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本来这疑问是不会问出来的,如果不是有人挑事莫名其妙的就被帮着出了头的话。
      
      江伽从小到大是个挺能干的人,各种意义上的,有记忆以来是没有求过人的。
      
      但既然作为群体动物,哪有不沾因果的?江伽肯定不会中二到觉得自己没受过别的帮助。
      
      时机问题吧,虽然自己完全有能力处理,但人家先一步就顺手替你做了,这种状况虽非自己所愿,但有时候也不能不承情。
      
      这两人从进来开始,虽然看起来全无计划,可目的性又那么明显。
      
      要是那种一看就属无业游民的混混,江伽还会怀疑自己家最近招了谁的眼。
      
      这种事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他们这条街竞争也不小,绝大部分是正经开店的生意人,但就是有将经营不善归咎于别人的奇葩,上个月她们隔壁的馄饨店还被携带苍蝇的食客在店里大闹呢。
      
      结果报警调监控才发现食客本身有问题,讹诈或者竞争对手指使甚至只是单纯有人看不过眼的原因而已,大家都门儿清。
      
      到最后都没问出背后指使的人是谁,俩食客一口咬定自己不小心,这种最后也就批评教育一顿顶多罚款几百块钱的事。
      
      闹事成本如此之低,所以也不要以为做点小生意就容易。
      
      可这两个和她同龄的少年显然一眼就能排除此列,有这长相气质和浑身的精致感,说人家闹事这不辱没人家的身价吗?
      
      江伽觉得自己也不能免俗。
      
      本来如果他们吃完饭就走,这份疑惑也就会随之消散,谁会一直琢磨自己被多看了两眼是什么原因?
      
      可意外的发酵让这份疑惑陡然就升级了,都已经到这一步,江伽也就索性问了出来。
      
      桃花眼闻言却是意外,眼睛都因为讶异睁大了几分“嗯?这么明显吗?”
      
      江伽用一种‘你认真的?’的表情看着他“难不成你还觉得你们特别低调?”
      
      “对啊!”他理所当然到,无辜的眨巴两下眼睛,明白通透的人设瞬间崩塌“不是普通的像一般客人一样走进来吗?”
      
      说着他那双桃花眼一弯,露出一个戏谑迷人的微笑“难道每一个对你稍加关注的人都会被这么盘问吗?”
      
      “如果这样算的话,这不该是你自己的责任吗?”他从她长长的马尾中勾出一缕头发“因为男性的眼光追逐美丽的女性是生物本能啊。”
      
      江伽这会儿脑子有点方,短短三句话让她对这家伙的人设推翻重建了三次。
      
      第一句她觉得这人虽然聪明,但恐怕有点缺乏一般意义上的常识,这其实不奇怪,每个阶层有其对应的价值观,这家伙对于普通的理解可能跟她不一样。
      
      理解理解!
      
      第二句对于他的倒打一耙,江伽也不见得恼怒,她虽然这么好奇的一下子就问出来了,但这本身就是个尴尬的话题,人家不想回答打太极江伽也识趣不会再问。
      
      可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料到这家伙突然就急转弯让人措手不及。
      
      她一个忙了一中午,出了一身汗刚刚被空调吹干又炒了几锅菜,整个灰头土脸的传菜小妹。
      
      他是怎么若无其事的对她说出那一番话的?还勾头发,她每天晚上回家洗头之前,自己的头发自己都不会摸的——嫌油烟味重。
      
      可想而知这种类似的话对于桃花眼来说是多么轻车熟路,恐怕这种自然而然的撩拨在人家眼里根本只是稀松平常的说话方式吧?
      
      就像有些人天生嘴甜,和人交流下意识的就会赞美,或者有人天生嘴欠,普通一句话就是能避开所有正常表现形式,以让人不悦的方式说出来。
      
      可即便如此,还是感觉“好轻浮!”
      
      最后三个字江伽无意识的脱口而出,然后就看到桃花眼表情和动作一僵,颇有些说完话才发现说错话的懊恼之感。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虽然桃花眼符合教科书式浪漫情节的所以硬件,无奈客观场景不配合啊,反而有种让人窒息的尴尬。
      
      这时候坏脾气收拾完人从外面进来,看到这场面顿时脸色就变了。
      
      他身上还残留着施加暴力之后的戾气,大步走过来,一把打开桃花眼勾住江伽那缕头发的手。
      
      不可置信的瞪着桃花眼到“你疯了?居然对她出手。”
      
      “我不是,我没有……”桃花眼百口莫辩。
      
      “闭嘴吧你,我才不管你怎么想。”坏脾气不耐烦到“你要早说你这么无聊,我疯了才会跟你过来。”
      
      桃花眼显然也不是个任人自说自话的,他眼睛一挑“跟我过来?这么说不对吧?谁昨晚听了老爷子的话回房间掀桌子跟我说要见识见识的?难道不是我被你拉来的吗?”
      
