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二章 ...

  •   坤德殿是是历代皇后所居之所,本就华美流彩,辜皇后又是自幼被家族富贵娇养的,更喜奢华,自她被选定为后之后,在辜太后的授意默许下,更是大肆将坤德殿整修一番,仅仅正殿廊檐下所嵌用以照明的夜明珠就三千来颗,每当入夜,坤德殿便如降临凡间的一颗星星一般灿灿发光,熠熠生辉。
      
      谢樟靠着御撵,眼皮微垂,看着御道两侧已经露出枯败之相的花木,脸上闪过一抹说不出来的古怪笑容。
      
      半响后,随行的内侍都听到了皇上一句轻轻的低叹: “今夜本想陪媛儿赏月的……”
      
      叹息声远远散开,随在御撵左侧的一个年轻太监飞快的抬眼看了眼御撵上的人,很快便收回目光,继续垂头走路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
      
      谢樟的目光似有似无的从他身上划过,看向前方若明若现的高大宫殿。
      
      御撵在坤德殿外落下,刘洪一边叫唱,一边扶谢樟下撵。
      
      殿外只有几个守宫的太监,听到叫唱,很快便有一行宫人从内出来,打头的正是坤德殿的掌事姑姑。
      
      “奴婢叩见皇上。”
      
      谢樟理了下袖口,看着跪在地上的一行奴才,淡淡开口道:“皇后睡了?”
      
      冯姑姑闻言,心中咯噔一下,连忙道:“娘娘一直等着皇上来呢……”
      
      “哦?”谢樟的声音带着几分嘲弄,缓缓扫视过面前相迎的人,道:“既然等着,为何不出来接驾?”
      
      冯姑姑暗暗叫苦,刚刚已经劝了皇后许久可是皇后本就嫌皇上今夜到得晚,还让她去请失了颜面,不管如何劝说都不愿出来接驾。正在想如何替皇后圆话,就听到门内一阵响动。回头看到是皇后的身影,冯姑姑才微微松了口气。
      
      辜皇后走出殿门,与谢樟隔着跪迎的奴才,面色不虞的看了他半响,才在身边一位嬷嬷的提醒下,有所不甘的微微下拜。
      
      谢樟定定的看着辜皇后下拜的动作,直到她行完礼,才抬了抬手:“皇后不必多礼。”
      
      辜皇后心中本就气恼,又见谢樟对着她一副没甚表情的样子,不由心中更是气闷。想到前两日游园时看到他对王贵妃满脸的笑,顿时气恼出声,“皇上今夜过来怕是心中十分委屈吧!”
      
      谢樟拧了拧眉,看向辜皇后:“皇后此话何意?”
      
      辜皇后嗤笑一声,道:“我知道皇上此时心中定是怨我呢,可是昨日皇上亲口在太后面前应承今夜来我这里的,皇上金口玉言,臣妾也怕皇上做了那背信弃义的人……”
      
      辜皇后的话还未说完,就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人轻轻拉了拉,轻轻转头一撇,就看到自己的乳娘正满是劝诫的对自己微微摇头。
      
      谢樟立在坤德殿外,看着眼前傲慢不已的皇后,只觉得心中一阵一阵的火在烧,烧的他嗓子眼都在疼。
      
      辜皇后见谢樟久久不言,也觉自己刚刚的言语有些过了,正欲说些什么请他入内,却见谢樟一转身朝御撵走去,冷声道:“皇后既然心中这么不满,那朕便留你一个清净!”说罢坐上御撵径直离去。
      
      辜皇后楞楞的看着御撵渐行渐远,一脸的不可置信。入宫三年,这还是谢樟第一次对她甩手而去,一股巨大的委屈涌上心头,她狠狠的跺了跺脚,指着谢樟的背影喊道:“谢樟,你给我回来!”
      
      乳娘连忙上前捂了她的嘴,不停的劝道:“娘娘,皇后娘娘请息怒……”
      
      辜皇后恨恨的甩下乳娘的胳膊,气道:“他居然敢如此对我!来人,随我去福庆宫!我倒要让太后……”
      
      乳娘一下子匍匐在地,紧紧拉住她的裙角,连声祈劝:“皇后娘娘,此时时辰已晚,娘娘就是不为自身,也要想想太后的身子呀!”
      
