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傻妮不傻 ...

  •   堂屋里二嫂丁兰英正在烧火,她趁着莫茹观察的时候也在打量,感觉傻媳妇有点变样。她半夜的时候听着正屋西间叽叽喳喳的,小夫妻俩不知道在说什么,虽然听不真切,可傻妮的声音倒是脆生,不像以前木呆呆的。她不由得仔细看了一眼,虽然人还是那个人脸也没变,看起来就是不一样了。一双眼在暗处亮晶晶水汪汪的,似乎还带着笑呢。
      
      莫茹见二嫂看过来,立刻笑着叫了一声,“二嫂。”又问家里菜园在哪里。
      
      按照周明愈糊弄他娘的意思,就当她现在只有七岁孩子的水平,很多东西不懂要学。
      
      丁兰英眼睛瞪大,哎,会正儿八经叫人,还真是不一样了。以前傻妮看人直勾勾木呼呼的,说话也硬邦邦像个木偶,不是要水喝就是说饿,从来不会叫这些称呼。
      
      她给莫茹指了位置,菜园在村后头,过三排房子走到底就能看见。
      
      莫茹跟二嫂道谢踩着蒲袜来到院子,见三嫂在剁野菜和地瓜蔓喂鸡,也笑着打招呼。
      
      三嫂张够被她惊得一个激灵,张了张嘴没应出声来,看着她挺着肚子在院子里东看西看强忍着才没立刻去找二嫂八卦。
      
      莫茹站在院子中央勘察一下有什么可藏起来免于祸害的。
      
      莫妮儿看似傻,其实脑子里记住了很多东西,所以莫茹对这里一点都不陌生。
      
      普通农家小院,正屋三间,东厢两间……一间半,西厢两间,南屋只有空了的牲口棚现在盛放干草。东南角是院门,没有门楼,只在墙上开了门洞,两扇木板门,上头盖了个草棚子顶,免得风吹日晒雨淋会烂门。西南角是猪圈和茅厕,养了一头猪,猪圈北边是鸡窝,那里还爬着葫芦、吊方瓜的蔓藤。
      
      小院不大,盖了一圈屋子非常拥挤,中间的天井更巴掌大。
      
      她又瞅瞅院子里的树。
      
      家里没有水井,东南角影壁墙北边是棵一掐粗的枣树,鸡窝后面是棵很多年份的老国槐,正房东间外面有棵手臂粗的香椿芽,西间外面是棵梧桐。
      
      她出了院门,左边是一棵孩子合抱粗的大柳树,右边是墙外一排三棵大腿粗的刺槐,看起来都有年头了。
      
      都是有儿有女的,儿子结婚要盖房打家什儿,就算一般盖不起房也得打制一点箱笼柜子,所以家家户户都会在家里和菜园栽点树。梧桐虽然木质一般,但长得快做箱子也合用。要是做屋梁檩子,起码就得槐树、杨树这些。
      
      不过当地人说“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门前不栽鬼拍手”,那鬼拍手就是杨树,所以村里房前屋后很少看到杨树。
      
      她看家里这些树也已经成材,那柳树上都是虫子,很可能木心都被咬坏,不砍的话都被虫子祸害。
      
      院墙外面的墙根上也见缝插针种着蔬菜,依然是爬着的吊方瓜蔓藤,想来这瓜菜产量高,容易管理,鸡鸡鸭鸭也祸害不着所以种的就多。要是在家里种叶子菜,很容易被鸡鸭的祸害。
      
      莫茹估计着到时候她可以存一批吊方瓜,这个东西结果以后长得很快,一个十几二十斤,一头大一头小,中间弯着,其实就和她知道的长南瓜一样。不过这里的吊方瓜好像不会变黄?
      
      她看了看天色,也没有表估摸能有六点?这会儿日头刚从东边冒出来,红彤彤的,阳光下绿树闪烁着柔润的光芒,新绿一片,就跟高清壁纸一样漂亮。
      
      树上的花都已经没了,绿叶成片,真的好美,肯定不是春天了……突然想起什么,她出来的时候,看到二嫂三嫂,她们好像没穿棉袄啊?
      
      她为什么还穿着棉袄棉裤?!
      
      早起来她还听见二嫂三嫂在下面说要收麦子了呢,那岂不是怎么也快要芒种了吧,俗语说“芒收芒种”,芒种就要收麦子,应该很热的时候了。
      
      她居然还穿着棉袄棉裤?难道因为她傻?估计更是因为穷吧。
      
      好在这棉袄也不厚,棉絮都不暖和了,她并不觉得热。
      
      ……
      
      莫茹一走,张够蹭得蹿进屋里,神秘道:“二嫂,昨晚儿你听到动静了没?”
      
      丁兰英看了她一眼,“那么大动静怎么听不见啊。”
      
      “小五媳妇这是……好了?”
      
      “听她叫人可奇正经,不带傻样了。”
      
      “要是这样,是不是就得上工挣工分了?”张够问。
      
      丁兰英道:“那得看娘怎么安排,没看现在小五都不用上工吗?”
      
      张够瘪着嘴,这两口子都不上工,那还不是压榨他们?“真是傻子也好命。”
      
      在她看来二嫂也好命,51年嫁过来刚分了田地自己当家做主,日子过得十分滋润,她56年嫁过来就已经开始高级社,土地和牲口都交出去,一家人都挣工分过日子。
      
      她又问二嫂有没有做点什么好吃的,丁兰英笑道:“上面高粱面菜窝窝,下面高粱地瓜干黏粥,你还想啥唻?”
      
