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格斗 ...

  •   
      对面那男生肌肉发达,四肢纤长。看起来应该很有力量。
      
      连胜试过自己的体质。力量,低等。弹跳力,一般。柔韧性,僵硬。在对战上,可取的身体素质大概就是,视力和反应力。
      体质可以加强,但是视力却很难。捕捉对方的攻势,肌肉变动,以及各处细节。说是视力,更准确地说应该是眼力。
      连胜自己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和预警直觉,而这身体或许还未形成条件反射,但是大脑已经足够及时应对,这特有赖于本身出色的反应能力。
      “连胜”从天资上来讲,可以说是非常优秀了。
      
      当然,对方的资质肯定也非常优秀。连胜还得靠技巧。
      
      对手朝她做了个手势,询问她准备好了没。连胜摆好架势,也和他勾勾手指。
      对面见状,直接冲过来就是一记直拳。
      
      显然他也没将连胜放在心上,有意识地避开了她眼睛与鼻子处的危险位置,冲着她的侧脸过来。因为有所收敛,所以出拳速度不快。
      连胜瞳孔微缩,脚步稍退,让对方拳头堪堪擦过自己的鼻尖。
      对面抡了个空,闪过一丝诧异,但没有停顿,顺势转身改成飞踢。
      
      付教官准备叫停,他觉得差不多就到此为止了,实力悬殊可以一招定乾坤。却见连胜已经下蹲,又躲过了他的飞踢。
      似乎在对方出手之前,她已经做出了应对。
      付教官连表情都没来得及收起,声音卡在喉咙里,只是眉毛无意识地一挑。
      
      其实连胜不是在对方出手前应对,而是在对方出手的时候才应对。他肢体的扭转程度,脚步的站位,丝毫没有掩饰,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下一步的招式。
      从他轻敌的时候开始,已经宣判他的结果。
      
      连胜唇角轻抿,蹲下后接了一招扫堂腿。
      那一扫却不是贴着地面朝对方的脚板过去,而是在靠近的时候,稍稍上抬,最后踢在了对方的小腿上。
      对方尖叫一声,直直后倒,抱住了自己的小腿,冷汗顿下。
      他觉得下半身几乎麻木,只有刚刚被踢中的地方,一阵剧烈的疼痛迟缓地传入大脑。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连胜又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那学生对上她的眼神,脸色瞬间发白,恐惧之情难以抑制地从心底升起。来不及抬手去挡,已经忘了此刻该有什么反应。就见对方一指点在他的肩膀处。
      又是一阵剧痛,几乎半身麻木。
      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四肢神经仿佛被剥夺,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那惊骇的心情便再也忍不住。
      惨叫声从他口中溢出,接连不绝。害怕连胜再次出手,以此来吸引教官注意。
      连胜已经一言不发地退到后面,揉着手旁观。
      
      两位教官脸色顿变,一起围了过来。
      周围同学齐齐惊呼起身,往那边张望。
      刚刚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们根本没回过神来。连胜那边是一招制胜?还有别有隐情?
      
      这男生唇色发白,眼睛微凸,呼吸不畅。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痛得,但这反应显然不会是装的。
      教官急忙道:“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他发现自己的动作不再灵活,甚至有些难以控制。跟着问道:“我的手!我手怎么了!”
      教官伸手去摸,并没有摸到什么。
      男生艰难抬起另一手,颤抖地指向连胜。
      众人又一次齐齐望向她。
      
      连胜挑眉。
      付教官质问:“你做了什么?”
      
      连胜什么也没做。只是打中他的两个穴道而已。
      小腿处的足三里穴,击中后会下肢麻木。以及肩膀最上处的肩井穴,击中后半身麻木。
      这两处都属于人体经脉中的三十六要穴,所以击打会有疼痛感。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也是按摩针灸中的重要穴位。
      哦?这么简单的中医都不知道的吗?而且这反应也太夸张了,这辈子没腿麻过吗?
      
