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十章 ...

  •   从苏州去上海的路,果然被堵死了很多。还没驶上高速,唐陌便下了两次车,将堵在路上的车辆推开,让出道路。
      
      是的,他一个人将这些车全部推开。
      
      黑塔事件之后,唐陌早已发现,自己在拥有异能之外,身体条件和心理素质都有了极大的提高。
      
      一方面是身体条件的改变。力气变大、视力提升,恢复能力增强,皮肤也变得坚硬如铁。
      
      在唐陌忽悠钱三坤让自己去后备箱拿衣服时,他特意用后备箱的锁扣试了一下自己皮肤的坚硬程度。手掌心是人全身皮肤中最细嫩的地方之一,锋利的锁扣划过掌心,没有留下一道伤口,甚至连疼痛感都不明显。于是唐陌才果断地反击钱三坤。也正是因为身体条件的提高,钱三坤捅向他小腿的那一刀没能捅穿他的骨头,只是留下一道血痕。
      
      另一方面是心理素质的提高。
      
      唐陌从小到大没得过一张三好学生的奖状,但也没做过坏事。小偷小摸,没有;甚至连考试作弊他也懒得去做。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哪怕是自卫反击,不小心失手杀了钱三坤,他也杀人了。
      
      可是除了那一瞬间的惊慌和无措,他很快就冷静下来,思考接下来该做的事。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身体突变而变得冷血了,还是本身就如此。
      
      唐陌用余光看了眼副驾驶座上的书,转开视线,目光平静地看向前方,继续开车。
      
      因为要清空路面,一个小时的车程被无限拉长。天空泛起鱼肚白,唐陌才刚刚驶入上海地界,还没下高速。距离收费站还有两公里,七辆车连环追尾,将高速路堵死。
      
      唐陌下车,开始推车。
      
      “嘎吱——”
      
      空旷无人的高速,轮胎在地面上摩擦的声音清晰响亮。这七辆车追尾严重,前面的四辆车已经被压成了铁饼,将高速路中间的围栏撞得七倒八歪。唐陌从后往前一辆辆地把车挪开,废了半天力气,终于挪到了第一辆。
      
      “还是一辆豪车?”唐陌笑了一声。
      
      第一辆车是一辆玛莎拉蒂跑车,火红色的车身此刻被撞得四分五裂。毕竟是豪车,被撞成这样,轮胎也依旧嵌在车轮里,没到处乱滚。
      
      凄寒的秋风吹过,唐陌用力地推开了这辆玛莎拉蒂。正在他准备拉开自己的车门时,他突然停住动作,转身凝眉:“谁?”
      
      回答他的是沙沙的风声。
      
      唐陌没有打开车门,他站在车旁,手指按在手腕上的火柴纹身上,冷冷地又问了一遍:“谁在那里?”
      
      仍旧没有人出现。
      
      唐陌并不着急,他一步步地走向那辆被推开的玛莎拉蒂。他脚步放得很轻,身体紧绷,随时警惕可能发生的异变。他的手按在了玛莎拉蒂报废的车身上,正要拉开,突然就听一道颤抖的声音响起:“别,我……我出来,我自己出来。我没有恶意。”
      
      唐陌抬首,看向那个从玛莎拉蒂后面走出来的年轻男人。
      
      这是一个黑头发青年,身高目测180,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衫,下身穿着牛仔裤。他的衣服被刮得破破烂烂的,沾了不少血迹,他的身上也有好几道伤痕,但都结了疤,不再流血。
      
      寒风中,这人的嘴唇冻得发紫,他哆哆嗦嗦地举起双手,从车子后走了出来,目光惊恐地看着唐陌。
      
      “我是这辆车的主人,我没恶意的。我刚才看到你推车了,如果我要袭击你,肯定趁刚才你推车的时候动手。”
      
      唐陌看着他,扫视了一会儿,道:“刚才我推车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你?”
      
      青年说:“我刚才躲在高速路下。这里太冷了,那里有很多草,稍微暖和一点。我昨天早上开车从南京回上海,快到上海的时候,后面的车不知道为什么全部撞了过来。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甩出车窗了,但是我居然没死。然后我就发现……”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恐惧,“我发现,那些追尾的车子里,都没有人了,连一滴血都没有!”
      
      唐陌目光淡淡地看着他,并没有就此放松警惕,说:“他们消失了。黑塔公布游戏开始的时候,你可能因为车祸正在昏迷。现在全世界只剩下不到五亿人,其他人……”唐陌伸手,指了指那些追尾的车辆,“都和他们一样,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青年吓得睁大了眼睛,在寒风中打了个哆嗦。他看向那些追尾自己的车,又看向唐陌,小声地说:“我家就在上海,你是去上海的吧,你……你能不能带上我一个?我刚才看到了,你力气很大,能把这些车都推开。你带我一程吧,我回去后给你钱,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唐陌听着这话,轻轻地笑了。
      
      青年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唐陌道:“我是要去上海,带你一程也没什么。不过你觉得现在这个世界,钱还有用吗?”
      
      青年怔在原地,脸色渐渐发白,似乎这才明白自己即将面临的会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唐陌上了车,青年也坐上了副驾驶座。唐陌不动声色地将车座上的书拿开,放到自己的座位内侧。他刚刚放好书,这本书便慢慢消失。唐陌稍稍惊讶了一下,很快恢复平静,带着青年一起开车前往上海。
      
      “我叫黎文。”青年裹紧了唐陌借给他的一件外套,瑟瑟发抖地说:“真的谢谢你。我刚醒来不到两个小时,有跑去前面的收费站,但那里没有一个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回到了自己的车这里,没过多久就看到了你。你力气真的很大。我的风衣就放在车里,但车被压扁了,我没法拿出来,差点冻死。”
      
      “我叫唐陌。”唐陌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你力气不大吗?”
      
