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002章 ...

  •   顾琛外表温文有礼,谦谦君子,对谁都不假辞色,唯有在看向心中倾慕的贺梓晟时才会流露出几分意外的柔和。
      
      顾琛隐藏得极深,原先的戾太子贺梓鸣并不知晓顾琛也是个喜欢男人的断袖,只当顾琛对贺梓晟的感情是极深的友谊和兄弟之情。
      而穿越成了戾太子的贺梓鸣,在掌握了整个世界的剧情后,却是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在心中暗自倾慕着贺梓晟的顾琛,表面对谁都温文有礼,就连面对着整个大兴脾气最为暴戾的皇太子都能谈笑风生,态度谦和,一派老好人模样的顾琛,瞧不出半点端倪,心下却是深恨着时常折辱于贺梓晟的贺梓鸣的,恨得不能将之抽筋剥骨。
      
      在贺梓鸣表露出自己喜好男色,还心慕于他后,顾琛对这位戾太子的憎恶就越发猛烈了,但同时心中为了帮助自己的好友兼挚爱贺梓晟,顾琛又生出了一种新的想法——那就是利用贺梓鸣。
      
      面对贺梓鸣的追求,顾琛刚开始不假辞色,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慢慢的却是做出了一股渐渐被戾太子打动的模样,开始给予了戾太子回应,手段高明的捕获了戾太子的一颗真心不说,还成功打入了戾太子的势力内部,博取了戾太子和戾太子一干部下的信任.....为后来和贺梓晟一起阴了戾太子,将这位高高在上的皇太子拉下泥潭打下的坚实的基础。
      而在肉体关系上,顾琛因为被戾太子所慕,又下定决心为了贺梓晟牺牲自己的缘故,本是打算屈居人下委身于戾太子一回的。
      但没成想,这长得英俊非凡,性情暴戾的戾太子却是底下的那一个,主动献身于顾琛,让顾琛来上。
      
      顾琛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下对于这位平庸无能的昏聩太子也就越发鄙视了起来。
      
      在后来他设计了一场大错,阴了戾太子一把,让戾太子失却君心,让本是作为戾太子身后影子跟班的四皇子贺梓晟登上台面,开始展露自己能力以后,为了将戾太子一脚踩到底,让贺梓鸣再不能翻身,他更是设计爆出了戾太子和一个被他捧的下贱男戏子的丑闻苟且,当场被京中众人捉奸在床.....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尊贵的皇太子居然是雌伏于卑贱戏子下面的那一个,让世人震惊,皇帝震怒,终于下定决心废太子。
      而自那以后,世人提起这位戾太子也尽是鄙夷,不屑,可谓真真正正的叫人踩到了地心里去,再也翻不了身了。
      
      “渣啊,这个顾琛真是渣啊.....”贺梓鸣抽了抽嘴角,不由感叹:“这个顾琛都渣成这样了,贺梓鸣居然还不想报复,只想顾琛永远都忘不了他.....真是.....”
      他不知该如何评价:“真是贱呐。”
      
      戾太子虽然是个断袖,还是个喜欢做下面的那个,但他也绝非随便之人,作为皇太子更是有着自己的自傲,从未雌伏于哪个男人身下,到了后来对顾琛动了真情,真的爱上了顾琛,才做了他下面的那个,献出了自己,屈居于人下的。
      到了后来,他也是因为顾琛背叛,失去所有,陷入了疯癫,才纸醉金迷开始了颓废的各种胡来的。
      没想到,到了最后,就连这也成了顾琛攻击他,踩他的证据和把柄。
      
