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003章 ...

  •   贺梓鸣突然发难的折辱,让顾琛同贺梓晟的脸色一时间皆是变得有些难看,但碍于形势两人又不得不都在他面前委屈求全强忍了下来。
      
      “是臣逾越了,太子殿下.....”贺梓晟不愧是命运之子胸襟气魄皆属上乘,就算给贺梓鸣如此折辱也还是在第一时间将自己调整了过来,十分乖顺的就是改了口。
      
      “知道逾越就好。”贺梓鸣冷哼一声:“书你不用抄了。”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低眉顺眼的贺梓晟,就像看着个什么下贱玩意儿似的:“不过,你给孤记住,孤之所以放你这一马,并非因为你没错,也非孤宽宏了你的冒犯,而是子卿为你求情,孤才放了你一马。”
      
      “你如若下次胆敢再犯,孤必要行使皇太子权力,代父皇好好教一教你什么是天家礼仪,严惩不贷。”贺梓鸣看着低眉顺眼的贺梓晟如是威胁。
      就算明知道自己是错的,作为高高在上,性情乖戾的皇太子他也要什么都认为自己是对的。
      
      贺梓晟一言不发,就连多抬头看贺梓鸣一眼也是不敢,十分低眉顺眼的应道:“是,臣弟多谢皇太子殿下宽宏,日后必定谨记太子殿下教诲。”
      俨然已是对贺梓鸣的折辱欺凌习以为常。
      
      “这就对了,小晟子,你给孤记住了。日后除非父皇面前,否则你私底下再敢叫孤皇兄一次,孤就教训你一次。对于孤的这声大皇兄不是你配叫的,孤的兄弟也不是你配当的。”贺梓鸣开口就是近乎对于贺梓晟的折辱。
      
      贺梓晟小小年纪忍功却是极佳,就算面对如此羞辱,也是隐忍了下来,十分顺从地应声道:“是,臣谨记太子殿下教诲。”
      
      “滚吧。”贺梓鸣看了他这副仿若没骨头似的样,方才歇了火,十分冷淡的朝贺梓晟摆了摆手。
      他看向顾琛,送客道:“孤今晚身体不适,就不送子卿了,子卿就跟小晟子一道走吧。”
      “臣遵旨。”
      
      两人听了贺梓鸣这话方才松下了一口气,在跟他告退后,便是离开了皇太子府邸。
      
      “宿主,你为什么不趁此机会修复与主角的关系,抱上这根金大腿,改变顾琛对你的印象?还要继续走原戾太子的那条路?”顾琛和贺梓晟前脚一走,后脚系统机械化的声音就在贺梓鸣的脑海中响起:“这样继续下去的话,顾琛只会越来越憎恶你吧,根本不可能在戾太子死后把他当做白月光,对他刻骨铭心吧?”
      系统很是操心自家宿主的职业道路。
      面对系统的疑问,贺梓鸣却道:“放心,我有分寸。”
      “可是.....”系统还想再说点什么。
      
      贺梓鸣挑了挑眉,却道:“我想本来的戾太子付出不入轮回,十世功德和一世真龙天子命格酬劳想要换取的并非是顾琛对于一个穿进他身体,却性情大变不再是他的人刻骨铭心,而是想要顾琛对于原原本本的永不忘怀。”
      系统一下子缄默了。
      “这么高的酬劳,我想....我努努力还是能够把这个任务做得尽善尽美,让顾琛爱上原本的戾太子的。”贺梓鸣道。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句:“不,应该说,从这一刻起,我就是戾太子。”
      
      贺梓鸣这边斗志昂扬,那边顾琛和贺梓晟却是一同出了皇太子府邸。刚一出皇太子府邸,顾琛当即十分忧心的看向了贺梓晟:“长安,你没事吧?”
      长安,则正是命运之子贺梓晟的字。
      
      “无妨,贺梓鸣虽然性情暴戾,但我到底还是个皇子,他虽然屡次羞辱于我,但却也还有底线还不至于动粗,让我受皮肉之苦......不过,就是让我抄抄书,精神上恐吓威慑于我罢了。这点磨难我还经受得住。”贺梓晟到了自己的地盘,立刻一扫脸上的无骨羔羊模样,已然展露出了日后年轻帝王的威仪,却是嗤笑道。
      俨然是从未见贺梓鸣给予他的所谓折辱看在眼里,比起他从小到大吃过的苦楚,这些又算什么呢?
      都是些微不足道的事儿罢了。
      顾琛皱了皱眉,道:“你受委屈了,长安......”
      
