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西门家的大小姐想要就读哪个学校仅仅需要一个电话而已,哪怕是冰帝。
      
      更何况她在之前的学校得到的就是品学兼优,性格朴实这样的评价。先不说财阀子弟的校园评价有没有水分,但至少她从小低调沉寂,在整个圈子没有什么恶德案底是事实。
      
      冰帝更没有理由错失一名这样优质的生源了,保不准大小姐入学后看哪里不习惯又像当初的迹部一样大手一挥出重资将学校改头换面一番——当初也正是他的出资和领导规划,才让冰帝这个普通私立中学逐渐变成有口皆碑的顶级贵族中学的。
      
      后来人想在他统治的世代撼动其地位是不可能了,但钱多总是好事,就算是迹部恐怕也不会介意锦上添花。
      
      话虽如此,可他们是去念书的,不是去踢场子的,去别人的山头,还是要先跟地头蛇打声招呼。所以西门当晚就给迹部去了电话。
      
      鉴于F4在整个上流社交圈的声明累累,实际上迹部一开始是不乐意的。但毕竟不能没见到人就将其和肆意妄为的哥哥一概而论,所以迹部同意明天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对他妹妹来一个初步的面试,只要他点头,就可以顺利就读冰帝。
      
      西门当然信心满满的说好,并保证自己妹妹绝对是远超他标准的优秀学生,但挂了电话就牙齿磨得像要碾碎人的骨头。
      
      说来虽然同在一个圈子,迹部跟他们也不过面子情而已,性格不合玩不到一堆去。而且那家伙回到日本社交圈之后,西门才终于叹为观止的发现像阿司这种嚣张的家伙世界上居然有两个。
      
      可同样嚣张,那家伙的作为就极其符合大人们的审美,比起在学校用严苛的等级制度统治学生,怎么看都是用才华和人格魅力统治学生的家伙更好听吧?
      
      说得他们就成了草包一样,F4实际上一样优秀,只不过各自享受学生时代的方式不一样而已。他们还好,只是苦了阿司,莫名其妙的就成了迹部景吾的对照组,没少因为这个别人家的孩子挨打。
      
      至今他在任何场合看到迹部都是要翻白眼的——所以说这情商发育不全的,他的失礼就更加衬托了迹部的大度稳重,状况只会陷入恶性循环。
      
      他们三个倒是对迹部没有恶感,可架不住阿司各种无理的要求,因此实在交情有限。
      
      可牵扯到自己妹妹,那家伙一副毫不留情的挑剔嘴脸就可恶了。可怜他还不能找另外三个抱怨,要让阿司知道阿庆转身就从英德转到冰帝,他得气得直接开车去撞冰帝的校门,因为实在气不过。
      
      西门庆听了倒是对这个学校初步印象就不错了,还感叹总二郎这次总算靠谱。
      
      对于他的不忿,西门庆是这样安抚的“光是不认同你们几个这一点,就基本证明人家还有正常的三观,这样的人经营的学校总不至于太不靠谱。”
      
      西门“……”
      
      这丫头是在安慰为了她的入学低声下气的哥哥还是趁机发泄白天的怒气,到底是哪一样?
      
      转学生没有领到校服前一般是穿原校服上课,大半夜的西门庆也不想家里人兴师动众,况且冰帝那边的人还说了,要先面试,先一步就穿上冰帝的制服显得自己这边太过急切也不好。
      
      所以第二天早上,西门庆在英德校服和景文古田高中的校服之间,果断的选择了古田高的校服。
      
      比起英德校服的精致华丽,古田高的女生校服仅仅是简单朴素的黑色水手服,可能会和贵族中学格格不入。
      
      但古田高本来就是一所乡下的普通高中,学校设施比起东京林立的各大高校算寒酸了,就连操场都是老旧的黄土操场。
      
      但那边校风淳朴,同学们也相处融洽,不说全员其乐融融,但即使偶尔略有纠纷也只停留在口角义气上,总之是没有出现过类似校园霸凌的事件的。
      
      西门庆从初中开始就在那里上学,学园生活很愉快,也交到了要好的朋友。所以论起归属感,十个英德绑一块儿也及不上古田高。
      
      西门庆提前大半个小时来到冰帝,但这个时间学校已经有不少人了。冰帝很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各大社团在全国都有良好的成绩,所以清晨时机也是比较紧凑的。
      