      顾琛毫不留情的就是让这位戾太子声名狼藉,名声扫地成了京中人口中的下贱玩意儿,实在是渣到了极点了。
      都说一日夫夫百日恩——
      可这个顾琛,俨然是对贺梓鸣半点情义也没有,有的也全是利用的节奏了。
      系统文邹邹的感叹:“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唉,这任务给了咱们多少好处啊?居然要让我去演这么贱的受,作践自己?”贺梓鸣在感叹完了顾琛的渣和贺梓鸣的贱后,当即关心起了完成这个任务自己能够得到的好处。
      系统十分公式化的回答:“任务发布者为废太子贺梓鸣,他以魂飞魄散,不入轮回为代价发布任务,任务悬赏为本属于他的十世功德和一世真龙天子命格。”
      
      “十世功德和一世真龙天子命格,就连这他也舍得,看来这个戾太子对顾琛也真是真爱了。”贺梓鸣啧啧感叹。
      系统当即附和:“谁说不是呢?”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贺梓鸣为了酬劳当即卖力工作了起来。
      
      本来的戾太子贺梓鸣倾慕着顾琛,自然是舍不得让心上人等太久的,就算是晾着,也不会晾顾琛太久。
      
      贺梓鸣整合完信息没多久,就让人将顾琛请了上来。
      
      顾琛忧心贺梓晟来得有些急,上前就是对贺梓鸣施了一礼:“微臣见过太子殿下!”
      
      作为让戾太子贺梓鸣深深迷恋着的男人,顾琛长得十分出众,钟灵毓秀,芝兰玉树,你可以将你能够想到的所有溢美之词都放到他身上也不为过,简直就好似跟落入凡尘的神仙公子一般。
      也难怪前戾太子贺梓鸣会对他如此迷恋了。
      
      “顾大人真是稀客啊。”贺梓鸣十分坦然的受了他一礼,倨傲的看着他,出言却是略带酸意的讥讽。
      顾琛的姿态摆得十分谦卑有礼,半点也叫人瞧不出他内心深处的想法:“微臣不敢期满殿下,微臣这次乃是有事相求。”
      
      “何事?子卿该不会是为了自荐枕席而来吧?”贺梓鸣懒洋洋的靠在榻上,出言却是调笑。
      子卿是顾琛的字。
      
      顾琛清冷的面容中,隐隐掠过了一丝不屑,但又很快被他掩饰了起来,波澜不惊的语气平和道:“殿下说笑了。”
      “微臣是为了四殿下而来。”他道。
      
      贺梓鸣微微挑眉,故作不知:“哦,小晟子啊,他又怎么了?倒要让子卿为他来向孤求情?”
      
      戾太子从没拿贺梓晟当个人看过,总是轻贱于他,就连叫他的名也是不肯好好叫的,总是一口一个小晟子,就跟叫跟前的小太监似的,语气之中的轻贱之意已是明显。
      
      “微臣听闻四殿下冒犯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罚四殿下一日之内亲手抄书万卷,否则就要以不敬太子为由,杖责四殿下五十杖,这.....”顾琛踌躇着开口,将姿态放得极低。
      贺梓鸣扯了扯嘴角,斜眼讽刺的向顾琛瞥去:“子卿是觉得孤实在是太过强人所难,不近人情?”
      他咄咄逼人。
      
      “微臣没有这个意思,微臣知道殿下英明神武,所做出的每个决定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只是四殿下乃是微臣挚友,又自幼身体孱弱,做什么事都是要较旁人慢些的.....只怕是经不起这五十大板,臣知殿下大人大量,还请殿下念在兄弟之谊的份上宽宏。”面对他的喜怒无常,顾琛却是不卑不亢,态度恭谦。
      
      倒是有一副好气度,莫怪原来的那个贺梓鸣会喜欢。
      
      贺梓鸣在心下给他点了一个赞,但面上却故作勃然大怒的猛一拍案:“你这是在指责孤心胸狭隘不念兄弟之谊?”
      