      眼睁睁看着当初瘦瘦小小没人疼没人爱的小可怜变成今日的模样,却仍要受尽屈辱,他十分心疼。
      
      “这算哪门子的委屈?”贺梓晟却是嗤笑,咬牙切齿道:“总有一天,我要将所有折辱过我的人踩在脚底下,让贺梓鸣为他所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的。”
      顾琛蹙了蹙眉,有心劝说他放下仇恨,但却又不知从何劝起。
      
      “不过,最近贺梓鸣时常找我的茬,却好像不是因为单纯的看我不顺眼,而是因为你我的交情啊,子卿。”贺梓晟突然想到了什么,却是嗤笑道。
      
      顾琛生怕贺梓晟看出贺梓鸣对自己之意,连忙问道:“长安此话何意?”
      
      “子卿才名天下皆知,贺梓鸣想要招揽子卿也是意料之中。”不过,和弯成蚊香的顾琛和贺梓晟不同,作为命运之子的贺梓晟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直男。
      
      对于贺梓鸣突如其来对于顾琛的亲近,他可是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而是用自己的思维将贺梓鸣对于顾琛的这番示好视为了君主对于有才之士的一种招揽。
      
      顾琛长抒了一口气,对贺梓晟表忠心道:“我和长安自幼一同长大,情同手足,早在幼时我就已发誓这一世都会追随,效忠于长安,决计是不会背叛长安的。”
      言下之意,便是贺梓晟对他再如何,他也是不会被贺梓晟招揽的。
      
      “我当然相信子卿待我之心。”贺梓晟拍了拍顾琛的肩膀,作为未来君主,他识人的慧眼还是很卓绝的:“但其实,我是有了另外一种想法。”
      “长安的意思是?”顾琛轻声问道。
      贺梓晟却是轻轻笑了。
      
      他想要顾琛进入贺梓鸣的势力内部去,成为贺梓鸣的心腹,也成为自己的卧底和内应,为自己将来的崛起做出铺垫......
      
      ******
      
      在那日以后,顾琛就开始循序渐进的同皇太子亲近了起来,在外人看来他好似是为这暴戾皇太子的三顾茅庐而打动,从而加入了对方的阵营,成为了皇太子的亲信,而顾琛自己心下却是清楚自己不过是个内应。
      而皇太子对他,也非君主对有才之士的赏识,而是有意......
      
      因为,心上第一公子逐渐融化被自己所打动,贺梓鸣的心情也一下子变得极好,脾气不复以往的暴戾不说,就连看着往常讨厌的贺梓晟也是顺眼了不少,让太子身边的人大呼这暴戾的皇太子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让所有皇太子的身边人对顾琛都感激涕零,感恩戴德了起来。
      
      贺梓鸣的这次好心情一直维持了数月,直到一场宫宴之上才被打破。
      
      而打破的原因,则是贺梓鸣觉得自己已经酝酿得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该为这戾太子洗白洗白了......
      有些事情的真相,死去的戾太子直到死去也不曾说出口,那么就由他来告诉贺梓晟和顾琛好了。
      
      宫宴当日正是戾太子生母元皇后的忌日,宫中虽大摆宴席,但为了祭奠元皇后,所开的全部皆是素宴。
      
      元皇后与老皇帝乃是少年夫妻,在老皇帝心目中的地位无人可比,堪称真爱。因此,就算元皇后留下的唯一孩子皇太子颇为无能,甚至有些昏聩,老皇帝也从未动过换太子的念头,在元皇后死后,因为担心其他妃嫔照顾不好这个爱妻为自己留下的唯一孩子,甚至自己在那么日理万机的繁忙情况下还亲自将贺梓鸣接到了身边抚养。
      他对于贺梓鸣的恩宠和重视程度皆是其他皇子无法比拟的。
      
      在这样一场祭奠元皇后的宴席上,除却老皇帝和戾太子,其他人自然全都成了布景板。
      
      是以,整个宫宴之上,除却这对父子俩你一言我一语的谈及已故的元皇后,凄然泪下,其他妃嫔皆是在安静的吃饭和附和,根本没有发言的权利。
      
      戾太子贺梓鸣对于生母元皇后的感情极深,思及早逝的生母,不受控制得便是多喝了几倍,显露出了些许醉态来。
      
      在宫宴结束,哀思过度的老皇帝被太监搀扶了下去以后,贺梓鸣当即就是摇摇晃晃,步伐不稳的起了身,嘴上还悲痛的叫着:“母后......”
      
