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困境 ...

  •   温浅嬉皮笑脸地回答;“哪能啊,你是长辈,自然得喊一声叔。”
      
      郑建邦还想再端端架子,郑建宏就拆他的台:“拉倒吧,喊你一声叔也就是看你年纪大,一把岁数的老头了,还为难人家没你零头大的小姑娘,能要点脸么,你不也没喊人家村长么。”
      
      听到这话郑健邦果然不和温浅抬杠了,扭头不乐意地和郑建宏呛声:“嘿,就你这白胡子白眉毛的,喊谁老头?再说我又不是不喊,等她让我服气了我再喊。”
      
      郑建国闷闷地来了一句:“人家建宏比你小三个月,喊你老头咋啦。”
      
      郑建邦被一句闷棍敲得,差点跳着脚对骂起来,一群人闹哄哄的,温浅就吃着菜看大伙闹,本来她是不喜欢酒桌上的氛围,这次居然意外觉得不错。
      
      酒足饭饱后,九叔公让郑建国带着温浅去看她的新家。
      
      出门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冬天太阳落山早,温浅也弄不清楚现在是几点,村里也有煤油灯和蜡烛,但一般没事村民不会点,天黑了他们就去睡觉,天亮就起床。
      
      夜风一吹温浅也不觉得冷,她刚刚喝了酒,现在全身发烫,还觉得这风吹着挺凉爽顺服的。
      
      郑建国走了一段路,然后指着眼前那座黑漆漆的木房子说,“村长,你以后就这里吧,万一遇到什么事情你就大喊,大家离得近,听见了就会过来帮忙。”
      
      温浅现在已经适应黑暗,加上今晚有点月亮,她打量着那木屋,位子离村中心不远,远远近近围着好多房子,位子不偏僻也不靠外,还铺了瓦,可以说是非常好了,她有些疑惑这样的屋子以前不可能荒废着吧。
      
      “这木屋之前谁再住?”她可不想当恶霸抢别人的房子。
      
      郑建国解释道:“没人住,这屋子是我们刚起的,就是时间仓促了点,只弄了一室一厅,村长千万别嫌弃,不过厕所我们在屋后弄了一个,不让别人用,之后你自个弄堵墙围起来。”
      
      温浅心中一动,听他这话的意思,是大伙特意为她建了一栋房子,还弄得这么稳妥,村里自己住的都是泥墙的茅草屋,还能给她弄间木屋子,这都不感动也太冷血了,虽说温浅之前有点被赶鸭子上架无奈,此刻便是真心实意想为这群可爱的人做点什么。
      
      “不,这样已经很好了,能来到大湾村是我的福气。”
      
      “哎这算什么,”郑建国爽朗地应了一声,“田里没事大家闲着也是闲着,对了村长这个你拿着。”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根蜡烛,小心翼翼地点燃然后递给温浅:“我该回去了,有事你在屋里喊一声就行。”
      
      与郑建国告别后,温浅端着烛台推开木屋门,望着这个以后自己要生活的地方细细出神,入眼就是一张大木桌,四周围着两张木椅,角落里面还有个大木桶,估计是给她洗澡的,这些都是新做出来的,还带着新木的香味。
      
      入门左侧有个垒好的灶台,旁边墙上开了一扇窗,已经用纸糊上了,温浅看了一眼就没有多看,她以前就不会做饭,此刻想起来要自己做饭吃,顿感人生无望。
      
      入门右侧有个小门,走进去就是卧室,木床上铺了条被子,摸着十分柔软舒适,各种大件算是齐全,至于一些小物件就要她自己以后慢慢补齐。
      
      温浅将蜡烛放在桌子上,慢慢整理起自己的行礼来,在里面发现许多有用的小东西,比如说是剪刀锅碗瓢盆什么的,也亏得这些瓷碗没有在路上砸碎了,不过倒是嗑出几个口子来,虽然不美观但好歹能用。
      
      等她收拾好酒意也下头了,温浅开始觉得冷,左右没有其他事,她吹了蜡烛,这个一定要注意,整间屋子都是木头做的,不小心就能点着了,她去水缸里面舀出一盆水,洗了手脚就上床了。
      
      躺上床她才发现自己很疲倦,睡意铺天盖地而来,几乎一下子就睡着了,不过她睡得却不安稳,半夜时几乎是被冻醒的。
      
      四周乌漆嘛黑没有一点声音,寒气从温浅的每一个毛孔中渗入,她浑身都僵住了甚至感觉不到手脚的存在,这让她一下子害怕起来,自己的手脚不会已经冻掉了吧。
      
      这么一想她慌里慌张地去摸自己的手脚,试了好次她才能动,等确认自己四肢健全时,温浅差点没有掉下泪来,可她不敢哭,真的是太冷了,她都怀疑这时的温度,是不是直接下了负十度,她要是哭了连眼睫毛都能冻掉下来。
      
      温浅不想当个没有眼睫毛的姑娘,不美了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她一边想着有的没有,一边慢吞吞爬起来准备把自己的衣服,都翻出来盖到被子上去,好歹能暖和点。
      
      她刚一出被窝就想缩回去,心态当即崩了,全他妈是骗子,谁说南方温暖如春的,凭什么南方没有暖气,去你的这是歧视!是地域的歧视!她也想要热炕头!
      
      带着这股怒气护体,温浅都不觉得那么冷了,她快速地翻出自己所有的衣物,然后一股脑地倒在床上,自己缩回被子里面将衣服盖在自己身上,接着便一动不动,这么僵硬了一会,她被冻成狗的智商又回来了,猛地想起自己有系统,里面还有个商城啊。
      
      温浅打开系统,发现自己刚刚在饭桌上那一顿吹牛,又完成了一个任务,系统奖励了五十块钱,她打开商城发现里面什么都有,一床十六斤的大棉被只要十块系统币,急忙给自己买了一床盖上,顿时感觉活了过来。
      
      她游览了一会商城,剩下的钱没有动,自己之后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这些钱与其胡乱花掉享受,还不如先存着救命。
      
      第二天温浅是被爱花婶叫醒的,她打开吐出一口白气,搓了搓自己发僵的脸,无意中望见远处的南溪,心想这么冷难怪会冻住……等等冻住?!
      
      温浅心中生出一个念头,要是成功了今晚就有新鲜鱼肉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