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个世界——女尊 ...

  •   “阿树,不要!”一名女子撕心裂肺般喊道。
      
      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什么。天空中,宇宙间瞬间盛开了一场绚丽的烟火。
      
      陪了她一生的伙伴……顷刻间……尸骨无存……
      
      剧痛袭来,在这个用生命争取来的苟延残喘之地,伤痕累累的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瞬间昏厥了过去。
      
      ————————————
      
      阿福睁开眼,就看见旁边有一位面容严谨的老妇人。
      
      珍珠做坠,如泪水般挽住那流云似的床纱一角。那妇人就坐在那儿,一刻都不错开眼珠地守着她。
      
      见她睁开眼,那妇人瞬间失了态,不置信般伸出手来,手指颤抖地摸了摸她的脸,如同对待一个珍贵易碎的绝世珍宝一般,惊喜地叫道:
      
      “小公主,您可算是醒了……奴婢,这就去……去禀告给皇后娘娘。”
      
      她喜极而泣,语无伦次地说着。
      
      不多时,一位慈爱、端丽的贵妇人脚步踉跄地跑了进来,她头发散乱,勉强挽起发髻,插着一把凤钗,一看到她,那慌张的神色就稳定了下来,仿佛证实了自己并没有做梦。于是,那贵妇人稳稳地坐在她的身边,端过旁边白玉桌上的银碗,用疲倦欢喜的眼睛温柔地看着她,柔声道:
      
      “我就知道,我的福儿会醒……来,先喝点粥……”
      
      ——这应该就是皇后了!阿福在心里点点头,第一时间认可了她。
      
      ——稳重大方,没有和病弱的孩子来个抱头痛哭,而是理智地知道自己的孩子刚醒过来,喉咙干灼如火烧,才会亲手来喂米粥。
      
      阿福在心里赞同着,却没有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她只是觉得身体沉重,勉强睁开眼睛就费了她全身之力。这时候,她脑子里混混沌沌,隐约觉得她仿佛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旁边陪伴她的应该另有其人。
      
      但是,皇后的出现给了她一种全然没有体会过的温暖。阿福不由自主地想要顺从她的心意,让她不再担心。所以,阿福没有开口询问,甚至争辩什么,只是乖巧地张嘴喝了几口熬得稀烂的米粥,然后闭上嘴,拒绝掉勺子,闭目养神。
      
      半睡半醒间,她听到身边人来人往,什么“大公主找到了”,“阿弥陀佛”,“在一口枯井里”,还有一阵兵荒马乱,众人哭喊着“皇后娘娘醒醒”……她实在无力睁开眼睛,于是昏然睡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的旁边趴着一个小姑娘,正在她耳边一本正经地恶狠狠地发誓:
      
      “……妹妹且记着,那些害你的人,那些害我的人,那些害母后的人,我一定叫她们血债血偿!以前是我幼稚了,还听信什么夫子说的‘慈’和‘仁’,顾念什么血脉、手足之情……哼,从今往后,这皇宫里,我只有你这一个妹妹,我会保护你的!……”
      
      阿福知道,自己有幸见证了一个深宫里幼小孩童的成长。
      
      ——大公主皇姐哎,您现在就是个小萝莉,说自己以前幼稚神马的,您现在也还很幼稚啊!
      
      听到这个稚嫩的声音说要保护自己,阿福觉得既好笑又感动。一醒来,她就被身边的所有人关爱着,阿福的心里暖暖的,像是被泡在热水里。这让她很自然地接受了自己的身份,进而认同了这个世界。
      
      这种柔软温暖的感觉,她似乎从来都没有感受过。
      
      ——“这就是亲情啊!”心里似乎有一个声音这么说。
      
      她好似习惯了心里的这个声音,因为听到这个声音,她瞬间觉得自己完整了,圆满了,无论身在何处,都可以安然处之。
      
      于是,她微笑着睁开眼,用软软的童音唤道:
      
      “皇姐!”
      
      然后,她看见了一个因为吃惊而瞪圆了眼睛的小姑娘。那个小姑娘瞪着猫一样圆溜溜的眼睛,如同看见了一条小鱼干凌空向她飞过来一般,半是欢喜半是窘迫地说道:
      
      “妹……妹妹你好好养身体吧!”
      
      ——正在对着昏睡的当事人郑重地发誓表决心,恶狠狠地说自己要为了她变坏神马的,谁知道当事人竟然突然醒过来了,谁来告诉哇肿么办?
      
      大公主简直要泪奔了,说好的要在柔柔软软的妹子面前保持最美好最善良的那一面呢?老天,你坑我!
      
