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一个世界——女尊 ...

  •   在这京都里,梅、兰、竹、荷四大美人,简直是家喻户晓。
      
      第一美人是名女子,如雪中红梅,是出了名的冷傲,如今是女皇的得力手下,重要官员。
      
      第二美人兰公子出身市井,是酒楼里的掌柜。他的人脉极广,上至皇帝王爷,下至三教九流,少有他不知道的消息。他在一群凡人堆里更是惊人的美丽优雅,令人见之忘俗。
      
      第三美人竹公子,虽是小家碧玉,书香门第,却也别有一番风姿,气质清雅出尘。他家中清贫,擅长做学问,在朝中谋了个不大不小的官职。
      
      根据兰公子的情报网,他知道,最近,竹公子遇到了麻烦。哼,最好不要牵扯到王爷身上。
      
      在这处普通的民居外,竹公子整理了一番衣襟,上门拜访。
      
      在竹公子看来,他与此地主人有缘。
      
      最初的邂逅,就像是他在那些话本里读到过的——柔弱无助的男儿,在走投无路之时,孤注一掷地求救,而那位大小姐仿佛从天而降,风度翩翩,慷慨解囊。
      
      他小时候家境还好,也曾读过诗书。可是在家道败落,尝尽人间冷暖之后,他越发知道了一个不求回报的相助之人的可贵。
      
      在母亲病好后,家境好转,他们又买了院落,搬回了东城。在一次出门时,他偶然一瞥,竟然看见了她。
      
      那一刻,阳光明媚,风中送来花的清香,她一身丁香紫色衣裙,手握团扇行来,高贵、大方、美丽。这冷清的巷子,被这活色生香的仕女图一衬,仿佛变成了千古名画一般。
      
      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
      
      他不禁怦然心动,几乎看痴了去。
      
      ——若非有缘,又怎会几次三番地遇见她。
      
      竹公子心头有些发热。他收回思绪,上前去扣门。
      
      “哦,原来是竹公子。小人这就前去禀告。”守门人露出一抹会意的笑容道。
      
      守门的是一位精练女子,懂眼的一看就知道她是个练家子。
      
      她当然认得这位常来借书、还书的竹公子喽,她还另有一层想头——这男未婚、女未娶,这有借有还,如此多来往上几次嘛,呵呵,郎情妾意……这借书的一招真是妙啊!
      
      所以,她用自以为很隐晦的心知肚明的眼神,看了竹公子一眼,看得竹公子有些不自在起来。不过,他还是很努力地保持着镇定。
      
      “小姐,竹公子来了。”下人禀告道。
      
      “请他到书房来。”阿福说。
      
      “是。”
      
      “我来还上一次借的书。”他一身青衣,手拿书卷,立在门前,自有一番清雅与□□。
      
      “快快请进。”阿福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出来,笑着招呼道。
      
      她还记得刚来这所私宅时的情景。
      
      “小姐,就是这里。”一位老仆恭敬地引路道。
      
      “嗯,还不错。”她看了看门前镂刻着竹兰图案的古朴石雕,点点头。
      
      ——这低调的竹兰图案的石雕,正好合了她风雅清闲之意。因为那些做官的人家,都是按品级使用的动物图案石雕,例如狮子图案、龙凤图案等。
      
      她正看石雕时,一位男孩儿急切地走过来,行礼道:
      
      “小姐,您还记得我吗?”
      
      “你是……”她疑惑地看了看他。
      
      “恩人,我是几年前朝你借银两的人啊!”他激动道。
      
      “哦,是你呀。几年没见,长高了啊!”她想起来了,还用手比划了一下他以前的身高,笑道。
      
      “我家里有了余钱,曾去找过恩人,一直没找到,谁知道现在遇上了。我家就住在隔壁,我这就去叫家母。”他脸上带了一丝红晕,有些着慌道。
      
      “不用麻烦,我只是在这里修养身体,寻个清净,还请替我保密。”她用手指放在嘴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就抬步进了隔壁的宅院。
      
      很快,他再次登门,奉上了礼品和当初的借银。阿福不缺那点银子,为了安他的心,倒也如数收下。他们简单地交谈了几句后,她发现他极爱读书,而她又收藏颇丰,遂行了个方便,许他借书。
      
      第三次相遇,是个雨天。
      
      他冒着雨跑出来,正好遇到她打着伞回来。
      
      她穿着一身丁香紫色衣裙,打着一把白底浮着紫花的青竹伞。而他面色狼狈,一袭青衫沾了雨水和脏污。
      
      “这下雨天,公子还是莫要出门了。”她劝道。
      
      他仰头看他,脸上突然多了很多水,不知道是流的泪,还是天上的雨水。
      
      他不吭声。
      
      男女授受不亲,如今他已经大了,看模样,有十五岁了吧。她在心里想。
      
      她当然可以不闻不问,转身进府,可是看着这个倔强的男孩子,她想起了青苔路上下雨天的那只蜗牛——坚硬的壳,却有着无比柔软的身心,只有下雨天,才敢爬到路上,来一次雨中漫步,看看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的男儿就是如此啊,他不过是个胆子略大点的蜗牛。
      