      西门庆暗自点头,这可比英德那些踩着点一股脑在校门口排长龙的豪车看上去有氛围多了,虽然入眼同样是满目的精致和奢华,但这里才是真正有学校样子的。
      
      来来往往的人看到穿着陌生制服的女孩子虽然时不时投来好奇探究的目光,但并没有因为她格格不入的平民制服露出什么藐视或优越感。
      
      想到总二郎说过这里的风格是实力为尊,虽然衡量标准一样粗暴直白,但怎么说,这样的地方看起来就要讨喜多了。
      
      毕竟不安于现状的话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实实在在改变的,这一点让任何人都无话可说。
      
      她先是自己找到了校长,听了些千篇一律的勉励词。校长倒是对她初步印象良好,但真正做决定的不在他。
      
      西门庆礼貌的告辞,婉拒了那边要安排人带她去学生会的提议,表示自己像趁机熟练一下路线。
      
      这话说得有些早,但既然另外两所自己可以去的学校,一所已经被自己枪毙,另一所也状况不明的前提下。
      
      对于这已经让她产生不小好感的地方,为什么不尽力争取呢?
      
      地方还是好找,那个迹部是个作风高调华丽的人,就连自己办公的地方也位置显眼,西门庆就沿途问了一个人,被指了方向就自然而然找到了。
      
      敲了敲门,听到里面说了‘请进’她便压在门把手推门进入。
      
      初夏天亮得早,这个时候阳光已经很显眼。采光良好的办公室这是已经不需要开灯,温暖的晨曦从玻璃窗大片铺洒进来,将整个房间染上了钻石般熠熠的光辉。
      
      饶是西门庆对美学不甚敏感,却也被这兜头灌入眼底的景色惊艳得片刻恍神。
      
      然后她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其实晨光和以往每天看到的一样,办公室整洁考究但细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真正让这一切充满意义的是此刻端坐在办公桌后主位上的那个人。
      
      西门庆周围是不缺美人的,父母和两个哥哥都好看,她自己长得也不赖,甚至家里的管家执事女仆们,初步筛选条件就是颜值。
      
      她觉得长得好看当然赏心悦目,但也仅此而已。人说真正的美丽会直击人心,她觉得能直击她心的只有地里的庄家丰收那一刻,而不是宴会上的衣香鬓影。
      
      可这会儿她知道那个说法是怎么回事了。
      
      眼前的人穿着来来往往那些男生一样的学校制服,但在他身上就格外不同,这份独特不光来源于他英俊华丽的容貌,还包括她此刻能亲身意会,但如何也表达不出的某种东西。
      
      好像不是气质,气势这样单薄的词可以形容的,是更升华的某种存在。
      
      他像是刚洗过澡,整个人透着一股轻微的水汽,像她种的大草莓被洗净装盘上面还挂着水滴一样看着就有食欲——这么说好像有点不对?
      
      刚才看到的钻石一样的光辉原来不是错觉,而是他微润的头发被铺上一层阳光的原因。
      
      不知道是不是联想到大草莓的原因,西门庆看着他突然觉得喉咙有点干,很想咽口水。
      
      “来了吗?西门家的小姐!”迹部率先开口。
      
      这称呼让西门庆觉得别扭,她回应到“叫我名字就好,迹部——”
      
      “君!”
      
      迹部有点讶异,他是从小在英国生活,习惯了对别人直呼其名,所以对于日本称呼后面加一些后缀始终无法习惯。
      
      可西门家这位小姐自昨天电话结束后他让人搜罗的资料,没有定居他国的经历,可对于称呼陌生人这点她却一样显得笨拙生疏,最后一个字还是意思到不对间隔许久后加上去的。
      
      不过这个问题不值得深究,迹部也就这么一转,就抛在脑后。
      
      他微微扬了扬下巴“基本情况我已经清楚了,少时离开东京,几年来基本在老家生活,当地学校给出的评价很不错,确实成绩和品格来说就读冰帝没有问题。”
      
      “但关于近日转学英德,又在一天之内退学转入冰帝这回事——”
      
      西门庆心道,果然是骄傲清高的少年,眼睛里揉不得沙,估计对自己成为第二个选择很介意。
      
      “很准确的判断!”
      