      坏脾气一噎,想了想好像一开始说这话的好像是自己,可嘴上犹不认输道“说的就跟离了你我没法出门一样,才过中午就催着我出来,你可真不情愿。”
      
      得,两个谁都别说谁,被好奇心驱使的家伙半斤八两。
      
      两人突然觉得没意思,一个抱着不善偏激的心情来的,最后却发展为反倒为她解决麻烦,跟傻的一样。
      
      另一个觉得这孩子不按套路出牌,客场作战已经不是影响发挥的问题了,简直是在陌生的空间被牵着鼻子走。
      
      两人讪讪的对视一眼,不禁想到老大之所以一开始就拒绝跟他们一起,就是早料到了现在的状况?
      
      明明什么都没做,就是有种铩羽而归的颓败感。
      
      “等等!”转身准备离开的两人被江伽叫住了。
      
      回过头,看见她对他们伸出一只手,眼神坦荡又理所当然。
      
      两人一怔,随即心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波动。
      
      她是在感谢他们替她解决麻烦吗?这家伙虽然灰头土脸的,可心思意外的坦荡直白呢?
      
      坏脾气的表情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生硬了,他伸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手。
      
      正要说不用谢,就听她到“你把手给我干什么?饭钱呢?承惠40元。”
      
      坏脾气只觉得自己一口气没有上来,差点手劲一重捏折自己手里这只烫手的爪子。
      
      他回头瞪了眼在偷笑得直不起腰的桃花眼“说你呢,给钱!”
      
      桃花眼边笑边摸了摸口袋,然后表情一僵“我,我没带钱。”
      
      “你,这年头谁带钱?”坏脾气觉得他哥恐怕是在耍他“手机呢?”
      
      “就是手机也在车里我才这么说。”桃花眼看着他弟弟“我记得你也没带。”
      
      这特么就尴尬了,迎着那丫头‘长得人模狗样居然吃东西不带钱’的微妙鄙夷眼神,两人觉得自己今天是出门忘了带脑子才会把脸送上门丢给人看?
      
      两人从小到大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窘迫?先欠着或者下次再给这种话这个时候都羞于启齿。
      
      最后还是桃花眼道“要不你把号码给我,一会儿拿到手机就给你转账?”
      
      江伽挥了挥手“算了,就当谢谢刚刚的事。”
      
      可她这样说两人反倒不干了,最终还是把她的微信号抄走,让她一会儿记得接受好友申请。
      
      出了门,桃花眼扬了扬手里的纸条“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坏脾气嗤笑一声“无聊!”
      
      “行,那你别看。”
      
      虽然不见得人人都喜欢玩社交软件,但再贫乏的朋友圈应该也有几张自拍或者家人的合照吧?
      
      老爷子从来都是这么低调,因为工作忙在家的时间也不多,等他真正做好决定的时候他们几兄弟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他们这样的家庭,谈恋爱和准备结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会好奇会忐忑会排斥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坏脾气沉默了一瞬,然后一把抢过纸条“我来加!”
      
      兄弟俩打打闹闹的走出这条禁止车辆通行的街,司机就在路边等着他们。
      
      江伽晚上关店回家洗完澡妈妈都还没回来。
      
      餐饮业虽然供货商多,就她们一个街头小馆,米菜油料还有饮料酒水加上包装易耗,加起来也有快十个供货。
      
      不过再怎么样也不至于从早到晚现在都过晚饭时间了还回不来吧?又不是多大的耗量。
      
      她给妈妈打电话,结果接电话的却是陆叔叔,江伽松了口气,抱怨他们有约就给她发条信息啊,又顺便问他求婚的事情怎么样了。
      
      陆叔叔笑呵呵抱歉,告诉她今天妈妈的态度已经松动了,他再接再厉,江伽便不打扰他们挂了电话。
      
      准备把手机丢开就看到微信里有一条未读信息,她点开看到是好友申请才想起下午那茬,晚餐时间太忙了都忘了。
      
      头像貌似就是自己的照片,跟真人一样璀璨耀眼的样子,微信里出现这种头像根本不会有人相信这是本人。
      
      名字是——‘陆辰希’?
      
      听着像从少女漫画里抠出来的男主角名字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本名。
      
      江伽点了同意申请,便放下手机去厨房准备弄点吃的。
      
      其实在店里吃饭最方便,只不过夏天燥热,忙了一天一时半会儿反倒没什么胃口,每天回家洗完澡一身清凉之后才会有食欲。
      
      吃完饭又看了一阵电视,听见开锁的声音,江伽看了看时间,也不是很晚,妈妈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陆叔叔不上来坐坐?”江伽看只有妈妈一个人,漫不经心的问了句。
      
      “我让他先回去了。”江妈接过她递过来的西瓜,准备咬,却有些欲言欲止的看了看江伽。
      
      “怎么了?”江伽立马坐直,知道她妈这是有事要宣布了。她以为陆叔叔至少得磨一阵子才能让妈妈点头。
      
      毕竟她妈经历决定了她对再一次的婚姻肯定更加慎重的性格,没想到这才两天,就得出结果了。
      
      果然江妈有些紧张的看着她到“你陆叔叔说这两天两家人一起吃个饭正式见见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不要在意文案的变化哈!大纲已经有了,只是我是个文案废,怎么写都有些不满意,所以将就放了一个上来,等申榜之前会得出一个固定文案的,哈哈哈!
    依旧各种求收藏求留言,新文求暖!
    感谢X,QzukunftQ,礼少侠的打赏,么么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