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夫妻双穿 ...

  •   车子行驶在下半夜的泊油路上,路灯蜿蜒如星河,明明灭灭地照在莫茹的脸上。
      
      她酝酿了一下,把头偏了偏,让周愈看不见她的脸,“周愈,咱们离婚吧。”
      
      周愈是个专心的人,开车的时候专心开车,听她这话笑了笑,摇头没接话。
      
      “周愈,我说真的,我们离婚吧!”她不能生育,虽然他说有没有孩子随缘,并不强求,可她知道其实他非常喜欢小孩子。更何况,原本和善的婆婆因为这件事变得越来越尖刻,她已经不想再应付。
      
      当初结婚是觉得双方家庭相当,大家都不是多事儿的人,相处融洽,现在既然不融洽,她一点都不想再委屈。
      
      周愈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声音格外温柔,“莫茹,我已经和妈说过了,我并不是非要孩子不可,我觉得现在挺好。要是她再因为这个难为你,我们以后搬去北方住,免得见面太多都为难。”
      
      莫茹咬着唇,周愈越是体贴她,她越是觉得难过,婆婆今日说“莫茹啊,也不是妈故意刁难你,周愈不知道有多喜欢孩子呢,他经常去福利院做义工帮忙照顾小孩子,每个月还会捐款给福利院,你知道不知道?你看,你一点都不知道,你根本不关心周愈,从处对象的时候你就只关心你自己,想着哪个色号的口红好看,想着哪里的火锅好吃……莫茹啊,我们周家可不需要一个只会索取不能付出的媳妇。”
      
      之前她说做试管婴儿的时候,婆婆还是很高兴的,现在知道她绝对不育试管婴儿也做不出的,婆婆就直接拉下脸。
      
      虽然她从不会因为自己不能生育觉得低人一等,可她不想再和婆婆那样的人打交道。
      
      当然,她也不会拐走人家的儿子,让他们母子成仇。
      
      所以,最好的还是离婚!
      
      看她眼泪流出来,周愈有些慌神,“莫茹,我说的是真的。”他腾出一只手来想给她擦眼泪。
      
      就在这时候,对面车道的一辆大车突然疯了一样斜刺里朝着他们冲过来。
      
      ……
      
      ……
      
      莫茹意识里一片漆黑,她只记得大车冲过来的时候,周愈急打了一下方向盘把车子横过去让她避开撞击。
      
      他甚至还迅速地扑向她,将她护在身下,然后就是猛烈的撞击发生……
      
      然后呢?
      
      她竟然没有一点那之后的记忆。
      
      她这是死了还是昏迷着?
      
      她在这里,那么周愈呢?
      
      ……
      
      “周愈,周愈!”她拼命地大声喊叫。
      
      一遍又一遍地喊。
      
      “莫茹,莫茹,醒醒!醒醒!”有人推醒了她。
      
      方才只是一个梦?
      
      周愈!
      
      她刚要问,小腿传来一阵抽搐,随之是钻心的疼,难道自己腿断了?
      
      虽然疼得厉害,她却不想做点什么,甚至觉得如此清楚鲜明的疼感是一种幸福。
      
      因为她听到了周愈的声音,那么猛烈的撞击,她不觉得周愈会活下来,所以她不敢出声回应,生怕周愈的声音会消失。
      
      “莫茹?”两只温热的大手摸过来,摸她的脸、身体,那样熟悉得感觉让她眷恋。
      
      莫茹紧紧地握住他温热的大手,“周愈,我腿抽筋了……”
      
      “来,我看看。”周愈没顾得上去开灯,手摸下去,摸到一个高高隆起的肚子,吓了一跳,“莫茹?”他想问你肚子怎么回事。
      
      随即车祸的记忆汹涌而至,疼得他脑子针扎一样抽了一下,却还是摸到了她的小腿,帮她把脚扳过来,听着她疼得哼哼了两声然后就没声了。
      
      “莫茹?”
      
      莫茹疼得厉害,却咬着唇把哼唧声忍回去。
      
      “周愈,咱们这是在哪里?阴曹地府,还是医院?这医院怎么这么黑,一点光都没?”不但黑漆漆没光,连个护士也没。
      
      如果他们出车祸被送医院,那她爸妈肯定会在啊。
      
      周愈摸索了半天,什么也没摸着,倒是摸出来他们不是睡在床上,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像炕?
      
      难道真的是阴曹地府!
      
      “周愈,你、你说人死了真的会阴曹地府?那,那我们现在是鬼?”
      
      她顺着周愈的手抹上胳膊、脸,热乎乎的,鬼应该不是热乎乎的?
      
      摸着摸着,她突然觉得不对劲了,双手也被周愈给捉住。
      
      “媳妇儿,你往哪里摸呢。”
      
      “看来咱俩真是鬼了,你看你连衣服都没。”她这样说着却没有半点悲伤,反而开心道:“周愈,只要在一起,做鬼也好的,是吧。”
      
      周愈:“莫茹,那……你能告诉我,你怀了哪个的孩子?”
      
