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楔子 ...

  •   楔子
      丰乐十年春,先帝驾崩,京都满城飘白,一点也看出春日里的生机盎然,寂寥萧索的好似冬日。而远在京都以南的江北柳芽已被染绿,带出点点春意。
      
      宝庆府府邸,此刻却是一片慌乱。
      
      后宅正院不时传出女子惨厉的叫声,庭院外一位身着四品官服的男子不停的来回踱步,手里不转着一串念珠,随着女子的叫声,转速也越发快了起来。
      
      “大人,大人,请让让。”
      
      “大人,夫人产子之处甚为污秽,还请大人移驾别处等候……”
      
      小厮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男子一脚踹到在地。
      
      “拖出去,杖责二十!”男子目光狠厉的看着地上瑟瑟发抖的小厮,冷声道:“夫人产子大喜之事,有何污秽!”
      
      说罢,不耐的挥挥手,也不管小厮的不停求饶,转身走到石阶下,皱眉看着门窗紧闭的西厢房。
      
      天色一点点暗了下来,又起了风,早春风寒,尚未完全舒展的枝条在风中摇晃,让整个庭院看起来有着说不出的冷清。男子的面色极其难看,听着房里声音渐衰的叫声,手中的念珠转的越来越慢,已经四个时辰了,也不知情况究竟如何。
      
      他将目光从廊上悬挂着的白灯笼上收回,转头定定的看着产房门口,抬脚向产房走去,却在恍惚间看到满天的夕阳下,仿佛有一道金光射进了产房。
      
      “哇……”嘹亮的啼哭打破了傍晚的静寂,男子紧张的看着门口,就见产婆将包裹严实的襁褓抱了出来,一脸汗水的道喜:“恭喜大人、贺喜大人,夫人平安产女,母女皆安。”
      
      郭翔勋看着产婆怀里小小的襁褓,半响后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沉着的脸也慢慢浮现出一抹笑。
      
      “有劳嬷嬷了。”郭翔勋说着,示意身边的小厮将早已备好的礼金递上,从产婆手中接过那小小的一团,轻轻打开看了眼,严肃的脸上满是慈爱的笑意。
      
      “四小姐长得极是俊俏,随了大人和夫人呢。”产婆捏了捏荷包,讨喜的恭维着。
      
      郭翔勋的手指轻轻在女儿脸上点了点,轻声笑道:“比我与她母亲好看许多,也不似她的几位兄长那般皱巴巴的,可见是个漂亮的孩子。”
      
      产婆连连点头,好听话似不要钱一般往外扔:“夫人本就是冰玉一般的人儿,四小姐将来也定是金尊玉贵的……”
      
      郭翔勋脸上的笑微微一顿,突然想到傍晚时分恍惚看到的金光,心中一颤,缓缓将手中的襁褓交给产婆,看着漫天星光,半响后才道:“中年得女,别无他求,唯求她一生平安顺遂便好,给夫人说,取名宜平吧。”
      
      ****
      “皇上,明个儿就是大典了,还请您保重自个儿,多少用些东西吧。”
      
      宝庆殿挂满了黄白的经幡,随风飘动,棺椁前方跪着一个身着黄袍却带着重孝的孩童,3、4岁的脸上满是稚气的小脸上,眼眶通红,许是哭多了,面色带着几分木然,挺立直直的脊背,端正的跪在那里。
      
      身后的太监听不到回应,皆不敢抬头,只能一声声的劝着,弱弱的祈求声回响在香火缭绕的殿内,像是哀鸣。
      
      “都退下!”
      
      谢樟动了动唇,许久未说话的嗓音有些沙哑,却带着不符合年纪的压迫,“朕乃天下之主,说了不用,便莫要再来劝我!”
      
      “皇帝此言差矣!”
      
