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亡国之君(四) ...

  •   “看够了没有?”
      面对皆无似笑非笑的目光,陈致尴尬地抽了抽嘴角:“这个,这个,我很关心你呀!寒卿的尾巴明明是自己甩脱的,怪你毫无道理!”
      皆无毫无诚意地说:“多谢你明察秋毫,我简直感动死掉了。不干活吗?那我走了。”
      陈致老老实实地渡了一缕仙气,池面再度显现出画面。
      崔嫣活了二十个年头,哪能一一追溯。已知的最早分歧点是崔嫣改名,所以他直接跳到了崔嫣本应该改名的时间。还来不及细看,就听空中一声暴喝:“谁人擅闯?”
      皆无拎起陈致的领子就往池里跳。
      陈致来不及反应,就感到身体一轻,直线下坠。
      
      “啊……啊……啊……啊……”
      陈致吼得声嘶力竭,完全忘了自己是个神仙,如坨鸟屎从高空坠落,“啪叽”一声拍在地上,呈大字型摊开。
      大功德圆满金身光环附体,疼痛瞬间修复。
      他将四肢从土里□□,刚刚坐起,迎面就扑来一个大泥团子,八爪鱼似的罩住了他的脸。
      “吼!吼!吼!吼!”
      野兽打着节拍的叫声在左近,吓得头上的“大泥团子”跟着一抖一抖的。
      陈致脑袋不由自主地跟着点了四下,才发现不对,将“大泥团子”从脸上扒下来,眼皮一翻,刚要说话,就撞入一双惊慌失措的桃花眼中。
      眼睛似曾相识,陈致心中一动,“大泥团子”挣扎四肢,想从他身上下来,被一把操起,夹在腋下:“靠你两条小短腿儿能跑去哪里。”
      “大泥团子”逃不掉,急得快哭出来。
      前方黄尘滚滚,似有兽群涌来。
      眼见尘土扑面而来,陈致贴上隐身符,怡然自得地绕到一边,坐看滚滚黄尘一路滚远。
      “大泥团子”窝在他的怀里,吓得一动不敢动,等脚步声远去,才迷茫地抬起头。
      说他是大泥团子,也是不错,凌乱的头发如横生杂草,圆脸盖在灰扑扑的尘土下,只露出一双疑惑警惕的大眼睛。
      “你叫什么名字?”
      “阿复。”
      阿父?
      陈致脸色不大好看。
      阿复对情绪感知十分敏锐,又想从他身上下来,被陈致按住:“这是什么地方?”
      阿复狐疑地看着他:“此乃神狸山。你是谁?”
      怎么说呢?
      陈致想了想,回答:“过路人。”
      阿复说:“神狸山方圆数里都渺无人烟。”
      陈致问:“那你为何在此?”
      阿复低着头:“我住在附近的黄家村。村里发生洪水,我逃到了山里,迷了路,又遇到了野兽,幸亏大哥哥出现。”抬起头,一双眼睛真诚又单纯。
      看阿复的年纪,约莫八九岁,可说话条理清楚,显见不一般。陈致怀疑他是崔嫣,毕竟那双桃花眼太过深刻。可是八九岁的崔嫣应该还在崔府当大少爷。难道崔嫣的命运从八九岁就出了岔子?
      “大哥哥,为何刚才野兽从身边走过,不攻击我们?”阿复搂着他的脖子问。
      陈致有点嫌弃他脏兮兮的手掌:“大概瞎了吧。”
      阿复缩回手,低头不语,显然不信。
      看他鬼精的样子,陈致更坚信这孩子是崔嫣。哪怕身体缩水,有事没事试探两句的作风真是半点没变。什么黄家村发洪水,根本是谎话精搅混水。
      
      陈致被皆无推下回溯池,猜测自己应该是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要回到“现在”,只能等皆无来寻他。
      在此之前,他要掩藏好自己,不能被“过去”的仙官发现。毕竟,擅闯回溯池是滔天大罪,自己会被严惩不说,皆无也要受到牵连。
      掩藏之余,若能查明崔嫣改变的缘由,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陈致生性豁达,很快将担忧抛之脑后,找了条小溪,洗涤“大灰团子”。
      阿复挣扎得厉害,嘴里嚷着怕水,始终不肯将脸洗干净。
      陈致随他撒泼,硬是将小脸搓回了粉嫩嫩的汤圆丸子——果然是那张化作灰都认识的脸。
      阿复洗得双眼通红,闹得精疲力尽,陈致一放手,就退后一丈,躲在树干后面戒备地看着他。
      陈致在水里捞了两条鱼,回头问他:“饿不饿?”
      阿复羞答答地点点头,然后在陈致低头的刹那,抡起小短腿就跑。
      陈致看看手里活蹦乱跳的鱼,又看看扭着小屁股跑的背影,幽幽地叹了口气。
      