      辜皇后被乳娘拉着走动不得,气的连踢自己乳娘好几下,怒骂道:“你个老奴,连你也不如我的意!来人,将这个老妇拖出去击杖五十!”
      
      夜晚的皇宫十分静寂,辜太后刚刚让人服侍着散了发,正欲往床榻边走去,就听到外面有人求见。她拧了拧眉,对身边伺候的人道:“阿水,你去看看发生了何事?”
      
      阿水是辜太后自小的丫鬟,明显听出了太后声音中的不耐烦,连忙应了声,退了出去。
      
      辜太后缓缓在床侧落座,抬手揉了揉眉心,这几日因为北边官员的任命,王正道这老臣处处与她作对,心中本来就多感烦躁,谁知回到了宫里也不能歇歇!
      
      水嬷嬷很快进来,见太后靠着床头微微闭目休息,脸上俱是疲惫,脚下略微迟疑了一下,才轻声道:“娘娘,是坤德殿的冯姑姑求见。”
      
      辜太后睁开眼睛带着几分疑惑道:“出了何事?”
      
      水嬷嬷张了张嘴,半响后才无奈道:“皇后娘娘与皇上起了纷争,皇上当场离去,皇后一怒之下责打阿乔,坤德殿的人怕阿乔出事,这才前来求……”
      
      “啪”的一声,辜太后手中端着的茶碗被狠狠的掼出,水花瓷片四溅,屋里伺候的宫人齐刷刷的跪下请罪,听的辜太后头晕心更闷了。
      
      当年让谢樟娶阿云时,谢樟就明确对她说过自己不喜阿云的性子,可是眼看着皇上年岁一年年大起来,便是她再想握着朝政不放手,又能握多久?这十几年,辜家借着她的势做了多少错事,她若一旦放权,只怕等待辜家的便是灭顶之灾,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唯一的办法便是为辜家再联一门姻亲。
      
      自从和妃病逝以后,谢樟便是由她带大的,这孩子一向对她有些畏惧,因此不管她做出什么决定,他都不会反对,可是第一次明确反对便是和辜家的这桩婚事。
      
      她到现在都记得那个少年站在她面前倔强的样子,自从和妃病逝以后,他便很少露出这样的性格来,可是为了不娶阿云,他还是站在她面前与她对峙。
      
      辜太后缓缓吐出一口气,她知道谢樟对她有怨气,也偶有抱怨言语,但正因如此,她才放心。她不怕抱怨,不过几句不伤根本的言语罢了,若是谢樟真个无动于衷,甚至故作浪荡,那才可怕。前朝的忽太子不就这般故意让高太后放松警惕,最后夺权弑母么。
      
      辜太后慢慢坐直了身子,她没想过要做什么女皇帝,她只想保住辜氏一族,等谢樟与阿云有了孩儿,立了太子,一切便也可各归各位了。
      
      水嬷嬷立在一旁,不敢出声打断辜太后的思绪,直到过了半响,才听到辜太后十分疲累的一句吩咐:“你去看看吧,告诉阿云,让她明日来我这里的佛堂静静心。”
      
      ****
      
      谢樟坐在御撵之上,脸上早没有刚刚的怒气,一派的云淡风轻。见御撵往宝庆殿抬去,轻抬眼皮看了看前方,勾起唇角道:“去芳兰殿。”
      
      刘洪闻言,连忙高声叫唱:“皇上摆驾芳兰殿。”
      
      谢樟听着这声叫唱在宫苑中一圈圈飘散开,缓缓闭上了眼睛。
      
      御撵在芳兰殿殿前停下,王贵妃早已带着太监宫人在门前候驾了,看到御撵临近,就连忙跪下接驾。
      
      谢樟从御撵上下来,快步上前两步,将王贵妃扶起,握着她的手嗔怪道:“天气凉了,地上又冷,你又何必这般跪迎,让朕心疼!”
      