      “微臣不敢,微臣惶恐!”顾琛没想到贺梓鸣会突然发难,连忙倒退了一步,给足了面子的做出了惶恐之态,但心下却是早已对这位皇太子的阴晴不定,乖张暴戾习以为常。
      
      贺梓鸣阴晴不定的定定看了状似诚惶诚恐的顾琛半晌,才勉强将自己心头的怒气压了下去,开口道:“其实,子卿想要孤放过小晟子一马,也不是不行。”
      “殿下?”顾琛当即摆出一副悉听尊便的姿态来。
      
      贺梓鸣看了他良久,却说:“今晚,你便陪孤一道用晚膳吧。”
      
      戾太子内心是真的很喜欢顾琛的,他刁难贺梓晟,打从一开始为的就不是真的刁难贺梓晟,而是让顾琛来找他。
      而最终目的,也不过要挟顾琛陪他一道用一餐晚膳而已。
      
      “能够陪殿下一道用膳是微臣的荣幸,微臣遵旨。”只是一顿便饭,顾琛自然没什么不从。
      
      晚膳很快备妥,太子府的厨子手艺相当了得,所呈上的道道皆是珍馐美味。贺梓鸣就着美人,享受着佳肴,感觉自己已经充分融入了角色,吃得十分开怀。
      倒是顾琛因为一心惦念着贺梓晟,就算品尝着如此美味,也吃得心不在焉,形同嚼蜡。
      
      饭毕。
      
      “殿下.....”顾琛当即就是又一次开了腔。
      贺梓鸣声色平淡:“怎么?”
      
      “四殿下的事.....”顾琛唯恐贺梓鸣阴晴不定,待会便又要改了主意。
      
      贺梓鸣定定看着他,露出了一抹极为意味深长的讽刺微笑:“你倒是片刻也不忘小晟子。”
      
      那笑容露骨得好似关于自己对贺梓晟是什么感情,对方已经是全然知晓了似的,顾琛愣了愣,看着贺梓鸣那双好似只照得见自己的眸子,心跳也紧跟着急跳了几拍。
      他张了张嘴,下意识想跟贺梓鸣解释些什么:“殿下,微臣和四殿下乃是至交……”
      
      “你且放心,孤非言而无信之人,说了你陪孤吃这一顿饭,孤会放贺梓晟一马,就是会放他一马。”可还不等他话音落下,贺梓鸣便已是收回了视线,十分落寞冷淡的说。
      
      顾琛看着向来倨傲乖张的皇太子因自己而露出落寞,不知为何突然就是生出了一股很想安慰对方的心思。
      但很快回过神来,顾琛便又收回,打散了这一瞬想法.....
      对方是高高在上的皇太子,自己的,梓晟的命运都掌握在对方手中,对方又哪里用得着自己去安慰呢?
      刚刚那一瞬,大约只是错觉罢了。
      
      “来人,把四皇子给孤请过来。”贺梓鸣很快自我调节了过来,神色淡淡的吩咐道。
      小太监立即应下:“是!”
      
      皇太子府邸的人办事效率极高,不多时,这个世界的主角现在还是寄人篱下四皇子的贺梓晟就被带到了贺梓鸣和顾琛面前来。
      
      顾琛一见他来,立即就是站起了身来,见他没受什么苦楚才松了一口气:“四殿下!”
      
      “大皇兄,顾大人.....”此刻的贺梓晟还不是那个君临天下,气势逼人的新帝,而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还有一堆异母兄长欺凌的小可怜。
      
      他将自己的雄心壮志掩藏得严严实实的,就跟羊羔似的怯怯懦懦的,着实是个让人想不出他后面会有那番境遇的命运之子。
      
      贺梓鸣看着二人关系甚笃的模样,却是暴怒,厉声恐吓贺梓晟道:“放肆,孤的生母是元皇后,大皇兄岂是你这个奴者库贱婢所生的杂种能叫呢?”
      也不知是真的瞧不起贺梓晟,不愿听他叫自己一声皇兄,还是吃醋刻意为之!
      

  • 作者有话要说:  卖萌打滚求收藏~~~求包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2 1 0 -1 -2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