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叶楚的这场相亲自然是要去的。大伯母万仪慧早早地便到了叶公馆楼下,她们要一同前往新城饭店。
      
      车在新城饭店停下,她们刚走到门口,便迎面撞见了一个高大冷峻的男子。他步伐稳健,气质冷冽。
      
      叶楚清晰地看见了他的脸,她一怔,是陆淮。
      
      要是他认出自己是那天救他的人怎么办?这一世,她不想同他有什么纠葛。
      
      叶楚侧身,随即低下头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有道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只一眼,却好似令人无处遁形。
      
      陆淮微微偏头,只看见了她的背影。她低着头,露出一段白嫩的脖颈,耳朵泛着浅浅的红。
      
      他在她身旁逗留了几秒,似乎在打量什么。
      
      叶楚心一紧,耳根热起来。
      
      有人在叫陆淮:“三少,今天……”
      
      声音传入叶楚的耳朵,她背部一僵,立即加快脚步往里走,没有听清后面的话。
      
      等进了门,叶楚才松了一口气,扭头对万仪慧露出笑容。她们一同走去预约的地方,陈太太和陈息远已经到了。
      
      陈太太抬眼望去,叶楚鹅蛋脸,柳叶眉,皮肤是莹白色的,明艳似蔷薇。只要看了她一眼,就再也无法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乍一见到叶楚,陈息远的眼睛都直了。他常听人说起叶楚的好看,却未曾想过,她竟是这样一个俏丽少女。
      
      此时的陈息远纠结极了,他心里已经有叶嘉柔了。叶嘉柔是娇柔小白花,惹人心疼。
      
      叶楚是叶嘉柔的嫡姐,她拥有的一切,叶嘉柔都无法得到。
      
      陈息远心疼叶嘉柔的苦处。相亲之前,他下定决心,要给叶楚摆臭脸看。现在,他又犹豫了起来。
      
      瞧出了陈息远的猥琐心思,叶楚心中冷笑,等会有你好看的。
      
      好一个美人儿,陈太太的心里越发满意了,若能和叶家结了亲,叶家会给陈家很大助力。
      
      再来,陈息远年轻得很,容易招惹一些莺莺燕燕。要是他同叶楚订了婚,总会慢慢定下心来。
      
      等到叶楚她们走到跟前,陈太太笑着起身:“叶太太,阿楚。”
      
      万仪慧拉着叶楚迎了上去:“阿楚,这是陈太太。”
      
      陈太太笑着介绍了陈息远,眼前的男子容长脸,身形有些过于瘦弱,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浑身上下透着浓浓的书生气息。
      
      陈息远冲他们点了点头,叶楚也对着他们淡淡一笑。
      
      大家都落了座,陈太太率先开口:“阿楚,息远是政府书记官,年少有为,提到他没有人不说一声好的。”
      
      陈息远虽然未说话,但是他一脸倨傲之情,显然颇为赞同他母亲的话。
      
      叶楚心里嘲讽地一笑,陈息远总为叶嘉柔保驾护航,可不就是年少有为吗?
      
      虽是这般想着,叶楚面上却只是微微一笑,并不接话。
      
      陈太太这边说着,那头万仪慧也在细细地打量陈息远,愈看愈越觉得陈息远配不上叶楚。
      
      陈息远身形太过瘦弱,跟个小树苗似的,风一吹就倒了,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而且这面容也太普通了,阿楚年纪不大,天天对着这张白纸似的脸,那还不膈应得慌。
      
      更何况陈息远眼神飘忽,唇极薄,看来是个薄情的主。万一将来娶姨太太进门,阿楚不是要受委屈了。
      
      不行,阿楚可是蜜罐里泡大的,陈息远他可配不起。
      
      万仪慧冷笑了一下,便开口道:“阿楚自小聪慧,我们叶家可是把她捧在手心上的。”
      
      “我可把话放在这里,只有一等一的好男儿才配得上我们阿楚,一般人我可瞧不上。”
      
      言下之意就是,你陈息远有多远滚多远,叶家断不会把阿楚许配给你这样的人。
      
      自恋如陈息远,听在他耳里,心里想的却是,一等一的男人,可不就是自己吗?看来他果然是万里挑一的好男人。
      
      若万仪慧知道陈息远的心思,恐怕要气得吐血。
      
      冷眼看着陈息远的猥琐样,万仪慧只觉怒火直往她心口窜,眼睛一瞪,立时便要发作。
      
      陈太太眼见不对,忙死死握住万仪慧的手:“我看我们还是先走吧,把时间留给阿楚和息远。”
      
      万仪慧还要说些什么,叶楚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意思是她心里有数,万仪慧这才冷哼了一声离开。
      
      万仪慧和陈太太离开后,一阵静默。
      
      陈息远自以为痴情,他还没有追到叶嘉柔,怎么会对叶楚有想法?
      