      谢樟身体一顿,转头看向殿外。
      
      太后立于殿外看着谢樟,气势逼人,身边的一个女子一身素白,越发衬得脸色苍白,几近透明,看着谢樟的目光带着几分忧心。
      
      谢樟看到女子关切忧心的目光,眼眶一酸,只觉得一阵发热,他飞快的垂下眼皮,将目光移向被一群人簇拥在正中的女人,从蒲团上起来,上前行礼,“儿臣向母后请安,向母妃请安。”
      
      太后轻轻抬了抬手,越过他走进殿内,恭恭敬敬的在棺椁前跪下祭拜。谢樟在一旁将香火递上,目光却一直看着跪在太后身边的女子,喉头一阵阵酸涩,有些想念她的怀抱了,可是他不能,因为从父皇殡天那天起,他……就不再是孩子了。
      
      “皇帝多久未用餐了?”
      
      太后起身,看着殿内跪成一片的太监宫人,声音平淡。
      
      “回……回太后娘娘话,皇上已经一日未进一餐了。”颤抖的声音从宝庆殿总管太监的口中发出,身体也抖得如同他的声音。
      
      和妃闻言瞬间转头看向谢樟,目光中带着几分责备,却更多的是对他的担心。
      
      太后仿佛没有看到母子两人的动作,定定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总管太监,眯了眯眼睛,轻轻挥了下手:“劝主不利,拖出去,杖毙!”
      
      和妃惊愕的睁大眼睛,谢樟也呆在原地,直到看着总管太监快要被人拖出殿外时,谢樟才回过神,连忙上前喝止:“住手!”
      
      殿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呼吸可闻。
      谢樟站在宝庆殿的门槛前,那高高门槛衬得他越发稚气,他抬头看向站在黑色棺椁前的女人,许久才缓缓道:“是朕不愿用餐,他身为奴才又怎管得了朕!”
      
      太后看着眼前未及自己腰高的孩童,眼眸深沉,许久之后才开口道:“皇帝幼时也是哀家看着长大的,并不曾如此刚愎自用,如今先帝大行才几日,就如此独断专行,焉知不是这些奴才们教的一身好本事?”
      
      谢樟在女人的目光下,有些退缩,可是想到身后这位总管太监对自己的照拂,握了握拳头,迎上太后的目光,据理力争道:“是朕思念父皇,不食茶饭,难道母后觉得这些奴才要将饭食硬塞进朕口中才好吗?”
      
      林太后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明明已经畏惧却迎视自己的孩童,微微勾起一侧唇角,声音严厉道:“皇帝刚刚说自己乃是天下之主,即知自己是天下之主,又为何不保重自己?先帝当年难不成没有教导过你要为人主,必先听的下劝告之理吗?”
      
      谢樟哑口无言,为君之道,父皇缠绵病榻时,日日教导,他怎会不知,可……要想为天下之主,就要先逼自己做不愿做的事情吗?
      
      “这些奴才终日陪伴君侧,不止要照顾皇帝龙体,更应实施劝阻皇帝何事该为,何事不可为,若连此等都无法尽责,留他何用!拉出去!杖毙!”
      
      林太后的猛然呵斥,将谢樟吓得打了个哆嗦,还不等他想好如何求情,就见那位照顾他许久的总管太监被太后身边的人堵了嘴拉了出去,他连忙转身想要追去阻止,身后却传来了林太后平静无波的声音:“皇帝年幼,身边的人还是好好选的好,和妃身子不好,哀家就做主为你选了。”
      
      谢樟愣在原地,看着立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只觉得她瞥向自己的目光让他膝盖发软,他求救的看着站在太后身边的母亲,却见她红着眼眶对自己轻轻摇着头,她……居然也让自己妥协?
      
      谢樟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瞬间流出。
      
      辜太后的余光从一旁和妃的脸上滑过,唇角微微带出一丝得意,但很快便收的干净。上前两步,抬手轻抚谢樟的头顶,语气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慈爱:“皇帝重情,乃是好事,只是天下之大,该舍则舍,世上无完全之事,便是天下之主,也求不得。你自幼便一直在先帝身侧聆听教诲,只是先帝去的太早,皇帝只怕还有些事顾及不到,先帝留下的顾命大臣自是好的,可这朝堂之上,还是咱们自家人最向着皇帝的,皇帝可千万莫要内外不分。”
      
      头顶的手掌很温暖,可谢樟却感觉到一阵凉意从头顶直冲而下,直达脚底,这座大殿、这座宫城,霎时间冷的像是冬天。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已开,每天早上8:00更新,各位小天使收藏来一发呀,么么哒2333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