      黎文摇头:“应该也不是很大,反正没法推开那些车,也没法把我的风衣取出来。”
      
      “但你没死,不是吗?”
      
      黎文闻言,茫然地看向唐陌。
      
      唐陌单手开车,淡淡道:“那么大的车祸,你都活了下来,还没有缺胳膊少腿……你就不觉得,很不对劲吗?”
      
      黎文呆住。
      
      唐陌没再多说,黎文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他的表情都流露在脸上,唐陌用余光看了他一眼,便知道这人肯定是在思考,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异变,怎么恢复能力那么强,还没死。
      
      唐陌看似轻松地开车,其实注意力一直放在黎文身上。
      
      在这种时候,孤身一人虽然最安全,但是有一个同伴更是好事。黎文应该和他一样,也参与过某个黑塔游戏,然后活了下来,获得胜利。这样的人唐陌不敢掉以轻心。不过凭借刚才的观察,黎文似乎真是个傻白甜富二代,没什么威胁。
      
      而且如果真的放任对方继续傻乎乎地待在高速路上,唐陌还真觉得……这人可能得把自己作死。
      
      黎文:“唐陌,你能不能告诉我,在我昏迷的时候,黑塔到底宣布了什么东西?”
      
      唐陌简单地阐述了一下黑塔事件的经过。
      
      “你去上海是想找亲戚吗?我在上海很熟的,需要帮忙吗?”黎文问道。
      
      唐陌虽然去过好几次上海,但毕竟不是本地人,要找人也比较困难。他道:“我要去市北理找一个学生。我只知道她的名字,打算先去学校找一找她的档案,如果她不在学校再去她家里找一找。”如果两个地方都不在,那他也无能为力。这是他能为神棍做的唯一的事了。
      
      唐陌没说出自己还打算去找好友的事,每个人都得有所保留,他还没对黎文推心置腹。
      
      黎文说:“市北理?那在静安区,我家就在静安区,我初中就在那儿上的学。我陪你一起去吧,方便。”
      
      唐陌神色古怪地看向黎文。
      
      这是真的缺心眼,还是城府深到让人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
      
      唐陌想了想,觉得很有可能是前者。
      
      黎文穿了外套,身体暖和多了,话也多了起来。
      
      “我们下高速,先路过市北理。到时候我们就先进去找人。你知道那个小朋友是哪个班的吗,要是知道班级就更好找了,找档案也好找。”
      
      唐陌:“只知道她的名字。对了,她上初一。”
      
      黎文点点头:“知道是初一也好找一点。”
      
      又说了几句,黎文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地问:“我能问一下,唐陌,你知道……黑塔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有的人消失了,有的人没有消失?”
      
      说了这么多,到头来只是想问这句话。
      
      黎文车祸昏迷到现在,比唐陌缺失了一整天的时间,也少了很多信息。他帮助唐陌,一方面是感谢对方带自己回上海,另一方面是想获取情报,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不过他这么问了,就说明他很可能没参与过黑塔游戏。
      
      唐陌微微蹙紧眉头。
      
      没有参与游戏的人也能活下来?他抿了抿嘴唇,思索了一会儿,想好该怎么回答黎文。但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突然,一道洪亮欢快的歌声响彻整个上海。
      
      “Thank-you, thank-you, thank-you
      
      Let’s all say thank-you
      
      We will all say thank-you
      
      On this special day!”
      
      清亮的女声过后,孩子们的童声合唱响起。愉快欢乐的歌声与死寂的城市格格不入,它却依旧不停地唱着。唐陌直接刹车,黎文惊慌地抬起头,看向那座悬浮在上海市中心上空的巨大黑塔。
      
      一整首《感恩节》儿歌唱完后,黑塔上闪烁的五彩光芒消失。唐陌屏住呼吸,看着那座黑塔。
      
      然后只听——
      
      “叮咚!华夏1区偷渡客傅闻夺成功开启黑塔第一层,三分钟后,全华夏区玩家开始攻塔!”
      
      “叮咚!华夏1区偷渡客傅闻夺成功开启……”
      
      “叮咚!华夏1区偷渡客傅闻夺……”
      
      黑塔第一次将信息播报了三遍。
      
      唐陌双眸睁大,耳中不断回荡着那句“开始攻塔”。下一刻,他忽然眼前一黑,整个人往下坠落。

  • 作者有话要说:  黑塔:Thank you傅闻夺~!【撒花~o(*≧▽≦)ツ
    糖糖:谁是傅闻夺!!!我特么要砍死他(╬ ̄皿 ̄)凸 !!!
    傅闻夺:……#我媳妇要砍死我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
    不知道是不是题材问题,还是蠢作者写得不够好,咱们这篇文有点冷~大冬天的,更冷啦,冷得瑟瑟发抖。抱住小天使们取暖,咱们努力更新=3=
    --------------
    谢谢
    祭清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3 11:03:50
    乌鸦之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3 11:23:01
    远蓝似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3 13:21:32
    禾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3 13:41:06
    禾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3 13:41:21
    丫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3 14:17:45
    风颂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3 14:30:23
    想要遇见一束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3 14:36:09
    月明星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3 19:12:32
    月明星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3 19:18:21
    上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1-23 19:34:50
    且将新火试新茶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11-23 21:05:55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