      连胜刚想解释,付教官想到以前的旧案,立马脸色一黑,吼道:“你身上带了什么?公平竞争下使用非法武器,太卑鄙了!”
      连胜表情一变。她非常不高兴。
      虽然她性格有点恶劣,但是卑鄙这样的指控,她不接受。
      
      连胜冷声道:“你也想来试试吗?”
      付教官挽起袖子:“我劝你赶紧坦白,我是你的教官,别逼我动手。”
      
      连胜站着没动,付教官气势汹汹,也没在怕她。就那么大步向前。
      待他走近,连胜忽然弯下腰,一个弓步,一拳打在付教官的腹部。
      
      付教官感觉腹腔一阵刺痛。那痛感不是来自于连胜的攻击,她用得力气并不大。而是在击打过的地方,肌肉和血脉里传来的痛感。
      匆忙后退两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另外一名教官看不过眼,站起来吼道:“住手,不要太过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连胜两手插兜,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隔壁教官皱眉道:“你用的是电…击…枪?”
      从全身发麻的情况来看,的确有点像低压电击枪。但是从整体反应症状来看,又不像。
      他们实在不能相信,这样一个瘦弱的女生,有本事一招击倒一个壮汉,而且甚至刚刚还打退了教官。她只是一名转系生。无论是力量还是体格,没有其他武器的帮助,都不可能做到这样。
      
      付教官脸色阴沉,他说:“没有。她手上没有东西。”
      “就算没有,演习期间对教官出手,也应该受到处分!”那教官怒喝道,“把你家长叫来,我要上报!”
      
      联盟大学的军事演习,是由连长带下属过来的,和普通学校的军训当然不一样。
      负责人中尉怎么说也是一名军官,而不是士兵。
      学生使用非法器械格斗,还打伤教官这种事,性质恶劣严重。中尉立马从通讯表里联系了林冽,请她过来营地商议后续。
      林冽接到消息,很是吃惊。保持着淡定挂了电话,披上外衣往演习基地赶去。
      
      附近有许多围观的班级,交头接耳,对几人指指点点。
      付教官将连胜扣住,然后拿了器械检查,发现她身上确实什么都没带。另外那教官已经背着男生过去医务室。
      还有十几人随行一起过去。
      
      医务室的值班医生看见这么多人一起过来,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帮忙,将人放到床上。
      那男生刚进医务室,慢慢冷静下来,也慢慢缓过劲,觉得那股麻痹感已经在逐渐消去。他坐起来,拉上了裤腿。
      众人凑过去看,却分明是什么也没有。只有刚刚被踢中后留下的一点红痕。而且因为连胜力气不大,他皮糙肉厚,甚至连红痕都淡得有些可怜。
      
      教官伸手去摸了摸。
      那男生脸色一红,说道:“我好像没事了。就是还有点小麻。”
      “你们是在开玩笑吗?”医务室的医生两手插兜道,“什么时候单兵作战系的学生这么娇弱了?这玩意儿也送来我医务室?”
      教官有些尴尬,但同时也有点担心,于是好言好语道:“不是,刚刚很严重。麻烦你给他做个全面检查吧。”
      
      以前有过学生为了争夺积分,私下使用违禁武器的行为,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都非常慎重。
      医生点点头,示意他把人搬到仪器那边去。
      
      数据检测过后,医生拿起检查结果观看。
      他仔细的翻看,翻到最后的时候,脸色一变,沉声道:“不好。”
      众人心跟着一揪,教官急急问道:“怎么了?真有问题?”
      
