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本来张牙舞爪要上来找麻烦的道明寺也下意识的心里一个激灵,脚步都瑟缩了一下。
      
      所幸其他几人也被这阵仗吸引过去了,没人注意到他有那么一瞬间犯怂。
      
      要说对于西门的暴力感受,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当时西门庆也只跟他打架,因为除了他没人能把一个成年人的灵魂气得抹开脸面打小孩子。
      
      这么些年没见面,虽然各自都长大了,但道明寺心中对她的感官还是来自于儿童时代建立起的印象。
      
      被她这突然的发作,很容易就回忆起了那时屡战屡败的颓丧!
      
      可他性格一贯一根筋,记吃不记打,小时候就打不怕,这会儿只会更变本加厉。懊恼过后正要接着发火,就见那家伙踩着大理石阶梯一步步走下去了。
      
      和F4不一样,西门庆上学就乖乖的穿了制服,统一款式的皮鞋踩在地上每走一步发出轻微低沉的声音。
      
      本来这种声音是可忽略不计的,但此刻整个餐厅有上百人,居然就安静得落针可闻,那唯一的声音也就一下一下敲击在每个人的心上。
      
      西门庆看着小心翼翼注视她的每一个人,所经之处甚至自动分出了不会妨碍她的宽敞通道。但这种小心与畏惧并不是给予她本人的,而是自己如今所处的阶级天然赋予的。
      
      因为她是西门家的大小姐,学校拥有人之一的后代,与F4平起平坐的存在,所以能得到这个殊荣。
      
      即使不是她,换了另一个拥有同等条件的人,别人依旧会抱着这样的目光——真是单纯直白的衡量准则。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四个家伙虽然无法无天,但将这里的制度经营得是真的成功。
      
      这些富家子弟来英德之前肯定不会全是恃强凌弱的货色,英德总不可能精准的包揽了整个日本上流社会的人渣。甚至他们可能在高中入学英德之前,在其他地方是多才多艺,品格杰出的人。
      
      但无一例外现在都成了捧高踩低的墙头草——当然有可能这本来就是家族赋予他们的责任,就像西门说的,像他们这样的,交朋友这件事上,自己的喜好成分已经占比不大了。
      
      不过将各方来路,性格不一的这么多学生批量改造成自己满意的姿态,也是一桩本事。
      
      可惜生错了时间,要是赶上大清没亡那会儿,几个人绝对是教科书级别完美的继承人。
      
      西门庆毫无阻碍的走进冲突的中心,被包围的学生那里。
      
      这家伙已经被捉弄得很狼狈了,鸡蛋面粉残汁剩饭的被浇了一身。食物什么的还可以说就地取材,可还有生鸡蛋和面粉,那显然这起霸凌就是有备而来了。
      
      “能站起来吗?”西门庆伸出一只手到。
      
      顿时有女生发出短促的惊呼,随即又捂住自己的嘴怕惹大小姐不快。可那家伙浑身已经脏成那样了,即使欺负他的人都不愿意再近身,女生们更是远远的在外围起哄看热闹,生怕被溅了点恶心的污渍在身上。
      
      可西门庆这种常年在地里和土灰肥料打交道的人反倒没法那种避之不及的态度。
      
      那男同学估计是被吓惨了,对西门庆伸出的手,下意识的瑟缩一下,以为会挨打。
      
      西门庆也干脆,别人不来就她,她便主动上前一步抓住那同学的胳膊将人拉了起来。
      
      他的腿还有些抖,像随时就会一软瘫下去一样。西门庆忍不住皱眉。
      
      说实话她特别不耐烦一个人扭捏畏缩的样子,女孩子尚且可以容忍,但男孩子就——
      
      打架而已,就算敌众我寡,只要豁得出去,反而不至于太吃亏,越退缩反到越助长别人的气焰。
      
      她有这光棍的想法也是上辈子因为水源问题可是和邻村的狠狠干了几架的原因,那种械斗虽然在这个时代的外界看来无知粗鄙,但关系到自己生计的资源抢夺,可是真正的在拼命,当时阿庆就没有怵过。
      
      见人还在抖,她双手一出手掌重重的拍到那同学的手臂上“抖什么抖!”
      
      得,这下人不抖了,因为直接被这一拍定住了,绷直了身体一动不敢动。
      
      西门庆将他被打歪在脸上显得很滑稽的眼镜取下来,上面沾了些蛋清和面粉,已经没办法视物了,便掏出口袋里的手绢细细的擦干净。
      
      那些东西难以清理,西门庆把眼镜弄干净也花了点时间,可这么长的时间下餐厅依旧保持着那种一场的安静,连呼吸都不敢太大。
      
      她清干净眼镜将它架回那同学的鼻梁上“这下看得到了吧?”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对方像是也冷静了一些,并且感觉到了面前的人并非恶意,因此这次西门庆问话他倒是回答了。
      
      虽然只是蚊子一样轻轻的哼唧了一声“嗯!”
      
      “那就好,既然看得见了就这么直接回家。明天不用来了,转学吧!”西门庆这么说到。
      
      那同学听了这话稍稍平复的恐惧又开始冒头,而起这次看起来更严重了。西门庆这就不懂了,难不成对这破学校还有什么眷恋不成?
      