      她的心软了,不再顾忌世俗,带着他回府,让下人领他去换衣梳洗,还不忘派人去隔壁给他母亲送信。
      
      然后,两人在书房落座,阿福令人上茶。
      
      “公子可是遇到了什么事?”阿福喝了一口热茶,觉得心里都温帖了许多,问道。
      
      在这湿冷的下雨天里,他捧了一杯热茶,与她对坐,眼睛湿漉漉的,如含了一滴清露,又如含了一整个夏季的雨水,只是含着,却不落,沉默而又倔强着。
      
      “我们下一盘棋吧。”阿福见此,也不再追问,叫人摆上棋盘。
      
      竹公子点点头,伸手执黑。
      
      阿福执白。
      
      书房湿冷的空气里,渐渐弥漫了茶香,响着清晰的落子声。氤氲的水雾在窗外蔓延,有小荷在池塘初露头角。
      
      下棋的过程,如同千军万马在棋盘上厮杀。少年是个认真的人,不久,他的思路变得清晰而又稳定。
      
      一局终了,少年说道:
      
      “为什么男子不能做官?我觉得我并不输给女人。”
      
      阿福想了想,说道:
      
      “你说的对,男子也能做官。”
      
      少年以为她是在安慰他,不由得笑了,眼睛刚被水洗过,黑白分明,如清水潭里养了两粒黑珍珠,如今却弯成了小月牙。
      
      但是这并不是安慰。阿福回头就向皇姐提了建议。女帝听了,茅塞顿开,特许了开男子恩科,选拔了一批男性小官员。这对以女为尊的大局,并没有造成影响,女帝却借此东风,暗中支持其中一位男公子当家主,成功地瓦解了让她头疼的一大家族。
      
      夏天,那少年喜笑颜开,带来了自家树上结的杏儿和盘桃,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他的母亲允他备考,去做官。
      
      那时候,单纯的少年,除了对未来的前程有一个美好的规划外,还有着最单纯的心事。他总是偷偷地看向她,眼睛里有着旭日般的狂热和迷恋。那直白的眼神,让她避无可避,就连假装看不懂都不行。于是,阿福只好对外称不在家,对他避而不见。
      
      他的才华的确足够,所以脱颖而出,如愿出仕。
      
      初到官场,他对有些潜规则一窍不通,撞得头破血流,然后到阿福这里借书,阿福忍不住在书房里对他指点一番。
      
      他的官路果然好走了些许。
      
      经过一番磨难,他学会了隐藏。他知道简单门户里的女子是不知道这些官场事宜的。他带着郑重的审慎的目光看向她,聪明地将那些心事压在心底,将那些眼睛里的狂热隐藏起来。
      
      于是,有许多官场疑难前来请教的竹公子,带着腼腆而又为难的神色,再次见到了号称“常年不在家”的阿福。
      
      在无人的角落里,他狡黠地笑了。
      
      在官场上久了,他对阿福的身份渐渐地有了推测。但是,只要不问,他就不知道。那就能和邻居家的一位普通小姐聊聊天,请教问题了。他们一起下棋,一起喝茶,一起听曲,一起谈天说地。池塘里的荷花开了,晚风送来花的香气,桂花糕放在盘子里,风中飘着发丝和隐晦的心事。
      
      那些围棋如一个个迷宫,槐树下闲敲棋子的日子是如此惬意。
      
      亲手做一盏荷花灯,放进去梦想和期许……
      
      他以为,这些就是他最快乐的日子了,寻常琐事,忙碌而又甜蜜。
      
      可是,向来美梦易醒。自从他展露才华,上门提亲的人也多了起来,其中最难打发的,是他顶头上司为她女儿的提亲。
      
      他自然是不想答应的。
      
      可是一边是他顺畅的官途,一边是他年少时的初恋,他左右为难。
      
      可有办法两全其美?
      
      于是,就有了忐忑之中的这一次登门。
      
      “我来还上一次借的书。”他不漏痕迹地打扮了一番,寻了个借口登门。
      
      “快快请进。”阿福一如既往,悠闲地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笑着招呼道。
      
      一看见她,他的心就开始疼痛——这么好的一个人,他最爱的人,他要利用她吗?他要逼迫她吗?
      
      他微微笑着,用手扶住了胸口。
      
      ——不,他不能这么想,如果她对他也有意,那就不算什么。只要最后皆大欢喜,即使逼她做决定,那又算得了什么呢?再说了,她是个好人,即使不成功吧,她也不会说出去。
      
      他的心“砰砰”地跳着,急切地想要一个答案。
      
      他如同一个胆大包天的叛逆的孩子,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不管有多难,都要不顾羞耻地试一试。
      
      他关上门,颤抖的手抚向了自己的衣带……
      
      “我这里又添了几本新书,我拿给你看。”她兴致勃勃道。
      
      阿福一边习惯性地闲谈几句,一边继续在书架上找书,找到了,就把书抽出来,放到左手,然后含笑转过身来。接着,她惊呆了!Σ( ° △°|||)︴
      
      ——我靠,屋子里的那个裸男是谁???
      
      那些压在左手臂上沉甸甸的几本书,“哗”地掉落在地上,她后知后觉地用手盖住了自己的眼。
      
      可是,什么都看到了!
      
      喂,这不是女尊吗?乃身为男儿的羞涩和贞洁呢?她的心瞬间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