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伍长童 ...

  •   伍长童正在摆弄照相机的时候,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她接起来,听见伍秉国压抑着声音,问她:“你在哪里?”
      
      语气不善,显然是生气了。
      
      虽然知道此时应该先安抚爸爸,但伍长童看了看目前的情况,最终还是决定先搪塞过去:“在上课啊,怎么了?”
      
      “上课?”伍秉国质问一句之后,怒火便压抑不住了:“我在你们学校,今天是你毕业典礼,你知道吗?!”
      
      毕业典礼?这个伍长童还真不知道,自从上了大学,她就成了脱缰的野马,自由得很,连寝室到教学楼怎么走都不知道,甚至需要算一下加减法才知道自己上了几年大学。
      
      ——栗雨青出道五周年时她大一,马上就要九周年庆了,这么看来,自己真的今年,哦不,今天毕业。
      
      父亲八成是作为资助企业代表去的吧,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伍长童“哦”了一声,非常无所谓地说:“那正好,你帮我把毕业证收着呗,回家了给我。”
      
      “毕业?!你还想毕业?!一节课都没上过,怎么毕业?!整天想着什么!是不是又在追星!是不是!”
      
      “那不是追星!”伍长童辩解了一句,声音小了些——她怕被周围的人听到了——变得甜腻又温柔:“那是我女朋友,爸,栗雨青是我女朋友。”
      
      话还没说完,面前一阵骚动,伍长童隐约听到了栗雨青的名字,连忙对电话那头说:“我挂啦,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你——”伍长童甚至没有挂断电话,就把手机塞进了衣服口袋里。伍秉国“断了你生活费”的怒吼被薄薄的衣衫掩盖了,伍长童根本没听到。
      
      当然,就算听到她也不会当回事,伍秉国这样威胁过几次,但都没作数,她当然不会怕。
      
      回归当下,前阵子栗雨青接了个品牌代言,今天是新品发布会,因此栗雨青站台来了。伍长童混杂在那一群狂热的粉丝代表里头,却没人知道她的票是栗雨青送的。她在粉圈里声名狼藉,几乎人人喊打,后援会不可能把票分给她。
      
      这也是她在大夏天口罩帽子全上阵的原因,她不想让人知道她就是微博上的“青青我是素素哇”。
      
      “搞什么啊,不是青青。青青到底出不出来,不会是主办方溜粉吧?”身边一个粉丝抱怨道,她们在这里站了快两个小时了,栗雨青的影儿都没见到,骚动倒是一波一波的,热情也越来越低。
      
      伍长童回头对那个粉丝说:“不会的,青青微博都发了,她不会言而无信。”
      
      这话成功将那个粉丝安抚了下来,小粉丝嘟嘟嘴,说:“那好吧……”
      
      伍长童转过头,继续举着笨重的相机,聚焦着入口处。她要把栗雨青出场的每一个瞬间、每一个微笑都记录下来,手酸点没什么。
      
      栗雨青一定会来,伍长童这样坚信。不是出于粉丝对偶像的信任,而是因为栗雨青亲口跟她说的。栗雨青还嘱咐她,要把她拍得好看点儿。
      
      伍长童镜头底下的栗雨青,总是最美的。
      
      人一多,场面就变得难控了起来。推推搡搡之间,有人挤了伍长童一下。伍长童手没稳,相机差点儿摔在地上。她回头不耐烦地说:“别挤!相机摔了还怎么拍青青?”
      
      “抱歉抱歉,”那人愣了一下,说:“咦,会场不是不让带设备吗?你怎么带进来的?”
      
      伍长童没理她,她才不会说,自己是走特殊通道进来的。
      
      栗雨青可是她女朋友呢!一想到这个,伍长童心里就美滋滋的。隐秘的愉悦在心里发酵,快要把心脏撑破了。
      
      又等了一会儿,就连伍长童都有点儿撑不住了。按流程说,栗雨青该出现了,可为什么还不见人影?
      
      她掏出手机,才发现电话竟然还通着。她愣了一下,对那头说:“爸?”
      
      没有回应,不知道爸爸干嘛去了。她挂断电话,给栗雨青的经纪人季锦任发了条微信:【青青什么时候出来啊?】
      
      季锦任一直对她不理不睬,这次却回得还算快:【主办方流程安排出了问题,没给我们上场时间。】
      
      伍长童一愣,怒火噌噌往上蹿,拇指都快把屏幕戳破了:【那青青怎么办!!!】
      
      【正坐车打算离开。】
      
      伍长童连忙把相机抱在怀里,拨开周围人群:“不好意思,让一让,不好意思,让一让!”
      
      方才那个问她怎么带着相机混进来的粉丝侧目,表情有些疑惑。
      
      伍长童艰难回复道:【你们在停车场吗?等我几分钟,我马上到!几分钟就好!】
      
      她跟季锦任一向不和,不知道对方会不会通融。但为了这么一点儿微小的可能性,她也要竭尽全力奔跑。
      
      季锦任回过来了一条语音:“南边停车场,等你五分钟。”
      
      是栗雨青的声音,清冷动听,像阳光敲打着琉璃,像雨滴从瓦檐滴落,又像是天山上雪碎掉的声音。
      
      伍长童被刷了一个移动buff,又快了几分。
      
      而另一边,季锦任正对着栗雨青说:“你真的要走?现在后台乱成一团,你这一走要改多少流程,你知道吗?”
      
