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004章 ...

  •   贺梓晟并非偏听偏信的糊涂之辈,在听到了贺梓鸣的酒后真言后。他第一时间就是到了容妃宫中,屏退了四周下人向其求证此事。
      “怎么了?梓晟?”容妃见他屏退下人,关紧房门当即不明所以的问道。
      贺梓晟晦暗不明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开口却是单刀直入:“母妃,皇后之死是否与您有关?”
      他了解自己的母亲,也知容妃惯来不擅于撒谎......
      
      “你....你怎么会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不想,本来惯常温温和和的容妃听了贺梓晟这话却是大惊失色,就连说话也结巴了起来,俨然是一副因为这话受到了惊吓的模样。
      
      贺梓晟本来只是试探,见了容妃这般形状,却是心下一沉,心知元皇后之死只怕真的是同自己的母亲脱不开干系了。
      
      贺梓晟心下被这惊人的消息震得复杂极了,但他却强迫自己压了下来,缄默了片刻,冷声道:“我从哪里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当年对咱们母子不薄啊,您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母妃......”
      
      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看起来一贯温温和和的母亲,居然真的谋害了皇后。
      若是,其他妃嫔谋害皇后,他还可以从争宠方面去试图分析,可是容妃.....不论皇后在与不在,在老皇帝跟前都是同宠字无关的,老皇帝极为看中血统身份,只酒后临幸了贱婢出身的容妃一次,有了自己,给容妃熬着资历升了位分,便将此事视作了自己的此生之耻,再未踏足过容妃宫中一步,再未多看过容妃一眼......
      当年,若非皇后照拂,他们母子早就死在这后宫之中了。
      
      可是,现在事实却告诉他是他的母亲恩将仇报害了皇后......这让此刻三观还没有歪的贺梓晟十分的接受不能。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害了皇后,可是皇后不死,死的.....死的就是我们母子了。”容妃被这埋藏了十几年的秘密刺激得险些疯了,面对儿子的质问,只喃喃不断的重复着这么一句话。
      
      至于,为何皇后不死?死的就是他们母子了,容妃却是吞吞吐吐,任由贺梓晟怎么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贺梓晟见她如此,倒也不再逼问了,只双手不自觉紧了紧握拳,暗下决心要自己去将此事查个清楚明白。
      
      容妃向来将儿子当做主心骨,见他不说话了,当即怕了,突然想到什么追问道:“梓晟,你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他知道吗?”
      她倒现在也还没能忘了自己的儿子是跟在太子身后混的,消息来源极有可能是太子那边的。
      
      “此事,可万万不能传入太子耳中啊。若是走露了半点风声,咱们母子可就要没命了。”她焦急嘱咐。
      
      贺梓晟心说:“太子殿下不仅是早已知道了,就是连自己的消息都是从他那里得知的。”
      
      “我从哪里知道的并不重要,母妃,这件事情您不要再掺和进来了。儿臣自有分寸,会将此事处理妥当的。”但贺梓晟面上却是半点不露,只这样对容妃说道。
      
      贺梓晟作为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世界给他开得金手指极粗。虽然,这个时候他明面上还跟在贺梓鸣身后当狗腿子,但实际上他暗地里发展的势力却已是不小了,甚至他还已是当上了江湖中第一间谍组织“天眼”的主人。
      
      在他对皇后之死和容妃的话产生了疑心之后,贺梓晟立即就是顺着这条线索却调查当年的事情。
      
      没想到,他却是调查出了个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真相......
      
      他原来竟然不是老皇帝的亲生骨肉,而是容妃在当婢女时同一名乔装改扮混进来刺杀老皇帝的刺客私生的,那刺客不是旁人,则正是一心处心积虑向老皇帝复仇的前太子后人,亦是‘天眼’组织的前任主人,在那刺客混入宫中和容妃一夜苟且后便被抓处决了,容妃察觉自己有了身孕,方才在‘天眼’组织的帮助下,成功设计了一次老皇帝醉酒,将他诬赖到了老皇帝身上,谎称是早产儿......
      宫中妃嫔极多,出身的孩子也多,再加上老皇帝一心全在皇后身上,对容妃毫不在意,却也没有发现。
      
      而元皇后则是在一次误打误撞中,不小心撞到了容妃和疑似刺客组织的会面,好像发现了什么才给宁可错杀,不愿放过的‘天眼’组织设计灭了口。
      
      而他本人,会成为‘天眼’组织的现任主人也从来不是什么意外.....而是注定,因为他是前废太子的后人。
      
      贺梓晟被这突如其来的身世砸得险些懵了,到了最后,脑海之中却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他原来竟然不是老皇帝亲生的,是他和他的母亲害死了元皇后,怪不得贺梓鸣会这么恨他,会折辱他这么多年,会叫他杂种,不允许他叫他皇兄?
      
