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破烂仙人三登仙京 ...

  •   
      “恭喜你,太子殿下。”
      
      闻言,谢怜抬头,未语先笑,道:“谢谢。不过,能不能问一下恭喜我什么呢?”
      
      灵文真君负手而立,道:“恭喜你摘得了本甲子‘最盼望将其贬下凡间的神官’榜的第一名。”
      
      谢怜道:“不管怎么说,总归是个第一名。但我想既然你恭喜我,那应该的确是有可喜之处的?”
      
      灵文道:“有。本榜第一,可以得到一百功德。”
      
      谢怜立刻道:“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榜,请一定再捎上我。”
      
      灵文道:“你知道第二名是谁吗?”
      
      谢怜想了想,道:“太难猜了。毕竟若论实力,我一人应当是可以包揽前三甲的。”
      
      灵文道:“差不多了。没有第二名。你一骑绝尘,望尘莫及。”
      
      谢怜道:“这可真是不敢当。那上一甲子的第一名是谁?”
      
      灵文道:“也没有。因为这个榜是从今年,准确地来说,是从今天才开始设的。”
      
      “咦,”谢怜一怔,道,“这么说,这不会是专门为我设的一个榜吧。”
      
      灵文道:“你也可以认为只是因为你恰好赶上了,就恰好夺魁了。”
      
      谢怜笑眯眯地道:“好吧,这么想的话,我会更高兴一点。”
      
      灵文继续道:“你知道为什么你会夺魁吗?”
      
      谢怜道:“众望所归。”
      
      灵文道:“让我告诉你原因。请看那个钟。”
      
      她抬手指去,谢怜回头望去,所见极美,望到一片白玉宫观,亭台楼阁,仙云缭绕,流泉飞鸟。
      
      但他看了半天,问:“你是不是指错方向了?哪里有钟?”
      
      灵文道:“没指错。就是那里,看到了吗?”
      
      谢怜又认真看了,如实道:“没看到。”
      
      灵文道:“没看到就对了。本来那里是有个钟的,但是你飞升的时候把它震掉了。”
      
      “……”
      
      “那钟比你的年纪还大,却是个好热闹的活泼性子,但凡有人飞升,它都会鸣几下来捧场。你飞升那天震得它疯了一样狂响,根本停不下来,最后自己从钟楼上掉下来了,这才消停。掉下来还砸着了一位路过的神官。”
      
      谢怜道:“这……那现在好了没?”
      
      灵文:“没好,还在修。”
      
      谢怜:“我说的是被砸到的那位神官。”
      
      灵文道:“砸的是一位武神,当场反手就把它劈成了两半。再来。请看那边那座金殿。看到了吗?”
      
      她又指,谢怜又望,望到一片渺渺云雾中璀璨的琉璃金顶,道:“啊,这次看到了。”
      
      灵文道:“看到了才不对。那里本来什么都没有。”
      
      “……”
      
      “你飞升的时候,把好些位神官的金殿都给震得金柱倾倒、琉璃瓦碎,有的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了,便只好临时搭几座新的凑合了。”
      
      “责任在我?”
      
      “责任在你。”
      
      “唔……”谢怜确认了一下,“我是不是刚上来就把很多神官都得罪了?”
      
      灵文道:“如果你能挽回的话,也许不会。”
      
      “那我要怎么样才能挽回呢?”
      
      “好说。八百八十八万功德。”
      
      谢怜又笑了。
      
      灵文道:“当然,我知道,十分之一你都是拿不出来的。”
      
      谢怜坦诚地道:“怎么说呢,虽然很不好意思,但你就是要万分之一,我也是拿不出来的。”
      
      凡间信徒的信仰化为神官的法力,而他们的每一份香火与供奉,则被称为“功德”。
      
      笑完了,谢怜严肃地问:“你愿不愿意现在把我一脚从这里踢下去,再给我八百八十八万功德。”
      
      灵文道:“我是个文神。你要人踢也该找个武神。踢得重一些,给得多一些。”
      
      长叹一声,谢怜道:“容我再想一想怎么办罢。”
      
      灵文拍了拍他肩膀,道:“莫慌,车到山前必有路。”
      
      谢怜道:“我是,船到桥头自然沉。”
      
      若是在八百年前仙乐宫最鼎盛的时期,八百八十八万功德又有何难,太子殿下挥出去眼睛都不眨一下。但今时不同昔日,他在凡间的宫观早就烧得一间都不剩。没有信徒,没有香火,没有供奉。
      