      栗雨青看着她,表情淡淡的,语气也很轻,却有一种不容拒绝的坚定:“现在就走。五分钟到了吗?”
      
      季锦任说:“才过了一半,这几分钟都等不得?给她拍张照,也算是对粉丝交差。她不会迟到的,因为你对她说话了。”
      
      栗雨青轻轻蹙着眉头,看向一边。
      
      话音刚落,伍长童就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不远处。她扶着胸口,脸上全是汗。哪怕呼吸都显得艰难,她还是摘下口罩,对栗雨青露出一个微笑,说:“青青,你……你受委屈了。”
      
      第一句话不是质问为什么只等五分钟,也不是邀功自己多努力,而是关注栗雨青的感受。她的宝贝,谁都欺负不得。
      
      可她并不知道,这是一个谎言,只因为栗雨青要去赴另一个女人的约。
      
      栗雨青露出一个不耐烦的表情,偏偏弯了弯嘴角,就叫伍长童解读出万种情义,笑得愈发高兴了。
      
      “马上就要走了,有什么话,快点说。”季锦任催促道。
      
      伍长童说:“那……那你让我拍张照片呗。”
      
      栗雨青没说话,伍长童便当作默认。她举起相机,小心翼翼按下快门,虔诚地仿若信徒。对栗雨青举起相机,本身就是朝圣。
      
      才拍了两张,栗雨青就往车里走,说:“要走了,再见。”
      
      伍长童张了张嘴,想让栗雨青再留两分钟,到底没说出口。
      
      季锦任指着一个方向说:“那边好像有人,不知道有没有被看到。”
      
      伍长童大惊失色,连忙说:“青青快走,遇到什么脑残粉私生粉就不好了!”
      
      季锦任没说话,心里却想:你不就是最大的脑残私生粉么?
      
      伍长童抱着相机,看着保姆车一骑绝尘,消失在昏暗压抑的停车场,这才露出一个狠绝的表情:主办方也太不靠谱了!为了给青青撑场子,她在网上买了五万块的商品,现在全部退掉!退掉!
      
      停车场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回头看了看季锦任刚刚指的方向,似乎真的看到了黑影。她吓了一跳,心有戚戚,连忙离开了停车场。
      
      出了停车场就是大马路,伍长童停在路边等红绿灯,翻看刚刚拍的照片。
      
      栗雨青真是生得好,五官都好看,组合起来又有另一种遗世而独立的风情,气质清冷,哪怕不看镜头,也足够摄人心魂。
      
      伍长童想:青青天生适合大荧幕,自己一定要劝爸爸给青青投资大电影!她可是我女朋友呢!
      
      她正在思考怎么撒娇,突然后背传来一个推力,她被迫朝着马路正中心冲过去。
      
      “去死吧,私生狗!”
      
      一辆大货车疯狂地按喇叭,司机好端端地开着车,突然冲出来一个人,司机也吓了一跳。
      
      相机掉在地上,内存卡摔了出来。她根本没来得及注意卡车,连忙追着内存卡滚过去。那里头可有青青的照片呢!
      
      卡车飞驰而过,司机破口大骂:“找死呢!”见人没伤到,又扬长而去,留伍长童一个人在马路中央发呆。
      
      红灯变绿,伍长童松了一口气,后知后觉地腿软起来。她去捡自己的相机,才发现相机被碾了个粉碎,镜头碎渣亮晶晶地摊在斑马线上,像是马路的眼泪。
      
      伍长童抬头,正好看见推自己的女孩转身逃走。她想要去追,却发现高跟鞋也被压断了,脚踝还有点儿疼。
      
      看来刚刚真是千钧一发,好在人没伤着。
      
      思及对方喊的那句话,伍长童便知道是栗雨青的粉丝,大概是把自己当成私生饭了?
      
      既然都是粉丝,也没必要追究责任,对方也是为了栗雨青好。伍长童慢慢地站起来,攥着手里的内存卡,慢慢地过了马路。
      
      要不是内存卡摔了出来,她也不可能避开卡车。感谢青青。
      
      过了马路,脚踝的疼痛几乎激烈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伍长童坐在花坛上休息,一边揉着脚踝,一边发微博。
      
      @青青我是素素哇:
      声明:主办方根本就没安排栗雨青出场,请在场的栗子尽快离场,不要被无良主办方欺骗。
      
      栗雨青是代言人,不好跟主办方撕逼,还好有自己。
      
      伍长童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

  • 作者有话要说:  啊,超绝无敌想写渣贱!我就试试!放飞一下!
    虽然看了很多,但我不太擅长这个!要是写得不够渣不够贱,也不要骂我!我尽力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