      “太子殿下。”
      “大皇兄!”
      
      见他跌跌撞撞着就要摔倒,在人前作为他跟班和亲信的四皇子贺梓晟和顾琛连忙就是上了前,搀扶起了贺梓鸣。
      
      贺梓鸣一看到贺梓晟的脸,神情当即便是一厉,恶狠狠得瞪向了他,几乎下一秒就要不给面子的将贺梓晟的手甩开。
      
      贺梓晟在人前却不那么畏缩,见状仍牢牢扶着贺梓鸣,却是低眉顺眼说:“大皇兄,您喝醉了,让臣弟扶您回去吧。”
      
      贺梓鸣虽然不喜贺梓晟叫他皇兄,但在人前却是不能不让他叫的......
      
      贺梓鸣目光深邃的定定看了贺梓晟半晌,最终不知是醉了,还是怎么的没有去打贺梓晟的脸,任他搀扶起了自己离开了热闹繁杂的宫宴现场。
      
      三人同行走了一路。
      
      待走到较为僻静,四下无人的宫中小路上之时,不知是吹了冷风,还是怎么,贺梓鸣突然“呕”得一声却是大吐特吐了起来。
      
      贺梓晟见状心下有些厌恶,但却还是上前轻轻拍起了贺梓鸣的后背,跟个小太监似的服侍起了他,声音柔和的问道:“太子殿下,您没事吧?”
      他清楚的记得,这已经是私下了,他不能再叫贺梓鸣皇兄。
      
      “滚开!”谁知,这时贺梓鸣却是突然发难,酒气熏天的一把搡开了贺梓晟。
      
      贺梓晟面上几乎有些难掩厌恶,但行动上却还是十分周全的上了前:“太子殿下,您喝多了,我送您回去吧。”
      他没忘了,自己现在还是一条寄人篱下的狗,要仰仗着贺梓鸣的鼻息才能过活。
      就算贺梓鸣再怎么折辱他,他也必须得要讨好对方!
      
      “我让你滚开,你没听懂吗?你这个杂种!”贺梓晟再次上前,贺梓鸣却猛然一脚将对方踢到在地。
      
      贺梓晟被踹得一猛,贺梓晟却像是发了酒疯似的猛得扑了上去对着贺梓晟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甚至还伸手跟真要杀了贺梓晟似的掐起了他的脖子:“杀了你,孤要杀了你,你这个杂种!”
      “咳咳——”贺梓晟这时的身体还十分孱弱,作为少年体力根本拼不过已是成年男子的贺梓鸣,当场就给贺梓鸣掐得脸色青白的猛烈咳嗽了起来。
      
      顾琛见状连忙上前,硬生生扯开了发酒疯的贺梓鸣,将贺梓晟从他手下解救了开来。
      
      作为从小习武的兵部尚书之子,顾琛长得文弱但却是会武功的,很是有一把力气,很快就是将贺梓鸣拉了开来,出声严厉的近乎有些指责道:“太子殿下,四皇子可是您的兄弟啊,您怎能如此对他?”
      只觉得这乖戾疯癫的皇太子不可理喻到了极点,不过就是命好了些,生为了皇太子,生为了元皇后的儿子。
      
      “贺梓晟,你恨孤吗?”贺梓鸣疯疯癫癫走到了贺梓晟身边,却是如是如同大醉一般开了腔。
      贺梓晟并不理他。
      
      贺梓鸣却是情绪激动的不理顾琛,直接一把将他拎了起来,再次逼问道:“贺梓晟,你恨孤吗?”
      