      阿复扭啊跑啊,扭啊跑啊,跑到腿软得一点都抬不起来才停下。
      他在这里待了三年,每天都计划着逃走,周遭一带的路早已摸得一清二楚。脚下的山谷是通往山外的三条路之一,只要翻过前面四座山,就能见到村庄。
      一想到村庄,灌了铅的脚又变得轻盈起来。
      他从地上抹了把土擦在脸上,刚起身,就僵住了。
      前方,数头黄黑斑纹的老虎一字排开,包抄去路。
      阿复眼睁睁地看着老虎们甩动尾巴,慢慢地靠近,心跳如鼓,才生出一点儿力气的双腿又在地上扎了根。
      老虎走到五六尺的距离停下,余虎掠阵,正中的老虎俯身扑出……千钧一发之际,就听一声清脆的“定”,刚刚还神气活现的老虎们瞬间“石化”,定在原地。
      “发什么呆?还不走。”陈致在阿复身后现身。
      见到他,阿复猛然泄出一口气,身体瘫坐在地。
      陈致无奈地将他抱起,摸着一把骨头皱眉:“平日里不吃饭吗?瘦得皮儿都裹不住馅儿了。”肉全长脸和屁股上了。
      经历完生死大劫,就听到近乎关怀的询问,阿复情绪波动极大,鼻子一酸,差点落泪,眼睛偷偷往陈致的衣襟蹭了下。
      
      陈致找了个干燥的山洞,取出放在乾坤袋里的两条鱼开始烤。
      这次阿复很老实,乖巧地坐在一边,陈致将烤好的鱼给他,就一声不吭呢地吃。
      陈致也不知自己做的是错是对。照理说,他堕入回溯池,回到过去,就该老老实实地“观棋不语”,可从遇到小灰团子开始,一切就乱了套,见“崔嫣”遇险,又沉不住气。
      陈致表情太复杂,崔嫣以为他后悔,主动开口:“我的父亲是太原太守,你送我回家,他定有重谢。”
      身世也对上了,果然是崔嫣。
      陈致暗喜:“哦,不是黄家村吗?”
      “骗你的。”
      陈致磨牙:“听闻崔太守膝下有一孩儿名唤崔嫣,嫣红姹紫,花容月貌,应当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吧?”
      阿复抿唇,略显不愉:“我是崔嫣。”
      虽是根油条,却是刚下锅,尚未修成十几年后水火不侵的老油条样,看起来不可怕、倒有趣。陈致说:“既是太守之子,为何会沦落在此?”
      崔嫣说:“灯会时与下人走散,被拐卖到了附近,逃到了这里。”
      陈致记不清自己听说过多少起灯会走失案,觉得这故事实在敷衍,又想崔嫣年纪尚小,未必有日后的驳杂心思,姑且听之。原想问老虎,那些老虎配合默契,像是有人豢养,但提及老虎,便不可避免地说到自己定住老虎的手段,他下意识地想回避。
      偏偏崔嫣不放过,好奇地问:“你今日救我的时候,是怎么定住那些老虎的?”
      “唔,”陈致用树枝拨了拨烧焦了的枯枝,“我是个修炼的道士,定住老虎这样的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崔嫣眼睛一亮:“我可以学吗?”
      “当然……不可以。”陈致捋了把想象中的小胡子,装模作样地说,“我略通面相之术,看你天庭饱满、雄姿异貌、骨骼清奇……这个这个,唇红齿白、面色光润,实是帝王之相啊。”崔嫣的长相与那些帝王面相相去甚远,更符合那些倾国倾城的红颜祸水。他说到后来,实在掰不下去。
      崔嫣面色微凝,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想才说:“那你送我回太原吧?”
      “啊?”
      崔嫣幽幽地问:“不是有皇位等我继承吗?”
      “……”眼前好大一个坑,低头一看,竟是自己挖的!陈致一时无语。原本想看看崔嫣到底怎么一步步走歪的,但是,好像越“看”越歪。从相遇那一刻起,“历史”就可能不是那段“历史”了。
      他冒出一个危险的念头:“历史”不乱都乱了,如果自己将崔嫣的命运“拨乱反正”,那“未来”是不是就没什么幺蛾子了?
      
