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叶楚的声音不大,偏偏能让周围的人听得清楚。
      
      左边坐着一对夫妇,他们刚好是商人,听见陈息远鄙夷商人,嘴角露出讥讽之色。
      
      “这位小姐说得对。这位公子若真看不起商人,那整个上海滩的东西干脆都别用了,它们可配不起你这样高贵的人。”
      
      右边坐着几个学生,他们同样义愤填膺:“现在可是新时代了,没想到还有人看不起商人。一个人如果思想陈旧,想必其他地方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开始,只有叶楚周围几桌的人听见了,后来发展到整个新城饭店的人,都对陈息远指指点点。
      
      陈息远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他真想找个洞钻进去,让别人都看不见他。
      
      叶楚冷眼瞧着,心想,陈息远,这就受不了?事情可还没完呢。
      
      “陈息远你本事不小啊,一面搞大了李思文的肚子,一面又和人相亲,真不愧是年少有为。”叶楚的声音很轻,语气不温不热。
      
      还没从众人嘲笑声中缓过来的陈息远,听到叶楚的话,又受到了重击。
      
      陈息远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陡然提高了声音:“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李思文有身孕这件事,只有他知道,就连他母亲也只清楚他和李思文走得近。叶楚是怎么知道的?
      
      叶楚懒洋洋地瞥了陈息远一眼:“你慌什么?想把这件事昭告天下吗?”
      
      陈息远连忙压低声音:“不不不,叶小姐,你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在遇到叶嘉柔之前,陈息远有个情人叫李思文。但他见了叶嘉柔后,就立即同李思文分了手,并对叶嘉柔隐瞒了一切。
      
      没想到分手后,李思文竟然怀孕了。陈息远觉得她不过就是个小情儿,在他心中没有那么重的分量,用一笔钱就打发了她。
      
      叶楚怎么会晓得这些?
      
      叶楚不过是个少女,态度却这般淡定自如,陈息远慌乱极了。要是被叶嘉柔知道了这件事,那他和她就再无可能了。
      
      叶楚不急不缓道:“如果你想守住这个秘密,下面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陈息远这时哪有不应的,点头如捣蒜:“叶小姐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绝不会有半句反驳。”
      
      叶楚漫不经心地摩挲着茶杯,一字一句:“你回去后,告诉陈太太,今日相亲失败,是我叶楚看不上你陈息远。”
      
      “日后外面若有半点不利于我的传言,我都算在你的头上。”
      
      闻言,陈息远一愣。
      
      来相亲前,他就已经想好了,抹黑叶楚的名声,破坏叶楚在陈太太面前的形象,然后就能讨好叶嘉柔。
      
      叶楚难道会未卜先知?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心思。
      
      陈息远又想,而且什么叫都怪在自己头上?如果是别人毁坏叶楚名声,难不成还是自己的错?
      
      陈息远心里腹诽,这分明是不平等条约。
      
      看出陈息远的迟疑,叶楚冷冷一句:“你想好了吗?我的耐心可不够。”
      
      叶楚的声音清清冷冷,听不出一丝恼意,却听得陈息远心头发毛。
      
      “叶小姐,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回去后就和我母亲这样说。”生怕惹怒叶楚,陈息远又补了一句。
      
      “绝不会连累叶小姐半分。”
      
      陈息远偷瞄了叶楚一眼,明明眼前的少女年岁不大,面容精致,可说出的话总让他心头发颤。
      
      自己怎么就这么窝囊?不就是一个女子吗?陈息远兀自想,可是他怕极了叶楚,面上不敢显露半分。
      
      这时,服务生来上菜了,蟹黄鱼翅、清炖海参……
      
      叶楚站起身准备离开,想了想,又俯下身,似笑非笑地看向陈息远:“陈息远,祝你用餐愉快。”
      
      陈息远嘴角抽了抽,这几道菜少说也要花费他几十大洋,叶楚这次真是好好地宰了他一笔。
      
      “这位小姐怎么离开了?”服务生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一脸不解。
      
      陈息远一脸不耐:“我怎么知道,要不你去问问她?”
      
      一想到自己要大出血,陈息远忙和服务生说:“后面的菜都别上了,我不要了。”
      
      闻言,服务生一怔,紧接着露出了鄙夷之色。他在新城饭店工作这么久了,还从没听过这么荒谬的话。
      
      服务生撇了撇嘴,长得人模狗样儿的,怎么这么抠门?
      