      张够扯着调子,“地瓜汤、地瓜馍,离了地瓜不能活,锅上锅下都是红面面,吃得人里里外外都腻歪。”她趁着婆婆不在家去抓了一捏咸菜塞嘴里,对丁兰英道:“眼瞅着就芒种了,三夏大忙累过去分麦子,二嫂,咱家怎么也该吃顿白面饽饽吧。”从小到大她就没捞着敞开肚皮吃顿白面饽饽,听人家说老周家以前收麦子的时候能敞开肚皮吃一顿,可她来了以后就没捞着!
      
      自己真是命苦。
      
      丁兰英没忍心戳破她的梦,张够从嫁过来那天就憧憬能敞开肚皮吃顿细面,结果一梦到今天也没实现。
      
      这时候张够闻到锅底下飘来的香味儿,“二嫂,熟了,快掏出来。”
      
      丁兰英哎呀一声,“你不说我差点忘了。”
      
      张够:你能忘了?你怕是想独吞吧。
      
      烧熟的耗子和个黑炭一样,张够也不怕烫,摔打摔打,麻利地拆成几块用个草叶子端着,“二嫂我去给泥蛋儿和拦子儿吃啊。”说着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嚼吧嚼吧,“真香!”
      
      丁兰英忙道:“给小五媳妇儿留点儿。”
      
      “二嫂你真操心,她跟着小五什么好东西吃不着,那鸡蛋能少吃了?”张够说话的时候还赶紧瞅一眼大门外,免得被婆婆听见讨骂。
      
      且说莫茹出了家门往西,出了胡同再往北,顺着泥土村路往后头去。
      
      她没怀孕的经验,冷不丁挺着个大肚子,脚上穿着不习惯的草鞋,总觉得下一秒可能要摔倒,不得不小心翼翼尽量适应。
      
      路上有几个六七岁的小孩子瞅着她,都笑嘻嘻地喊:“傻妮儿,傻妮儿,放个大臭屁,摔个屁股墩儿!”
      
      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最喜欢欺负身有残疾的人,不知道善恶是非,只要家里大人不约束,那就会变本加厉,以往他们没少往莫妮儿身上扔石头。
      
      莫茹可不惯着他们,朝着他们恶狠狠地做个鬼脸,吓得他们嗷嗷嗷地跑,“傻妮打人了,傻妮打人了!”莫茹就看有大人从门缝里往外看,她哼了一声继续装什么也不知道地样子往后面去。
      
      莫茹一边走一边观察,入眼所见都是周家那样的黄泥草房,偶有几户地基用了青砖和石头,其他大部分都是土坯到顶,屋顶也没有全部覆盖瓦片的,都是木梁檩架托着屋顶,然后用泥压着麦秸草覆盖。麦秸草时间久了发黑、腐烂,很容易漏雨尤其大雨的时候外面大雨屋里小雨,家家户户都无法避免。她不由得想起从前周愈给她讲的一个野史故事,说刘墉家里虽然也是麦秸草屋顶,但是人家是浸过桐油的,所以不会漏雨腐烂。
      
      嗯,她还得想办法和周愈一起住不漏雨的舒服房子!
      
      一路走来,她留意着谁家有什么果树。
      
      这时候院墙都不高,家里有棵树外面看得清清楚楚的,她寻思着最好有苹果树,在空间里攒点苹果也挺好。
      
      她走到了村后头,正好碰到周明愈去河里挑水浇菜,立刻颠颠跟上。
      
      周明愈:“莫茹,你去菜园等着,河边滑。”
      
      莫茹:“我在上面等你好了,咱俩说说话。”
      
      这时候路上不少人挑水浇自家菜园和自留地,他们看到周明愈的时候赶紧走开,招呼都不打。
      
      莫茹觉得有点奇怪。
      
      她悄悄跟周明愈说是不是想办法分家,但是可以不分产,这样才好把粮食人不知鬼不觉地藏起来,否则一大家子一起,她没有办法瞒过婆婆和俩嫂子。
      
      周明愈一听自然支持,“我试试娘的口风再告诉你。”
      
      莫茹甜甜一笑,“老公最厉害了。”
      
      肉麻得周明愈脚下一趔趄,“别瞎说实话。”
      
      周明愈下河底打水,莫茹在岸上又看了一圈,发现那边有一间小小的草屋子,前面是一片空地,垛着草垛,竟然没有种粮食和菜,估计是土不适合?
      
      河边有几棵柳树,还有一些棉槐条子,蒲子等。
      
      莫茹小声道:“周愈,我回去拿把镰刀,咱们割点这些老的条子存着。”
      
      这些也可以当烧火草啊,什么都很宝贵的……她感觉自己现在进入了一草一木都是宝贝的阶段。
      
      棉槐条子可以编筐子,一般夏末秋初的时候就被砍光了,还有蒲子既能烧火还能编草鞋、幛子,所以一般也剩不下。这些可能是漏网之鱼,既然见到,当然要收起来,否则多浪费啊。
      
      周明愈让她呆着,吃了早饭他来割。
      
      就在这时候,一个干瘦矮小的少年朝着他们跑过来,直接无视莫茹跑到周明愈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哥……张金乐又在那里抖威风呢,说周家庄他们老张家才是老大,你们老周家滚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2 1 0 -1 -2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