      更何况,眼前这个少女是叶嘉柔的嫡姐。叶嘉柔在家中不受宠爱,说不定跟叶楚还有关系。
      
      想到这里,陈息远的心口就猛得一疼。他早就想到了解决办法,这次相亲结束后,外面会传出叶楚娇蛮任性的流言。
      
      这样,陈息远便能用此打击叶楚,说不定能换得叶嘉柔的芳心。
      
      既然叶楚是他和叶嘉柔的“媒人”,他就勉强请她吃上一顿大餐,也算是弥补了不久后会发生的事。
      
      于是,为了表现自己的阔气,陈息远大手一挥:“叶小姐先点单吧。”
      
      停顿了一下,他又补了一句:“任何东西都可以点。”权当自己对叶大美人的补偿。
      
      上辈子陈息远也说了这样的话,但那时叶楚只想早早结束这段相亲,意思一下点了杯茶。
      
      之后陈息远为了追叶嘉柔,故意抹黑叶楚的名声,说叶楚娇蛮跋扈,目中无人,叶楚的名声一落千丈。
      
      既然陈息远认为自己娇蛮跋扈,那叶楚就如了他的愿。
      
      叶楚微微一笑,叫服务生过来,开口:“你们这里都有哪些菜?”
      
      服务生看了眼陈息远,只见他衣着优质,再看了眼叶楚,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公子哥总想着要博美人儿一笑,看起来这男的也不差钱,那自己就帮他们一把。
      
      服务生自以为做了件大好事,他清了清嗓子,爆出了一连串菜名:“蟹黄鱼翅、糯米八宝鸭、清炖海参……”
      
      皆是店里最昂贵的菜色。
      
      叶楚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全要了。”
      
      服务生大喜,还没等陈息远发话,立即喜滋滋地下去准备了。
      
      陈息远只觉眉间跳了跳,心口一痛,刚要制止,叶楚瞥向他。
      
      “陈公子年少有为,虽是个小小的书记官,但依着陈公子的聪明才智,想必早有不少存款,这点小钱肯定不放在眼里。”
      
      “恐怕整个新城饭店在陈公子眼里,也不过尔尔。”
      
      叶楚面上带笑,说出的话却毫不客气。既讽刺了陈息远的官职不够高,还讽刺了陈家不富足。
      
      这要花多少大洋啊,他的钱包都要被掏空了,陈息远只觉得肉痛。
      
      叶楚一开口,就彻底击碎了陈息远的小心肝,他更没料到的是,叶楚如斯美人,说的话为何如此诛心?
      
      陈息远明白了,肯定是叶楚看上了自己,想要知道他是否囊中羞涩。毕竟,像她这样的富家千金,一定会喜欢大方的男人。
      
      但是,陈息远的心中只有叶嘉柔,即便叶楚容貌再娇俏,他也绝不会变心。
      
      方才点的那些菜,陈息远虽能付得起,可他不想把钱花在叶楚身上。
      
      想到叶楚就这样错过了自己这样完美的男人,陈息远的声音变得温柔:“叶小姐,话虽如此,但我……”
      
      叶楚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打断了陈息远的话:“难道陈公子根本看不上新城饭店?那为何还要邀我在这里吃饭?”
      
      “又或者是陈公子囊中羞涩?”叶楚似笑非笑,“陈公子,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啊。”
      
      叶楚句句都在讽刺陈息远,陈息远也瞧出来了。虽不知叶楚为何如此,但对叶楚的观感已经差了很多。
      
      他心想,美人凶猛,若真娶回家,还不翻天了?还是叶嘉柔好,柔柔弱弱,让人有保护欲。
      
      这时,周围有人看了过来,似乎在笑什么。陈息远有些恼了,一种莫名的硬气直冲他的头顶。
      
      他要在这里好好表现,弯了一辈子的脊梁,总要有挺直的时候。
      
      酝酿半天,陈息远终于憋出一句话:“商人之女,就是满身铜臭味,不可理喻。”
      
      话一出口,陈息远吐出一口浊气,觉得自己的形象瞬间高大了不少。
      
      呵,陈息远终于承认了。他骨子里一直瞧不起叶家的商人背景,上辈子为了让叶楚打消结亲的念头,一直在这上面做文章。
      
      叶楚语气淡漠:“我叫你一声陈公子,是给你面子。你真当自己是什么玩意,敢在我面前放肆?”
      
      叶楚的声音冷得就像冰雪,可她却毫不担忧陈息远会把这些话传出去。因为她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
      
      她手里有陈息远的把柄,底气十足。
      
      叶楚扫了他一眼:“再说了,你凭什么瞧不起商人?”
      
      商人又如何?她外祖家是商人,她父亲也是商人。
      
      人人生来平等,职业无贵贱之分,只有心里阴暗的人,才会认为自己高高在上。
      
      斜昵了陈息远一眼,叶楚展颜一笑,眼底却没有温度:“你身上穿的是从服装店里买来的西装,那服装店便是商人开的。”
      
      “你脚上穿的是从鞋店里买来的皮鞋,那鞋店也是商人开的。”
      
      “你的金丝眼镜,你腕间的手表都与商人息息相关。”
      
      听见叶楚的话,陈息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很想反驳,可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身上穿的,手上戴着的,就连你嘴里吃的,都出自你鄙夷的商人之手。”叶楚虽然笑着,话里却不留一丝余地。
      
      “陈息远,今儿你有种,就脱光了衣服,光着身,给我爬出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2 1 0 -1 -2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