      外面无端端地炸起一声闷雷。
      陈致吓了一跳,好奇地探头,被崔嫣一把拉住衣服往后扯:“别出去!大妖怪回来了。”
      说话的当口,山风忽起,飞沙走石,迷得人睁不开眼睛。
      陈致右手被小手掌碰了下,未及握住,已被拉开,随即后颈一紧,身体腾空而起,飞撞山壁,整个后背拍在凸起的石块上,差点拦腰折断。
      倒下来滚了一圈半,屁股就被踩住。
      一个声音在头顶冷笑:“擅闯神狸山,诱拐神奴,该当何罪?”
      陈致吐了口土:“不知者不罪。”
      “不知?呵。”头顶那人不知想到了什么,挪开了脚,陈致赶忙站起来,抬头见崔嫣被人单手按在山壁上,手掌正掐着咽喉,仿佛随时会折断脖子。
      陈致一个头两个大!
      为什么见面之后,崔嫣一直徘徊在生死边缘。别人是八字相克,他们可能是八辈子相克!
      “等等!”
      他一出声,那人就松了手,回过头来,一脸了然的笑容。
      事出突然,陈致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现在才发觉对方长了一张猫脸——上扬的眼角,碧绿的竖瞳,小巧的鼻子,还有薄得可以忽略不计的嘴唇,唯一像人的,是脸上无毛,一看就办事不牢。
      陈致预感接下来是一场斗智斗勇的硬仗,全神贯注于演技:“这么好的食材,就这么杀了,也太可惜了!”说话时,目光灼灼,口水潺潺,仿佛下一秒就要落座开席。
      猫妖被看得浑身凉飕飕的:“什、什么意思?”
      陈致故作高深:“世间美味莫过于‘两脚羊’,‘两脚羊’中尤以‘和骨烂’为佳。”
      猫妖活了数百个年头,自认为见过不少世面,从未听说过“两脚羊”和“和骨烂”,却不甘被鄙夷寡闻,忙道:“这有什么稀奇!”
      陈致看他表情果然没有听过,便放心大胆地忽悠下去:“故而,有人易子而食。可见其味美!”
      猫妖冷笑:“呵,易子算什么!我还知道孔子孟子老子韩湘子!”
      ……
      陈致及时地调整战术,冲他竖拇指:“果然见多识广!不错,易子有一句名言,叫做‘朝闻香,夕可死矣’。这个香说的就是‘和骨烂’的肉香。”
      猫妖说:“那又怎么样?”
      陈致对着崔嫣抿唇一笑:“眼前这个就是上好的‘和骨烂’。相信我,凭我多年的烹饪经验,这个小家伙若是下了锅,定然皮酥肉嫩,鲜入骨髓。”
      猫妖唬了一跳,内心瑟瑟:“你要吃他?”
      陈致媚笑道:“你若是放心,就让我来掌勺,保准吃了之后就再也咽不下其他粗劣之肉。”
      猫妖眼珠子一转,有些意动,倒不是想吃什么“和骨烂”,而是想看看陈致到底要干什么。崔嫣这个小混账装了几年的龟孙子,花言巧语、伏低做小,自己差点信了他的邪,到最后还不是为了逃跑?若这个人真要拿小混账下菜,倒是个整治的好法子,自己正好享用了!如若不然,自己有了防范,谅他们也逃不出他的掌心。
      “也好!我正要将这个小混账剥皮抽筋,你来代劳,我也省心。”猫妖见崔嫣面若死灰,越发高兴,“呵呵,‘和骨烂’‘和骨烂’,这小混账与他娘一样是养不熟的天生贱骨,可不是烂到骨头里了吗!”
      陈致见崔嫣面露怒色,心中又记下一个重点关注对象,崔嫣他娘。
      猫妖催促动手。
      陈致忽悠一大堆是为了拖延时间等皆无来救,自然不能从:“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处借料调味啊。”
      猫妖眼中诡光闪烁:“你借词推托,莫不是耍我?”
      陈致连声否认,还送了一堆高帽子给他。
      崔嫣能在猫妖手下幸存至今,靠的也是吹之不要脸,捧之不要命,陈致比他多吃了百余年的饭,三寸不烂之舌颠倒黑白翻转日月,高明了不知多少倍,听的猫妖浑身舒畅,连尾巴都不小心露出来摇摆。
      “你说的烤全羊,当真如此美味?”猫妖眯着眼睛,舒坦得喉咙咕噜噜直叫。
      陈致说:“人间有,天上无。”
      猫妖感慨:“如此看来,神仙都是没见识的乡巴佬啊!”
      “乡巴佬”点头,一脸“赞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2 1 0 -1 -2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