      没有钱还装什么大佬?怪不得刚才那位美丽的小姐不愿意留在这里。
      
      服务生硬邦邦地回了一句:“先生,不好意思,你点的菜已经都在做了,不能退掉。”
      
      陈息远傻了眼,还想再争取一下:“可是这么多菜我吃不完……”
      
      服务生还真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更加鄙视他了:“先生,做人要有诚信,是个男人的话,就把钱付了吧。”
      
      陈息远只好闭嘴了,自觉今日事事不顺,钱用完了,被人嘲笑,这一切都拜叶楚所赐。
      
      过了今天,以后他看见叶楚,都想绕着道走了。
      
      ***
      
      上午落了一阵雨后,便没有再下。
      
      叶楚走出新城饭店,拦了一辆黄包车。微风袭来,叶楚不时看向街道上的行人,心中惬意。
      
      叶楚今天对陈息远这么不留情面,是因为她底气十足。
      
      先前,有一个奇怪的声音在叶楚房间中出现过。
      
      那个声音只交待了两句话,便消失了。叶楚既然重生过,自然觉得那两句话一定有值得推敲的地方。
      
      陈息远弄大了李小姐的肚子……叶楚去查了查这个李小姐,确实找到了一个曾经和陈息远交往过密的人。
      
      李思文,一个普通市民的女儿,家中既不从商,也无官家背景。叶楚派人跟了她几天,发现她的丫鬟总是去同仁堂找一位大夫。
      
      每次,那个丫鬟都会带一堆药出来。而那个大夫,是富家太太们最推崇的人。他尤其擅长保胎之术。
      
      李思文未婚先孕,陈息远又不想娶她,只给了她一笔钱。然而,李思文却不打掉肚中的孩子,想来她是要借那个孩子做些什么。
      
      叶楚一直想不明白,直到有一天,她突然记起了《红粉佳人》的一段内容。陈息远有一个姨太太,正好姓李。这在书中只是一笔带过,并没有点出李姨太的名字。
      
      看来,这个李思文就是后来陈息远的姨太太了。
      
      ……
      
      想着想着,黄包车已经停到了叶公馆门口。今日叶楚心情好,给了车夫不少小费。
      
      回去后,大伯母万仪慧一直在叶公馆等叶楚。叶楚告诉万仪慧,她没瞧上陈息远。万仪慧也觉得陈息远配不上叶楚,她自然高兴得很。
      
      学堂快开学了,叶楚和朋友约好了。过几日,她们要去新开的茶社里喝茶。
      
      这天,叶楚在家闲着没有事做,随意翻看起报纸来。结果,上面的一条新闻引起了她的注意。
      
      《明星电影公司某新生代男演员,神似陆家三少》
      
      陆淮是督军陆宗霆的儿子,陆淮又英俊又家世显赫,却从未传出过什么绯闻。这家的记者,真敢写,不能写陆淮的绯闻,就扯出个神似来。
      
      底下还附了一张照片。叶楚再一看,方才喝的一口水差点呛住。
      
      标题写得这么夸张,可那个男演员的长相还真是一言难尽。除了背挺得直了点,全身上下没一点跟陆淮像的。
      
      整篇报道洋洋洒洒写了将近千字,都在吹牛。日报记者认为这个男演员说不定会成为明日之星,吸引众多影迷。
      
      谁让陆家三少不近女色呢。更何况,他低调得很,禁止任何杂志报纸刊登自己的照片。
      
      陆三少长得好看是人尽皆知的,就是性子忒冷了。许多人都想见他一眼,但他绝不会给她们好脸色看。
      
      这个男演员只有陆淮千分之一的气质,都被人吹捧上天了。
      
      叶楚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要是陆淮看到了这篇报道,估计脸会黑得跟锅底一般了。
      
      “二小姐,太太叫你去吃早饭。”
      
      叶楚应了一声,就把报纸收了。她对陆淮不是很关注,所以也没有管后续新闻。
      
      后来,这篇报道在上海滩并没有引起多大风浪。
      
      因为没过多久,那个男明星就被封杀了。这可是陆督军所管辖的华东地区,他竟敢借着陆三少打响自己的名气。
      
      自然,这种事根本不需要陆家人出马。有人为了讨好陆督军,争先恐后地扑上去做。
      
      从此之后,整个上海电影界查无此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