发动手动脚的?你都没被抽凭什么到我这里就被骂?”
      
      “行了,我怎么可能跟你争论关于语言的技巧和把握的问题?”陆辰希睨了老三一眼“要是跟你说你就能开窍,早在十年前就不会犯这种错误了。”
      
      见他还要顶嘴,陆辰希不耐到“你是不是还要跟我杠?刚才发消息用的可是我的名义,相当于这会儿在人家眼里我才是那个流氓,你确定真的要算算是谁替谁背锅?”
      
      陆佑希只得啧了一声“那人家不领情呢,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管了。”
      
      说着就出了房间,可没到几秒又气势汹汹的回来,一把抢过他哥手里的手机——
      
      “这次我的账号加她,我就不信这点破事还难倒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桃花眼=陆辰希,坏脾气=陆佑希,分别排行二三。
    本文更新时间一般在每天上午九点!因为前几章没有写顺,有可能卡文晚点,写顺了就不存在这个状况了。
    新的新的小天使放心入坑,看过我文的都知道银桑我的坑品还是有保证的,一旦开文基本不会请假。
    感谢QzukunftQ的打赏,么么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