      咔嚓!
      
      又是一道雷劈来下,莫茹啊了一声,下意识摸自己肚子。
      
      “啊啊啊,周愈,我真的怀孕了!”
      
      ……
      
      ……
      
      周愈:“你说,咱俩是不是穿越了?”
      
      莫茹:“你妈不会跟着穿吧。”
      
      周愈:……
      
      “怎么这么黑啊。”莫茹还是不踏实。
      
      周愈笑起来。
      
      莫茹捶他,“你笑什么啊,快想想办法啊。”
      
      穿越穿到这么黑的地方,他们是被关起来了还是怎么了啊,伸手不见五指,陌生的地方,想想都很恐怖好吧。
      
      周愈一把将她抱住,低声道:“我开心啊,难道你不开心吗?”
      
      莫茹一想还真是,她也很开心啊,管他在哪里,能和周愈一起就很开心。
      
      周愈头有些晕,搂着她躺下,“我们睡在炕上,还有被褥肯定没事的。估计晚上呢,睡一觉等天亮再说。”
      
      莫茹接受了他们穿越这个事实,狂喜、激动、担忧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莫茹根本睡不着。黑暗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顿时有点心惊肉跳。
      
      “老鼠呢,没事。”
      
      老鼠还没事儿!莫茹差点跳起来。
      
      周愈熟练地学了几声猫叫:“喵呜~喵呜~”黑暗中窸窸窣窣的声音居然果然没了。
      
      这么灵?
      
      莫茹还是睡不着,大脑极度兴奋,如果真的是穿越,那有没有原主的记忆,她搜寻了一下,一无所获。
      
      她问:“周愈,咱真的穿越了?”
      
      周愈嗯了一声,让脑子里那阵晕眩过去,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些原主的记忆。
      
      “那你有没有原主的记忆?”她问。
      
      “你有吗?”
      
      “我脑子里乱糟糟的。”莫茹拧着眉用力想,脑海里倒是闪过一些乱七八糟的片段和脸,却没有完整的记忆,“没有。”
      
      “那是因为你傻呗。”周愈笑。
      
      “你才傻!”莫茹在他怀里乱拱。
      
      周愈摁住她的头,“你现在叫傻妮了,莫傻妮。”
      
      他居然有记忆!
      
      莫茹一通逼问,周愈告诉她,他是有一些记忆,但是还不习惯需要花时间整合消化一下。
      
      原身大名叫周明愈,今年17岁,莫妮儿16岁,莫家沟人,他们是去年冬初结婚的。
      
      莫茹:“周愈你变态,我才16岁就被你搞大肚子了。”
      
      “那是周明愈干的!”
      
      “周愈你有病,我是傻子你还娶我。”
      
      “那是周明愈干的!”
      
      “什么,你难道不想娶我?……喂……你……”
      
      ……
      
      片刻,“周愈,咱们有个孩子。我感觉这就是咱们的孩子,很亲切。”
      
      出车祸死了,穿越了,恰好和老公一起,竟然还带着一个球!!!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咱们还会有更多的孩子,起什么名好呢?要不就叫大毛,二毛,三毛,四毛,五毛……哎,五毛不好……”
      
      “喂!你想什么呢?”
      
      “想你啊,你不想我吗?”
      
      “……”
      
      ……
      
      突然,吱吱……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响起来,有什么哒哒地在她身边跑动,随即有东西爬上他们盖着的被子。
      
      “啊——”
      
      莫茹没忍住直接掀被子。
      
      “是老鼠!”周愈动作也快,猛地把被子甩过去将老鼠兜住让它跑不了。
      
      外面有光亮起,传来女人的声音,“红鲤子,怎么啦?怎么啦?”
      
      吱呀一声,一个半百的农妇端着油灯进来,昏暗的灯光顿时把逼仄的屋子充满。来人是周明愈的娘张翠花,“一晚上就听你们吱吱啊啊了,这又怎么啦?”
      
      莫茹一张口差点叫大娘,忙改口,“娘,老鼠。”
      
      张翠花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你叫我啥?”
      
      莫茹愣了一下,难道应该叫大娘?
      
      周明愈给她解围,“娘,快点!我逮着一只耗子。”
      
      张翠花一听,麻溜地跳上炕,跟儿子俩人合伙一人攒着一头被子抬起来大力地轮了几下,趁着老鼠晕头转向的时候,张翠花飞快地打开被子拎着老鼠的尾巴“啪叽”摔在窗台上。
      
      ……
      
      莫茹彻底呆掉了,这都可以!!!

  •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大桃花又开新文了,求亲们多多支持,新文需要收藏、留言、点击,拜谢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