      都被欺负成这样了,看他也不像是琢磨着奋起反抗,难道转学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呵!”这时二楼传来一声短促的嗤笑。
      
      西门庆回头,就见道明寺那个瓜娃子支着手臂半倚在栏杆上,神情里满是对这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的怜悯。
      
      “转学?受到本大爷招待的家伙,履历里没有那个选项。”他的话里带着绝对的不容置疑“只能退学,而且时间也不是他自己说了算。”
      
      “全凭本大爷高兴!”
      
      西门庆顿时明白了,他说的没错,原因显而易见,只是她依旧学不会顺着他们的常识往下想,所以事事都要靠别人点破。
      
      被欺负的这个同学想必也是富人之家的小少爷,但有钱人和顶级财阀之间完全就是两个概念了。一个只是有钱,另一个却是可以左右国家局势的存在。
      
      不但要被欺负,还得站着不动让人欺负,直到满意了,方可以被逐出这个鬼地方。如若不然,收拾他们家族对于几家人来说连抬手都不用,甚至不用惊动家里,只要这几个作为继承人的家伙流露出一丝意向,多的是人为了讨好他们挤压人家生存空间的。
      
      那同学恐惧成这样也是这个原因,一旦现在擅自抽身离开,这件事没通过他的不幸在学校里解决,就会将风波带回家里。
      
      这是一个让人无力的状况,F4这几个家伙数年的经营,不可能因为西门庆一个人的突然发难就瓦解。
      
      那么问题又绕回来了,要想真正解决这件事,还是得看他们的态度,只要他们表示不追究,那家伙才能全身而退。
      
      想到这里道明寺就更得意了,全身散发着‘你来求我呀,快来求我呀,怎么还不来求我’的傻逼气息。
      
      西门庆已经是成年人了,成年人要解决一件事情思路要宽广得多,岂会被这点小小的死角堵住?
      
      她看了看其他三人,总二郎是不敢和她对着干的,花泽类一脸无所事事的样子估计是懒得掺和事的,美作玲见她看过来立马后退两步,背着道明寺摆了摆手表示这不关他的事。
      
      很好,拜她身份便利的原因,这个小团体不用击破已经瓦解了三个,毕竟两不相帮才是他们最明智的选择,那么唯一剩下的刺头也就道明寺一个了。
      
      她视线回到那小卷毛身上,那家伙以为西门庆看另几个是为了搬救兵,没听到任何人出来阻挠那就说明都拒绝了她,于是就越发得意了,整个尾巴快要翘上天。
      
      正要继续施加点压力逼这死女人低头,就听她突然开口到“说来很久没拜访过枫夫人了,听说她昨天回了日本,正好!”
      
      正好?正好什么?道明寺一懵,那家伙有接了一句“还有椿小姐,之前的婚礼没能亲自祝贺她,也是时候去个电话聊表歉意了。”
      
      唯一能压住道明寺的两座大山都搬出来了,众人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道明寺当场就想骂她无耻,干不过人就当告状精,被还有一点手足情的美作按了回去。
      
      这事算他输了,妥妥的,没有什么余地可讲。如果那家伙真的跑枫夫人和椿小姐面前如此这般说一通,道明寺免不了的又是一顿打。
      
      倒不是说学校里的事,实际上他们在学校里干的什么事家长们不清楚?既然没插手那就等于默认,西门庆不可能这么天真连这点都想不明白。
      
      但那家伙从小就和他们不一样,他们几个家庭,或多或少都有自己各自的问题,尤其在中二期无病呻吟的年龄,就更加不能相互理解了。
      
      但几家的家长能经营这么庞大的家业,都不可能是惯于妥协之人,还处在幼生期的他们也只能一边不甘埋怨,一边被死死的按下头颅。这也是他们在学校一定要确立统治地位称王称霸的原因。
      
      可西门庆就不同,她从小能和大人们良好沟通,哪怕跟西门夫人斗了这么多年,实际上她和妈妈的关系要比什么都按照她意愿走的总二郎要亲密得多。
      
      小时候几家的家长就都喜欢她,按照她的说法,虽然对家里疏于关心,但坐到那个位置背着这么大的责任,数十万家庭的生计压在他们身上,这本身就是让人敬畏的一件事了,做子女的当然应该理解。
      
      瞧瞧!瞧瞧!这话多好听,她所谓的理解就是抛下家人滚乡下种地,还哄得西门夫人一边吃降压药一边还是认定这女儿贴心。
      
      她和大人们说话一贯站在平等理解的角度,小时候迫于年龄没什么话语权大人们就经常被她说动,更不用想现在了。
      
      让她放手去挨家挨户的拜访,说不得就能说服家长们改变放任的态度,这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
      
      眼看已经快成年了,没有几年松快时间了,不能因为阿司的愚蠢断送最后一点空间。
      
      道明寺被制住了,几人连忙冲他们挥手,示意散了,这事算完了。
      
      英德的学生们不敢置信,F4就这么一挑四的败在了西门家的大小姐手里,但是上面做出的决定没人敢有异议,眼见午休时间就这么过去了,餐厅的人才渐渐回了教室。
      
      西门庆见所有人都走完了,那个被欺负的同学也被家里人接走了,才打算离开——
      
      “对了!”她顿了一下,决定还是跟她家小孩交代一下“总二郎,我先回家了,你帮我像学校说一声,明天开始就不来了,我要转学。”
      
      “诶?”发出这声音的却不是西门。
      
      

  • 作者有话要说:  转战新学校了,不然继续下去我都以为道明寺是男主了。
    道明寺:我不是?(炸毛)
    某鱼:去去去!瓜娃子小卷毛想什么好事呢。
    感谢我不是天然呆,要好好学习啊,吃宝的打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