      阿福小小声叫了一声“皇姐”,然后,她看见那个恶狠狠地正毅然决然地走向黑化之路的小萝莉,竟然羞窘地落荒而逃了!o(╯□╰)o
      
      阿福目光炯炯地盯着她的背影,仔细地研究了一会儿,看见那个小女孩差点被繁琐的裙摆绊个跟头,接着机智地扶住屏风迅速遁走的模样,不禁笑出了声来。接着,这个幼.齿小儿就疲倦地打了个哈欠,握着可爱的小拳头,歪头又睡了过去。
      
      毕竟,作为一个刚穿到这个世界的灵魂,她是需要有适应期的。
      
      阿福并不知道,因为她这次醒来,历史上著名的“痴儿公主”的称号在这个位面彻底地消失了,也因为她这一次恰巧地醒来,大公主的秘密誓言被打断,黑化之路暂停,并没有如前世一般一根筋走到底。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奇妙!她只不过是醒过来,笑一笑,历史就“轰隆隆”地拐了一个大弯,彻底地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
      
      早晨用过膳食,阿福半躺在榻上,在窗前晒太阳。初秋时节,窗外的木芙蓉开得正好,雪白似云朵,如霜降。与这美景略微有些不搭的是,两位柔弱的少年不知所措,眸中含泪,茫然立在院中,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被赶了出来,不能贴身照顾主子。
      
      “这是怎么了?”皇后娘娘跨入院中,就见情况不对。
      
      众人忙跪了一地。
      
      “皇后恕罪,那新来的两位男侍不讨小公主喜欢,小公主拒绝吃药,摔了药碗,还不许他们近身。”管事的王嬷嬷禀告道。
      
      小公主这里总是三天两头地出事,今儿不喝粥了,明儿不吃菜,后儿又摔了药碗……唉,还真是让人发愁!
      
      “让他们下去吧,明儿再换两个妥当人进来,”皇后娘娘叹了一口气说,“不关你们的事,福儿只是太挑了。”
      
      阿福听了这话,才要大呼冤枉好吗!
      
      她每天都在吃药,穿衣梳洗、吃饭喝水全都要人侍候。忍耐了陌生男侍对她摸摸碰碰、侵犯她隐私也就罢了,可是,随着她的身体时好时坏,她敏感的舌头总是能在不同的食物上品尝出相同的味道来,吃了后,她的身体就会变得衰弱无力。于是,她断定了,这是有人在给她下毒。只不过,她没有证据。
      
      ——宝宝委屈,宝宝心里苦,但宝宝说不出来!
      
      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宝宝的生命进入倒计时?不,医生,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妹妹,你瞧我给你带了什么?是刚出生不久的小兔子,你看它的毛多么软,还总是睡觉呢!”大公主风风火火地捧着小兔子跑了进来。
      
      “咦,启儿最近总是穿着窄袖骑装,怎么不穿漂亮裙子了?”皇后关心地问道。
      
      大公主的脚步一顿,身子僵硬了瞬间。
      
      “莫非是被那繁琐的裙裾绊倒了?”皇后笑着猜测。
      
      ——她这个大女儿啊,最喜奢华,每次都要求裙摆加长,还要刺绣精美,坠上各种珍珠宝石。幸亏生在皇家,什么玉石宝贝都不缺,若是在平常人家,这可怎么过哟!
      
      “才不是!我喜欢穿骑装,以后的常服也要多做骑装!”
      
      大公主大声地镇定地说道。当然了,如果忽略她刚才忽然走路不稳,左腿差点绊倒右腿的话,这理由还是很能让人信服的。
      
      皇后盯着天启大公主泛红的耳朵,含笑不语。
      
      阿福欢喜地从大公主手里抱过小兔子,用沾在袖子上巧妙地掩藏起的一点药汁来喂它。小兔子在小公主的逗弄下无奈地睁开眼睛,好奇地舔了舔。令人震惊的是,它竟然在满屋子的轻松氛围谈笑风生里,口吐白沫地倒了下去。
      
      尼玛,真是太惊悚了!在这重重防卫的公主殿中,竟然出现了下毒谋杀!
      
      若不是大公主无意间抱来了一个小兔子,是不是小公主就会一直虚弱下去,然后在某个突变的天气里不幸染上风寒,无声无息地死在皇宫里!
      
      皇后的怒火简直要从眼睛里喷出来。众人都战战兢兢跪了一地。
      
      大公主愤怒地绷着脸,还不忘命人将那个兔子扔出去,免得吓坏了妹妹。
      
      先是大公主性格大变,迅速而又惨痛地成熟了起来,接着就是小公主遇害,亲眼目睹死亡。
      
      ——是母亲没用,护不住你们孩童的天真!
      
      觉得自己这个母亲当得不称职的皇后,痛苦得就像是心间插了一把刀,还在拼命地搅动,血肉模糊啊!在这一刻,在女儿的生死面前,她彻底地抛弃掉了过往的一切——那些少女时代不切实际的梦想,还有那些优柔寡断的感情,——她就像一个瞬间武装起来的铁塔,高高地屹立在天地间,黑暗威严,而又有着残酷的美。她一个字都没有说,沉默地走了出去。
      
      接下来几天内,皇宫的御膳房、太医院,以及小公主身边的仆从几乎全撤换了一遍,大清洗,连根拔起,抄家灭族,宫内宫外血流成河。
      
      “皇后,这是三大家族的探子,皇家的探子,还有皇后娘家的探子……”
      
      “哼,手伸的还真长啊!不用留情,统统铲除,没有陷害过我女儿的探子,就找个理由放出宫去。”皇后沉思道。
      
      “是。”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喜欢请收藏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