      那医生脸色黑如锅底,冷嘲热讽道:“红印已经消了,你现在什么伤也没有了。”
      众人:“……”
      医生怒道:“还以为你真有什么毛病。玩够了没有?李教官,你们队这么闲的吗?要不要我告诉你们排长,给你们加点任务?啊?”
      李教官懵在原地。
      
      医生觉得他们唯一有毛病的地方,大概就是脑子。将报告拍在桌上,训道:“身为单兵作战系,起码有点觉悟。这点小伤……连伤都没有的情况还往这里送,你当我医务室什么地方?”
      就差一句滚没说出口,是给他们留下的最后的尊严。
      医生指着门口道:“出去!”
      众人老脸辣红,被赶出了医务室。
      
      然而更尴尬的还在外面。
      他们出来的时候,林冽恰好赶来。
      众人都有些吃惊,刚准备打电话过去,让她不用来了,没想到人竟然就到了。
      
      付教官看他们一起出来,那男生还健壮地在自己走路的时候,就知道要糟。
      旁观群众多少也看懂了一点,不禁升起一股同情之意。
      
      林冽手上挂着衣服,走过来公式化的问道:“请用一句话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看她衣服上挂的。两杠三星,是上校没错了。
      连胜半搭着眼皮,觉得很没意思。懒懒的答道:“打架,赢了,所以怀疑我作弊。”
      林冽:“那我想你应该也做好了承担自己错误的代价。连胜女士,请跟我来。”
      
      她说完头也不回地往旁边的行政楼走去,连胜紧紧跟上。
      两名教官在背后,很想喊住她们,还是闭上嘴。互相对视一眼,满是懵逼。
      付教官:“怎么回事?”
      “不知道。”教官说,“一切都非常好。”
      付教官:“……”
      仿佛听见了隔空蛋碎的声音。
      
      那男生走过来,不好意思说:“对不起,是我太小题大做了。但我真不是故意的。”
      当时一个大男人鬼哭狼嚎的模样,太震撼了。连胜就出了一招啊,能打成那样,他们能不怀疑吗?毕竟这样的事有前车之鉴,性质非常严重。
      
      付教官摸着腹部,也心有余悸道:“是真疼。”
      教官摸向自己的脸,纠着五官道:“也是真疼。”
      
      林冽敲了敲门,二人走进连长办公室。
      林冽和书桌后的人握了下手,然后直接拉开桌前的凳子坐下。朝旁边点了下头,示意连胜也一起坐下。
      连胜从善如流。
      中尉:“……”这似乎是他的办公室。
      
      林冽两手环胸,声线平坦道:“感谢你让我有机会行使我身为母亲的权利。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被叫家长的经验。不管是身为当事人还是被当事人。”
      中尉听得迷糊,刚想回答,就听见连胜说:“不用谢。”
      中尉:“……”
      
      林冽:“好了。请说吧,连胜女士。”
      中尉微微皱起眉头。这对母女看起来就不大寻常。他咳了一声,根据刚得到的汇报,说道:“对于连胜同学殴打教官的事情……”
      林冽打断他,又问道:“主动还是自卫?”
      连胜答:“他主动,我示范。”
      林冽挺了挺背,翘起腿道:“既然如此,请修改你的措辞。连胜女士的行为不叫殴打。”
      
      中尉看着两人。
      林冽坐姿端正,气场强大,似乎没有一丝可趁之机。而连胜则弓着背,松垮垮的坐着,很像时下多数的阿宅。
      中尉一脸严肃的望向连胜,冷声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哦,有吧。”连胜摸了摸后脑说,“太弱。而且太无知。”
      是原罪。
      中尉:“……”
      林冽:“请原谅他们。这两点前后互是因果关系。”
      中尉:“……”
      
      这母女两一搭一和,简直没完没了!
      
      中尉:“你真的不觉得自己有错吗?”
      连胜“嗯”了一声,冷漠抬手示意:“请说。”
      中尉:“……”
      
      林冽见他三秒说不出下文,直接站起身道:“我很忙,中尉先生。我有非常多的会议和实验要开。以后请不要再因为这种不公正的事情找我过来。”
      
      她一手撑在桌上,压低上身问道:“还有事吗?”
      中尉没有说话。
      林冽点头:“再见。”
      她说完直接拿了衣服,从门口出去。
      连胜看着她的背影,跟着起身,朝中尉挥了下手:“再见。”
      
      中尉微张着一张嘴,靠在椅背上。
      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2 1 0 -1 -2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