      不消说了。反正就是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一个人蹲在仙京大街边头痛了半天,他才忽然想起来,他飞升快三天了,还没进上天庭的通灵阵,方才忘了问口令是什么了。
      
      上天庭的神官们联合设了一套阵法,可以令神识在阵法内即时通灵传音,飞升之后必须要进阵。但需要知道口令,神识才能搜到特定的通灵阵。谢怜上次入阵已经是八百年前的事了,压根不记得口令是什么了,他神识放出去搜了一通,看着一个阵有点像,胡乱进去了。甫一入阵便被四面八方涌来的狂呼冲得东倒西歪:
      
      “开盘下注买定离手,来赌这次我们太子殿下到底能坚持多久才会再下去!!”
      
      “我赌一年!”
      
      “一年太长了,上次才一炷香,这次三天吧。押三天三天!”
      
      “别啊蠢货!三天都快过去了你行不行啊?!”
      
      ……谢怜默默退了出来。
      
      错了。肯定不是这个。
      
      上天庭内都是坐镇一方的大神官,个个家喻户晓日理万机,而且,因为都是正经八百飞升登天的天官,自持身份,通常都较为矜持,言语行事往往都端着一派架子。也就只有他第一次飞升时由于太过激动,把通灵阵里每一位神官都抓来打了招呼,无比认真又无比详尽地将自己从头到脚地介绍了一遍。
      
      他退出之后又是一通乱搜,又胡乱进了一个。这次进去,谢怜心下一松,心道:“这么安静,多半就这个了。”
      
      这时,只听一个声音轻轻地道:“太子殿下这是又回来了?”
      
      这声音乍听十分舒服,语音轻柔,语气斯文。可细听便会发觉,嗓子冷淡得很,情绪也冷淡得很,倒让那轻柔变得有些像不怀好意了。
      
      谢怜本来只想按规矩入阵,默默潜伏着就好,但既然人家已经找他说话了,总不能装聋作哑。而且,上天庭内居然还有神官愿意主动跟他这个瘟神说话,他还是非常高兴的。于是,他很快答道:“是啊!大家好,我又回来了。”
      
      他哪里知道,这一问一答后,凡是此刻正在通灵阵内的神官们,统统竖起了耳朵。
      
      那位神官慢条斯理地道:“太子殿下这次飞升,真是好大的阵仗啊。”
      
      上天庭中,可谓是帝王将相遍地走,英雄豪杰如水流。
      
      欲成仙神,必先成人杰。人间建功立业者或是有大才之人,本来就有更大的飞升机会。因此,毫不夸张地说,什么国主公主皇子将军,在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稀罕物。谁还不是天之骄子怎么地了?大家彼此之间客气客气,便陛下殿下、将军大人、帮主盟主的乱叫,怎么恭维怎么叫。可这位神官这两句下来,就不是那么对味儿了。
      
      虽然他左一个太子殿下,右一个太子殿下,却教人感觉不到他有半分敬意,反倒像是在拿针戳人。通灵阵内还有其他几位神官也是货真价实的太子殿下,都被他这么几声喊得简直背后发毛,浑身不快。谢怜已听出对方来意不善,但也不想争个高下,心想我跑,笑道:“还好。”那位神官却不给他机会跑,不冷不热地道:“太子殿下么,是还好。不过,我的运气就比较不好了。”
      
      突然,谢怜听到了从灵文那边传来的一道密语。
      
      她只说了一个字:“钟。”
      
      谢怜瞬间明白了。
      
      原来这就是那位被钟砸了的武神!
      
      既然如此,那人家生气也不是没理由的。谢怜向来十分善于道歉,立刻道:“钟的事我听说了,真是万分抱歉,对不住了。”
      
      对方哼了一声,品不出来什么意思。
      
      天界里名头响亮的武神有许多位,其中不少都是在谢怜之后飞升的新贵。光听声音,谢怜说不准这是哪位,可道歉总不能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于是,他又追问了一句:“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此言一出,对面沉默了。
      
      不光对面沉默了,整个通灵阵都凝固了一般,一股死气扑面而来。
      
      那边灵文又给他传音:“殿下,虽然我觉得你应该不会说了这么半天都没认出来,但我还是想提醒一下你。那是玄真。”
      
      谢怜道:“玄真?”
      