      贺梓鸣早就知道了,只要他开口,这两条消息无论哪一条立刻就能要了他和他母亲的性命.....
      
      可是,为什么贺梓鸣明明知道这一切却没有说呢?
      
      是因为他吗?
      
      是因为,贺梓鸣真的将他当做了亲人,当做了弟弟,想要保护他,不想他死,才隐瞒了这一切,却又不受控制得恨着他,忍不住折辱他吗?
      
      贺梓晟心下感慨万千,脑海中朦朦胧胧的却是回忆起了年幼时那个背着自己到处跑,带着自己到处玩,戳着自己的脸蛋让自己不要叫他皇兄,要叫他大哥的少年模样,再回神时,他不知不觉眼眶却已是被泪水糊住了。
      
      作为命运之子贺梓晟心机极深,虽然几乎被这突如其来的身世之谜震得险些昏厥了,但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强迫自己清醒了过来,开始动用自己的势力将当年所有和这件事有关的证据和线索都统统销毁了。
      他清楚的知道,这些事情若是爆出来都是致命的......只要将其摸消,才能让自己活命。
      
      贺梓晟默默将这惊人的消息独自消化吞咽了下去,就连顾琛那边也不曾透露分毫。
      
      而至于,看上去刚腹自用,乖戾无能,实际却清楚的掌握着他致命咽喉的另一人——皇太子贺梓鸣。
      
      贺梓晟却是一下子对他充满了探究,在他面前也不再是一味的隐忍憎恨了,而是悄悄观察起了这个人来。
      
      那日的醉酒好似黄粱一梦,清醒过来的贺梓鸣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好似全然把那些事都忘了,对贺梓晟还是和先前一样,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逮到他一点错处,就劈头盖脸跟训狗一样一顿臭骂,把公文都险些砸到贺梓晟脸上:“蠢货,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孤留你还有何用?”
      “再给你一次机会,两天,两天事情,这件事你再处理不干净,你就给孤自裁吧!”贺梓鸣刻意找茬,又一次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若换成往日,贺梓晟必是要心下不屑,又要暗自发誓自己总有一日会将贺梓鸣踩在脚下,将贺梓鸣今日给予自己的屈辱全数还给他的。
      
      可在知道了那一切的真相后,贺梓晟再看贺梓鸣,听着他的辱骂,却再不觉半点憎恶,委屈了.......
      
      自己的命是这个人给他,这个人知道全部的真相,轻易就能要了他的命,但他却最终选择了将这一切隐藏起来,十几年如一日,什么也没有说。
      杀母之仇啊?
      跟这些比起来,自己被他骂上几句,颜面扫地又算得了什么呢?
      
      “是,太子殿下,臣知道了。再给臣一次机会吧,臣一定会做好的。”不同于以往被贺梓鸣责骂后,贺梓晟装出来的顺从乖觉,这一回贺梓晟当真真心实意的十分态度谦卑的温声回应了贺梓鸣。
      贺梓鸣一时半会也找不出他什么茬来,骂也骂够了,便是痛痛快快的准备放人。
      他一皱眉,当即对贺梓晟道:“滚吧!”
      “是!”
      
      贺梓晟十分勤勉的拿着公文便是出去干活去了。
      
      贺梓鸣看着他背影却是出了一身冷汗,在脑海中对系统道:“系统,你说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该不会是个抖m吧?怎么我骂他一顿,好感度就开始上涨一大截呀,瞧瞧都七十点了都。”
      
      这几天系统就跟bug了似的,只要他把贺梓晟叫过来折辱一顿,贺梓晟对于他的好感度就跟抖m似的,蹭蹭的涨,他这几天骂了贺梓晟六次,每骂一次,贺梓晟对于他的好感度就上涨一大截,硬生生是从初始的-45点给涨到了现在的70点,吓得贺梓鸣几乎以为是系统故障了。
      
      “他这不是抖m,而是误以为贺梓鸣明知道他既不是皇室血脉,他母亲又害死了元皇后,还护着他,不曾将真相说出口,保护着他......嘴上毒一点骂骂他算什么,就算你一天毒打他一顿,他惦念着那误以为的两点,都能给你感动得不行!”就在贺梓鸣几乎要自我yy将命运之子定义为一个抖m之时,系统却是残酷无情的打破了他的意淫,告知了他真相:“那可是杀母之仇啊,蠢主人。”
      系统看着一动不动的贺梓鸣道:“现在贺梓晟简直觉得贺梓鸣对他是真爱了,好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