      王贵妃闻言,心中只觉得感动,柔声道:“皇上能来,妾身高兴,又哪里顾得上自己的身子。”
      
      谢樟拥着她往殿内走去,听她言语,带着几分责怪的看着她,无奈道:“你呀……”
      
      芳兰殿虽然比不得坤德殿豪华宽敞,但被王贵妃布置的十分精致安逸。刚步入殿内,谢樟就缓缓吐出一口气,似把刚刚在坤德殿的气尽数吐出一般。
      
      王贵妃见状,转身从宫人手中接过茶盅,递给谢樟道:“皇上怎么这么晚了过来?妾身以为皇上今夜不会了呢。”
      
      谢樟轻轻刮着茶沫,斜看了她一眼,见她脸上俱是一片担心之色,也扯起了唇角,道: “本来今夜说好陪你赏月的,可是昨日去给太后请安,皇后恰好也在,便应下来今夜去陪她吃饭,原本就是随口一说,可谁知……”
      
      王贵妃微微一愣,笑容停滞的恰到好处,像是真的惊讶一般。
      
      谢樟将茶碗放到一边,斜靠着迎枕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好像在等她接下来的应对。
      
      王贵妃被谢樟的目光看的心中一跳,脸上重新浮现一抹温婉的笑,向他轻轻靠过去,道:“皇上与皇后青梅竹马,便是情分深厚也是应该的。”
      
      谢樟任由她靠在自己肩头,低低轻笑一声,应道:“是啊,辜爱云可是朕的表姐呢,不管她如何看在母后的面子上,总是要宽待她几分的,就是委屈了你……”
      
      王贵妃直起身子看向他,见他目色深深,便轻轻握住他的手道:“皇上莫要如此说,妾身能进宫陪伴皇上左右,已经知足了。”
      
      谢樟久不作声,许久之后,才叹道:“到底还是委屈了你,阿媛本应该堂堂正正的做个正室夫人的,而不是现今这般屈于人下。”
      
      王贵妃眼中闪过一抹愤恨,这话在她心中久藏已久,她堂堂首辅大臣的嫡亲孙女,若不是因为辜太后和辜爱云,她又岂能只会做个贵妃!她这样的家世,本就是做皇后都足够的!
      
      谢樟垂眸看向靠着自己肩头的女人,眼里一片平静。
      
      ****
      郭宜平从青布马车上下来,迎面便是一堵长的看不见尽头的红墙,初冬的阳光映在墙面上,浮上了一层金,高高的墙上是蓝的澄清的天,却无端的让人觉得压迫。
      
      随着一片姹紫嫣红,迈过高高的铁木门槛,郭宜平回头看了眼门外的天空,万里无云,远处可见苍苍青山,门缓缓被关上,山影也渐渐被隔绝,只有脚下的青石砖泛着冷清的光泽。
      
      “启禀皇上、太后、皇后,各地秀女都已入宫,此次共入册一千三百八十二人,还请皇上检视。”户部侍郎将档册奉上。
      
      太后看了眼谢樟,笑道:“皇帝取来看看吧。”
      
      谢樟看了眼刘洪,刘洪连忙走下去,从章侍郎手中接过档册,拿给谢樟。
      
      谢樟接过,随手翻了几页,心里一阵嗤笑,有什么好看的呢,这般史无前例的劳师动众,不就是想给世人留下他贪图美色的印象么,作为昇朝立朝至今第一位天下大选的君主,他还真是可以在史册上记下一笔了。
      
      将档册合上,示意刘洪将其拿给辜太后,道:“劳烦母后费心了。”
      
      辜太后将档册细细的看了几页,听到谢樟的话,笑了笑,道:“让内务府和户部先挑拣挑拣吧,等过两天,让阿云和阿媛先去选一选再说。”
      
      谢樟浑不在意的点头应道:“母后做主就好。”
      
      辜太后见谢樟仿佛对此并不热衷,试探道:“这档册皇帝还是留下看看,若有喜欢的,就留下吧。”
      
      谢樟看着辜太后递过来的档册,轻轻勾了勾唇,伸手接过,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将册子交给刘洪后,便起身道:“孩儿还要去听李大人讲学,就先告退了。”
      
      辜太后闻言,笑着应允,看到谢樟出了泰和殿,脸上的笑才慢慢浅了几分。
      
      这次选秀,她让择选的都是三品以下的官家女儿,怕的就是为谢樟添上一份外力,可是便是这般限制,她又能限制多久呢?转头看着身边沉着一副脸的辜皇后,她只觉得一阵阵无力。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开的很仓惶,也没存稿,不过溪溪会坚持日更的,五本完结文,坑品有保证,各位天使尽管大胆的收藏吧,么么哒2333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2 1 0 -1 -2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