      他卡了须臾,这才反应过来,略为震惊地传音回去:“这是慕情?”
      
      玄真将军,乃是坐镇西南方的武神,坐拥七千宫观,在人间可谓是声名显赫。
      
      而这位玄真将军,本名叫做慕情,在八百年前,曾是侍立在仙乐宫太子殿座下的一名副将。
      
      灵文也很震惊:“你不会真的没认出来吧。”
      
      谢怜道:“真的没认出来。他以前跟我说话又不是这个样子的。而且上次我跟他见面是什么时候我已经完全记不清了,不是五百年就是六百年,我连他长什么样都快不记得了,怎么可能还听得出他的声音。”
      
      通灵阵内依然沉默。慕情一声不吭。而其他神官们则是一边假装自己没在听,一边疯狂地等待着他们中的谁快点继续接话。
      
      要说这两位,也是比较尴尬。个中曲折传了这么多年,大家早都知道得七七八八了。当年谢怜贵为仙乐太子,修行于皇极观。这皇极观,乃是仙乐国的皇家道场,择徒标准严格。慕情贫民出身,父亲是一名被斩首的罪人,这样的人是根本没资格进皇极观的,所以他只能当杂役,在观中是给太子殿下打扫道房、端茶送水的。谢怜看他刻苦努力,便请求国师破例收他为徒。太子殿下金口玉言,慕情这才得以入观修行,与太子一同修行。而飞升之后,谢怜也点了他的将,带着他一齐登了仙京。
      
      但是,在仙乐灭国,谢怜被贬下凡后,慕情并没有追随于他。不但没有追随,甚至连一句话都没为他说过。反正太子没了,他便自由了,找了个洞天福地发奋苦修,不出几年,渡了天劫,自己飞升了。
      
      当初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如今也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只不过,两人境地彻底掉了个个儿就是了。
      
      这头,灵文道:“他很生气。”
      
      谢怜道:“我猜也是。”
      
      灵文道:“我去说点别的吧,你快趁机走了。”
      
      谢怜道:“不用了吧,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不就行了。”
      
      灵文道:“不用吗?我看着你们都尴尬。”
      
      谢怜道:“还好啊!”
      
      谢怜这个人,什么都可以,就是死不可以;什么都不多,脸一定丢得多。比这尴尬多少倍的事他都干过,心里当真觉得还好。谁知万事不能先说好,他刚说了一句“还好”,便听一个声音咆哮道:“谁他妈拆了我的金殿?!滚出来!!!”
      
      这一声怒吼,听得阵内诸天仙神们头皮都要炸开了。
      
      虽然肚子里已是江湖翻滚,但还是个个屏息凝神,一声不吭地等着听谢怜要怎么回这一句喝骂。哪料到,没有最精彩,只有更精彩,谢怜还没开口,慕情先出声了。
      
      他就笑了两声:“呵呵。”
      
      来人冷冷地道:“你拆的?行,等着。”
      
      慕情淡淡地道:“我可没说是我,你别含血喷人。”
      
      对方道:“那你笑什么?你有病?”
      
      慕情道:“无他,你说的话好笑罢了。拆你金殿的人现在就在通灵阵里,你自己问吧。”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谢怜无论如何都不好意思就这样跑了。
      
      他干咳一声,道:“是我。对不起。”
      
      他一出声,后来的这位也沉默了。
      
      耳边,灵文又传音来了:“殿下,那是南阳。”
      
      谢怜道:“这个我认出来了。但是他好像没认出我。”
      
      灵文道:“不。他只是在凡间游荡得比较多,回仙京比较少,不知道你又飞升了而已。”
      
      南阳真君,乃是坐镇东南方的武神,坐拥近八千宫观,极受民间百姓的爱戴。
      
      而他本名风信,在八百年前,乃是仙乐宫太子殿座下第一神将。
      
      风信其人,忠心耿耿,从谢怜十四岁时便是他的侍卫,随太子一齐长大,一齐登天,一齐被贬,一齐流放。可惜却没一齐熬过这八百年,最后终是,不欢而散,分道扬镳,再也不见。
      
      

  •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对谢怜的负债金额很在意,请参考这个并不严谨的货币换算公式:1功德≈18RMB
    通篇瞎编。不要套任何既有的修真或仙侠设定。非心性流,也非修真黑社会,没有修炼过程,飞不飞升只在作者一念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2 1 0 -1 -2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