      “臣弟怎么会恨太子殿下呢?多年以来,臣弟多亏了太子殿下照料,才得以在深宫之中活到今日,臣弟对殿下感激涕零,就连感激太子殿下,都感激不来,又怎么会恨太子殿下呢。”贺梓晟不愧是命运之子,就连到了这个时候,心下恨极了贺梓鸣,面上也是不露半点端倪,哪怕贺梓鸣已是酩酊大醉,也仍是滴水不漏做出了一派对他感激涕零的模样来。
      
      贺梓鸣在心下给主角点了个赞,面上却是做出了一派酩酊大醉的模样来,跟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仰天长笑:“哈哈哈,你不恨孤,不恨孤。”
      “可是,孤恨你啊,贺梓晟......”他好似大醉。
      
      顾琛当场便是看出了贺梓鸣有些不正常,直觉对方会说出什么出人意表的话,正想劝他几句:“太子殿下......”
      
      “母后,儿臣不孝,儿臣不孝啊。”贺梓鸣颠三倒四,好像已是醉得彻底,一下子泪流满面却是哭了:“今日是您的忌日,儿臣明知是容妃害死了您,却不敢把这件事告诉父皇,却念着兄弟之谊,还得护着容妃的儿子.....儿臣对不起您,对不起您啊,母后......”
      贺梓鸣嚎啕大哭。
      
      顾琛和贺梓晟却是愣在了当场。
      
      容妃不是旁人,正是贺梓晟那奴者库出身的贱婢生母。容妃并不得宠,在宫中与世无争,因为贱婢出身,宫中几乎其他妃嫔几乎人人都能欺负她一把,早年承蒙元皇后照顾,日子才算是好过了几年。
      容妃性情极为怯弱,元皇后死后,人人都来欺辱于她,皇帝也并不管。
      皇太子贺梓鸣却是不知怎么回事,时常来找容妃的茬,欺辱于她......
      
      贺梓晟对于自己这位性情软弱的生母感情极深,他自己被贺梓鸣欺负倒还能忍,恰是因为贺梓鸣侮辱了他的母亲,才会叫贺梓晟恨贺梓鸣如此之深。
      
      而现在,贺梓鸣说容妃那么怯弱的女人居然与元皇后的死有关,这可能吗?是真的吗?
      是贺梓鸣醉了,在胡言乱语,还是?
      
      “太子殿下......”顾琛同贺梓晟皆是大惊失色。
      
      贺梓鸣却突然醉了一般,走到了贺梓晟跟前,抓住了他的手:“长安,你是我弟弟啊,你是我最喜欢的弟弟,大哥最喜欢你了,你救过大哥的性命啊......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是容妃的儿子,是我杀母仇人的儿子呢?长安?”
      
      醉后的贺梓鸣眼光灼热,浓浓的兄弟之谊几乎能从他眸子里溢出来,沙哑的声音中充斥着矛盾和浓厚的感情,任谁看了都不会怀疑他的感情是作伪。
      
      贺梓晟一下子好似给他浓烈的眼神烫到,突然一下子忆起了自己年幼时,曾有一度和贺梓鸣的关系是极好的,虽然那一切都是自己小小年纪饱受其他皇子欺凌,看中少年贺梓鸣人好,刻意算计博取贺梓鸣怜惜来的,但少年的贺梓鸣真的曾十分疼爱他这个不受宠的皇子,是个再好不过的大哥,就连自己长安这个小名也是贺梓鸣给他的。
      他也曾一度很黏贺梓鸣.....可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
      哦,大约是元皇后逝世以后开始的。
      
      从那以后那个阳光温暖的少年就不见了,变作了现在这个乖张暴戾的皇太子。
      
      “大哥......”贺梓晟忆及往昔,忍不住拉住了贺梓鸣,如是叫了他一声。
      
      可喝醉的贺梓鸣,却跟疯了一样,阴晴不定的就是甩开了他的手,眼神厌恶的看着他就好似看到了什么脏东西,疾言厉色道:“滚开!你这个杂种,不配叫我大哥!”
      
      贺梓晟松开了他的手,只是这一回却不能再那么心安理得的深恨厌恶着贺梓鸣了。
      
      贺梓鸣摇摇晃晃走了几步,却是突然往下一倒。
      
      “太子殿下......”顾琛和贺梓晟连忙上前扶住了他。
      
      所幸,贺梓鸣并非晕倒,而是陷入了熟睡,在落入顾琛怀中后,不多时便是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贺梓晟。
      顾琛:“......”
      
      贺梓鸣睡得倒是香甜,但在他爆出了那么多秘密,酒后吐真言说了那么多话后,另外两个人却是注定彻夜无眠,睡不着觉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没啥人看呢,你们猜猜攻是谁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2 1 0 -1 -2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