      诶?西门庆一时有点懵,敢情这家伙是在炫耀自己的学校比英德好哦。
      
      西门庆倒不觉得被冒犯,因为她也实在对英德升不起一丝认同感。接着往下才是真正的面试。
      
      但与其说是考校是否有入学资格,这家伙更像是对日本的乡村更好奇。或者说他好奇的是在她眼里的那些地方。
      
      得知她还亲自参与农活儿的时候,他的表现并不像以往那些少爷千金一样大惊小怪,反而颇有兴致的就着这个话题深入进去。
      
      你让西门庆说别的她可能不在行,要说到种地那可是找到对口专业一样可以连续讲上个三天三夜。
      
      迹部对她的滔滔不绝没表示半点不耐烦,甚至有时碰到非常识性的名词还会插话问她,这种倾听者无意是极让人喜欢的,才认识一会儿,西门庆就在这番对话中对他好感上涨不少。
      
      迹部看着坐在对面的女孩子口若悬河,一双眼睛闪闪发亮,这是一个人面对自己真正钟爱的领域的表现。
      
      她和自己的哥哥西门总二郎长得很像,据说两人是双胞胎。可那家伙身上的风流□□到了她这里却截然不同。
      
      以西门家的条件即使在老家也可以享受顶级的优渥生活,可这人没有成天躲在家里当大小姐,而是融入到了乡村的民生中,念着就近的普通学校,干着上一辈人才会干的活儿,并且理直气壮,理所当然般乐在其中。
      
      迹部看得出来这家伙是打从心里享受自己描绘出的生活,这和他甚至这个阶层的所有人都不同。
      
      但他欣赏这一点,为了喜欢的事物挑战阶层的阻碍并成功的,且兢兢业业踏踏实实的乐在其中,这很华丽!
      
      他们一直谈到快要上课,双方都很满意,迹部表示可以跟他直接去教室,西门庆欣然应允。
      
      “迹部景吾,以后叫迹部就可以了,今后请多指教。”迹部伸出一只手。
      
      西门庆微微一笑,想必他看出了自己对于称呼后缀的别扭所以这么说的吧?和总二郎他们单纯的任性自我不同,这家伙明明也是大少爷,却意外的温柔呢。
      
      她将自己的手伸出去“西门庆,叫我西门或者阿庆都可以,请多指教。”
      
      “说起来,一开始我就很好奇。”迹部突然到“西门庆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结果想起来中国有部名著——”
      
      话还未落,就被西门庆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嘴巴!
      
      只见从一开始气场平和看起来没什么攻击性的少女此刻五官扭曲神色狰狞,她眼神如刀,带着杀意一般注视着自己“别!这件事永远烂在心里,名著什么的根本没有,知道了吗?”
      
      “否则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哦!”
      
      迹部先是一愣,然后不但没有被吓到,反而露在外面的眼睛里染上了笑意。
      
      西门庆被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看得尴尬,随即发现自己情急之下这么冒犯人家,顿时更不好意思了。
      
      正不知下一步怎么走,口袋里的电话响里。她借着这个台阶松开了迹部,然后接通了电话。
      
      “喂!夏目?现在应该快上课了吧?”
      
      应该是之前的同学,迹部漫不经心的想到,然后就听到旁边这家伙尖叫着跳了起来——
      
      “什么?咱的倭瓜被偷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张呢,说的迹部泡阿庆,但你们要知道那是西门的妹控视点,当然自己妹妹是被臭男人骗走的。
    实际上这章已经揭晓了,先见色起意的那个其实是阿庆。
    黑色水手服参照多轨透的校服,木错,阿庆之前待的地方就是夏目他们生活的乡下。
    感谢烟秦,小米爱大米,小鱼,吃宝的打赏,么么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